Mary假裝有些害羞的推著他,但是身子卻柔軟的貼著他,欲拒還迎的樣子,讓花蛤非常喜歡。

「找我?他們找我幹什麼?」

Mary含情脈脈的看了他一眼,最後俯下身子在他耳邊說了點什麼,他便懂了。

「噢~我知道了,你讓大力去,讓他們登個記,既然今天來了,就是我的人了,跟他們說,我花蛤是不會虧待他們的,大家有錢一起賺,但是如果有人背叛我的話,我可不會像易有希那樣,輕輕鬆鬆的就解決了的。」

「好的老闆。」

說著,Mary從他的懷裡起來,在她走之前,花蛤還狠狠的在她的大腿上捏了一把,女人還回頭有些埋怨的看了他一眼。

Mary走後,花蛤坐起身來,他看起來很開心,有錢的感覺就是好,現在連易有希的人都不斷的來投靠自己,那麼易有希也就不算問題了,現在的問題就還有一個……那就是張柏優。

那小子,那天直接跑他那兒去鬧事,還把他說的一文不值。要不是看著他是政法高官的兒子,那天他都不會讓張柏優走出發財街,當然現在他也不能明目張胆的去對付他,還是得等一段時間…… 第1253章

秦臻幾乎屏住呼吸,兩個人誰都沒動。

仗着後院那點兒暈紅色的光,她只看到一個男人冷凝無比的雙眼,他矇著面,只露出狼一樣的警惕的眼睛。

他似沒想到跟他動手的是個姑娘家,眼中閃過一道複雜,但他也沒退,匕首橫在她的脖子上,由於匕首太過於鋒利,割破了秦臻一點兒皮膚,傳來一陣刺痛。

「下去。」

秦臻壓低聲音,厲呵一聲。

男人沒動,只道,「我……」

還未開口,忽覺腰間一麻,整個人頓時泄了力氣,他眼神一變,頓時閃過一道殺意,但手腳俱是失了力氣,整個人全部壓趴在秦臻的身上。

他遭暗算了!

秦臻睡覺之前就將銀針包放在邊上,察覺到房間有異樣的血腥味的時候,她便悄悄捏了銀針在掌心,為了以防萬一,所以那男子用匕首鉗制住她之後,她沒有反抗,假意順從,就是為了這一刻。

銀針刺入腰間穴道,瞬間全麻。

他整個人當即就失了力道的趴在她的身上。

很重!

這麼高大的男人,險些壓的秦臻喘不上氣來,抬起手就想將他掀下去。

卻突然……

——叩叩叩。

敲門聲忽的響起,秦臻整個人當即一僵。

便是此刻渾身都不能動的男人瞳孔都跟着一縮。

「我不是壞人。」

他還能說話,忽的壓低聲音道。

秦臻聽出他語氣中的沉凝和緊張。

「君……君大哥,你睡了嗎?」

門外響起姜凌風的聲音。

秦臻輕輕的舒了一口氣,她還以為是這男人的同夥。

當即使了勁兒將男子往旁邊一掀,砰的一聲滾在地上,男子眼中浮現一層怒火,但奈何他動不了。

「君大哥,你睡了?」

外面姜凌風又壓低聲音喊了一聲。

秦臻知道按照姜凌風那單純一根筋的性格,要是她再應一聲,他怕是就要踹門了。

「我都睡了,你有什麼事?」

秦臻問。

「哦哦哦,沒什麼事,就是我剛才聽見聽見你屋子裏好像有聲音,所以過來看看你有沒有事。」

姜凌風道。

「我沒事,你趕緊回去睡覺。」

秦臻開口,想着趕緊將姜凌風打發走。

「哦,那好吧……」

外面姜凌風聲音有些低落,秦臻想着他總該回去了,下一刻就聽他委委屈屈道,「君,君大哥,我能不能進屋跟你一起睡?」

秦臻,「……!」席聿衍將時宜放進車裏,原本想要馬上開車離去,但卻被時宜抓住了手。

席聿衍看向時宜:「怎麼了?」

「不走。」

時宜抓着席聿衍的手有些顫抖,嘴上卻依然執拗的重複:「不走。」

不管是誰遇到這樣子的事情都不可能馬上恢復原樣,剛才在裏面的時候為了跟時箏辯白,她才將所有的情緒都壓制下去,現在出來了,那些情緒自然也就又浮現出來了。

席聿衍手摸了摸時宜的頭髮:「我們不在這裏了,我帶你回家。」

「不回去。」

時宜這下竟然兩隻手都……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六百五十八章平安過完一生 第19章菊花精

張揚緩緩喝著茶,眼眸低垂,看都懶得看跪著的兩人,淡淡地說道:「說吧,你倆收了長樂幫多少好處費?」

此話一出,地上的兩人渾身直哆嗦。

「天地為證,日月可鑒,我二人祖孫三代都是英國公府的親兵,怎敢出賣二小公爺您啊!」旺財跪著爬到張揚面前,抱著主子的腿一頓乾嚎。

張揚抬腳將他踹遠,生怕他把鼻涕蹭到自個腿上。

招財臉都白了,對天發誓道:「我招財對天發誓,此生若是敢背叛英國公府,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狠話說到這個程度了,想必兩人也不敢在背後搞鬼。

先是美酒喝得人頭暈,接著是美人在旁吹風,先贏後輸的套路。利用人輸光了想要翻本的好勝心,簽個欠條就行。這一環扣一環的套路,明顯就是長樂幫設了局在等著英國公府的二小公爺上鉤。不信就沒有居間人暗中安排,推波助瀾,賺回扣拿好處。

張揚手指在桌子輕叩,一下又一下,眼眸微微眯起,隱隱透出殺意來,「小爺我就想知道,當初是誰出的主意,去長樂幫的賭坊玩玩?」

聽了張揚的話,兩人仔細回想了一遍,先是想起了什麼,互相對視一眼,欲言又止。

張揚沉著臉,命令道:「說!」

見張揚滿臉不快,在發飆的邊緣,旺財一邊回憶,一邊說道:「起初,二小公爺和一眾貴公子聚在一塊飲酒作樂,閑聊之中,提起近日所遇女子出口不是金銀珠寶,都是綾羅綢緞,甚是無趣。」

「蘇公子說,那可未必。聽聞雲里巷的周宅里長了一株百年菊花,往年秋天都是白色菊花,今年突然開出一朵黃色金菊,肥嫩碩大,細密的花瓣之中隱隱透著金光,夜裡面望過去,閃閃發光。上月,周家的下人起夜,總能瞧見有一黃衣女子在月色之下翩翩起舞。」

蘇公子是吏部左侍郎蘇勉的獨子蘇誠。

提起八卦,旺財說得有聲有色,「蘇公子說,想必是那菊花百年來吸取天地之精華,日月之靈氣,修鍊成精了。」

蘇誠這小子是讀書把腦子讀壞了么,瞎編了個成精的故事糊弄人!

張揚從鼻腔里冷哼一聲,道:「小爺問你怎麼去的賭坊,你在這胡謅什麼菊花成精!」

旺財詫異地抬眼看了一眼主子,委屈地說道:「二小公爺,您忘了?就是這菊花精帶二小公爺去的賭坊啊。」

張揚臉色越發陰沉了,扶著額頭說道:「小爺前面發瘋病,好多事都記得不太清,你接著說。」

「那夜二小公爺喝多了,大半夜的,帶著我和招財二人,去爬那周宅的院牆,說要會一會那菊花仙子。」

招財接著說道:「說來也巧,剛到周宅,就隱隱聽到圍牆之中有女子的笑聲。等我們架著二爺上了圍牆,卻沒了人影。

不過是有人裝神弄鬼,故弄玄虛糊弄那沒見過世面的二小公爺。

聽到這兒,張揚沒了耐心,「所謂的妖精鬼神,不過是別有用心之人為達目的,瞎編出來的,都是假的。」

「不不不,」旺財忍不住說道:「那黃衣女子水靈靈的,宛如畫中仙子。每次出現,周身伴著黃色的熒光,絕非凡人。」

招財摻和進來,一臉真誠地說道:「二小公爺,我們親眼所見,絕無虛言。」

張揚冷笑一聲,「想要身上帶著熒光,有的是法子。你們看不透別人設的局,那是你二人見識短淺。」

招財旺財兩人對視一眼,不敢接茬了。

張揚陰沉著臉,說道:「後來這黃衣女子主動現身,引我們去了長樂幫的賭坊。」

兩人連連點頭,「黃衣女子說有個地方甚是有趣,就帶我們上了長樂幫的賭船。」「正是如此。」

張揚臉色陰沉得要快滴出墨來,他咬著牙,恨恨地說道:「你們且等著,只要這女的沒死,總有一日,小爺要將她找到,到時候爺要剝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爺倒看看她究竟是人是妖。」

旺財神色一震,硬著頭皮說道:「二小公爺,長樂幫限咱們三日之後還清欠債,不然就上中軍都督府告二爺一狀。」

好個長樂幫,還知道中軍都督府,可見其不是地痞流氓組成的普通幫派,後面必有朝廷勢力做靠山,在幕後指點一二。

上中軍都督府告狀,這是要斷了張揚的前程。

京西防衛營指揮是皇帝看在英國公的面子,給張揚安排的職務,平時,張揚也不太在意。但是真因為賭博欠債被人擼下來了,將來還怎麼混?說難聽點,有了這樣的政治污點,一輩子就別想抬頭。

雖然張揚滿腦子都是賺錢享受生活,從未想過在仕途上有所追求,但是一官半職在身,對他將來經商賺錢,大有助益。

更何況英國公張侖若是知曉張揚在外賭博欠了一屁股債,張揚快活自由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沉默片刻,張揚不知想起了什麼,玩味地說道:「蘇誠,想不到你是這種人。」

聽了張揚的話,旺財仔細想了想,恍然大悟道:「那夜的小聚就是蘇公子發起的。」

「這就對了。走,去找蘇公子。」

說起來,這蘇誠本來行事規矩,一身書生氣,卻被張揚帶歪了。

看不慣蘇誠文質彬彬,清清白白的樣子,張揚故意將他拉進了春芳樓,「吏部侍郎家公子,都冠禮了還未**,說出去像話么?爺今晚帶你長長見識。」不由分說,拖著他直奔花魁的屋子而去。

當夜在春芳樓,眾公子的注意力都放在風情萬種的花魁身上,推杯換盞,好不快活。唯有蘇誠第一次到這種地方,渾身不自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那月白長相不夠出色,身段也不夠好,反正是張揚看不上的那種,但是她性情溫婉,心思剔透,見蘇誠不知所措,乖巧地迎了過去,朱唇輕啟:「公子面生,可是頭一回來?」

蘇誠轉頭,撞進一雙秋水蕩漾的眼眸中,當場丟了魂兒。

月白沖他笑彎了眼,眉眼之間俱是風情,「奴家名叫月白。」

蘇誠文縐縐地回了句:「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好名字。」

「公子你呢?」

「蘇誠。」 「爸,媽。」

楊書容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父母,有些疑惑地喊道。

這一下可把楊家夫婦激動壞了,連忙拉著楊書容問東問西,生怕落下什麼毛病。

楊書容被這一舉動搞得一頭霧水,不過還是對著自己的父母表示自己身上沒有任何問題。

「這位叔叔是?」

聽到楊書容的稱呼,我頓時一口氣沒緩過來,直接被煙嗆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都不知道叫哥的嗎?

看在楊書容長得漂亮的份上,我沒有追究。

畢竟張無忌他媽說漂亮的女孩子都是會騙人的。

楊復興這時候才想起站在一旁的我,連忙拉著楊書容走到我面前介紹道:「這位是何大師,他救了你的命,如果今天不是她,你可能就沒了。」

楊書容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又看了看我,隨後對著我重重地鞠了一躬說道:「謝謝何大師。」

我擺了擺手,示意不用謝,畢竟我是受人之託。

過了一會,我們來到了客廳休息。

「你們當時幾個人一起玩的筆仙?」

我坐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將煙灰彈在了面前的垃圾桶里,旁邊的楊阿姨正一臉恭敬地給我倒茶。

經過剛才的一番解釋,楊書容也算是明白自己經歷了什麼,一副劫餘後生的表情。

「我、小麗、糖糖還有婉兒,我們幾個人一起玩的。」

楊書容已經換好了一身便裝,坐在沙發生。

「那你們是在哪玩的?」

聽到我的追問,楊書容苦思冥想了好一會才說道:「好像是在學校後山的墳地玩的。」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有一種血壓升高的感覺。

玩個筆仙就算了,還專程跑到墓地去,感情你們不是傻,簡直是腦子有病。

Prev Post
——「曹愛卿放心,陸司農的功勛,朕早已有所耳聞…朕決定封其為大漢司徒,教化民眾,照例掌管大漢財權,除此之外,朕特許…賜給陸司農『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的特權!」
Next Post
那她剛剛那句關心的話語一定也被許子清給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