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最新章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全文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txt下載、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免費閱讀、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桃之么

桃之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黑皮崽崽的太子妃日常、

。 趕在午飯之前大伯把白茶炒制完成,李方視頻也拍攝好了。本來想叫上大伯一起去家裡喝一杯的,但是大嬸子已經把飯做好了,大伯也就沒去。

回到家,李方把裝著白茶的鐵罐子里交給了楚敬良:「楚叔叔,這是白茶,我剛才讓我大伯給炒過了,給你裝罐子里了。不過這白茶是新茶,新茶要先放上一到兩個星期,這樣泡出來的味道會更好,你回去了可以把茶放進冰箱,這樣還能去除火味。」

「見你不在,我還問諾諾你去幹嘛了呢,誰都不知道,沒想到你給我炒茶去了。方子啊,謝謝你啊,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多大點事,剛好我大伯家都有設備,直接就能炒,不麻煩的。我們吃飯吧,早上就喝了粥有點餓了。」李方岔開了話題招呼這大家開始吃飯。

午飯還是很豐盛的,張若梅把兩隻竹雞殺了配著雞樅做了個小雞燉蘑菇,味道很鮮,大家吃的滿嘴流油。

吃過午飯諾諾一家和王海鵬一家也準備回去了,來的時候浩浩和軍軍很開心,可是要走了倆個小孩不樂意了,哭哭啼啼的不願意走。在農村裡玩耍可比在城裡上幼兒園好玩多了,那裡願意回去。

那他們沒辦法的幾人答應放暑假了在陪他們過來玩,倆個小傢伙才不情願的跟著大人離開。

李方給兩家準備了些帶回去的東西,一隻野雞一隻野兔,還有一些野生菌,兩家都一樣。諾諾和王海鵬非要付錢,但是李方不讓。他們倆個在直播間刷的禮物比這幾天的花費還有帶回去的東西翻了幾倍都不止,李方那裡能收錢。

見李方不願意收錢,倆人只能作罷,開車離去。

李方三人回到家中,本來準備休息的,但是李宏華告訴李方水庫的水已經到達可以放養魚苗的水位線了,李方需要去購買魚苗回來放養,不然的話到了年前說不定魚還不夠大沒法出售。

李方也是無奈,昨晚上在山上沒有休息好,早上起得又早,想浩浩休息來著。不過沒辦法,魚苗早一天放水裡養早一點收穫,只能開車前往市漁場。不過還在有秦銘和羅子軒的陪伴,他也不那麼孤單。

開車去漁場的路上,李方讓秦銘打電話和楚樂聯繫了一下,確認了楚樂家酒店和飯店要用到的魚,在結合了養殖條件以後,確定了除了本身水庫裡面有的草魚、鯉魚、鯽魚之類的常見魚種以外,增加了像桂魚、鱸魚、黑魚這幾種價格較高的魚。

還有泥鰍、黃鱔李方準備養殖在水庫地下的水塘里,所以這次也需要買一些回去。至於之前抓到的甲魚,家裡之前剩下的30多隻小甲魚已經被李宏華放回到水庫裡面了,但是怎麼大水庫才30多隻肯定也不夠,也要再買一些。

有之前李方這邊拉去的魚,楚樂在公司和所有人開會討論過決定,只要是品質過關、並且可以穩定的批量提供,都可以直接給楚樂家的酒店和飯店送去。

這樣一來就解決了到時水庫的魚長大以後不用李方自己去尋找客戶了。

市漁場全名叫觀民魚苗場,所在的位置以前是一個大河灣子,後來被建成了漁場。在河灣和大河之間修了一條十來米寬的大堤,是以前搞大集體的時候修的。

漁場面積很大,裡面被分成了很多大大小小的魚塘。以前的漁場是國營單位,現在已經承包給私人了。

把車直接停在漁場外面的停車場里,整個停車場上停滿了各種車輛。小車、卡車、三輪車、電瓶車,什麼都有。

進了漁場以後李方發現整個漁場分為兩部分,左邊一部分是一排遮陽傘,傘下都是來漁場釣魚的人。

看了門口的公告李方才了解到,這個魚苗場不只是養殖魚苗,還有一部分開發出來專門供人垂釣的。

當然,來漁場釣魚是沒有免費的,你釣到了魚是要另外算錢,並且價格比你單純去買魚還要貴。

不過在李方看來,來漁場釣魚還不如去野外釣魚,漁場的魚都是喂飼料的,經常有人投喂飼料,根本就不會有很餓的時候,來著釣魚的人完全是拿自己的餌料來餵魚。而且很多時候,漁場裡面的魚買的都是野生河魚的價錢,有的時候價格還會更加高。

要是李方的話,寧願去外面大河小溪里釣魚,那怕釣的魚小一些或者沒釣到,以比來漁場里釣魚有意思一點,要是釣到了真正的野生河魚,那就可以好好的大吃一頓了。

漁場的老闆很好找,在一個管理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位於漁場右手邊角落裡的辦公室,漁場老闆方觀民就在那裡。

「各位老闆,是買魚還是來釣魚的?」老闆張觀民問道。不知道是不是長年在太陽下曬著的緣故,張觀民曬的比較黑。

「不釣魚,我來買魚苗,我水庫裡面準備養些魚,張老闆可以帶我們看看魚苗嗎?」這個季節其實放魚苗的很少,養魚放魚苗的其實也是有季節性的,一般選在上半年天氣開始變暖和的時候,要不然就在年底的時候,像李方在夏天來買魚苗的,很少很少。

「可以啊,我帶你們去看看,小劉,你忙你的去,我帶著就行了。」張觀民起身對著帶著李方進來的小劉交代了一下帶著李方他們往魚苗場走。

「張老闆,你這裡來釣魚的人挺多的啊,看起來都有幾十人了。」

「還好,現在人還算少的,這不是到夏天了嗎,天氣太熱。等過一段時間,天氣涼快了下來,釣魚的人還要多呢,我這漁場最多的時候能達到上百人。有很多都是從下面各個縣開車過來釣魚的。」聽到李方問起,張觀民一邊帶著李方往漁苗場走去,一邊給李方介紹道。

「那邊一共有30畝的魚塘,是專門用來給他們釣魚的,來我們這裡釣魚只收釣到的魚錢。不另外收錢的。不過釣上來了以後,這魚就不可以再丟下去了。」

「釣上來的魚價錢不便宜吧?」

「和市場上差不多,就比一般的貴一點,貴幾塊錢一斤而已。」。 薛維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咳咳,好了,這個話題打住,我們還有多久到京城??」薛維連忙將話題扯開。

看着薛維一副舉手無措的樣子,葉萱一陣大笑。

「還有兩三個小時吧。」

……

時間悄然過去,轉眼間飛機緩緩的在京城機場降落。

現在已經是七八點,薛維看向天空,為數不多的星星閃爍着他的光輝,一輪彎月靜謐的掛着,空中雲彩朵朵,都說京城的空氣不好,不過現在看來和藍海也沒有什麼兩樣。

薛維看向周圍的目光略帶有一絲興奮,這畢竟是薛維第一次進京。

心中自然會有很大的期待感。

出了機場之後,一輛黑色的賓利靜靜地停在路邊。

「走吧,今晚你就在我家住。」葉萱直接拉着薛維的胳膊說道。

在…在葉萱家住?

這樣不太好吧,薛維摸了摸鼻子。

開賓利的是一個老頭,老頭身穿一身黑色唐裝,臉上戴着金邊眼鏡,滿頭白髮梳在後面整理的一絲不苟。

「小姐,您可終於回來了,如果您在不回來,葉先生就真的要去藍海找你了。」老人一副無奈的說道。

不過這老人看向葉萱的眼神也是充斥着溺愛。

葉萱嘿嘿一笑,「賈叔,我這不是沒事嘛,在家裏真的太無聊了,我爸媽他們又不準讓我出去,我只能偷偷溜出去啊。」葉萱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賈叔無奈一聳肩,不過很快將目光放在了薛維身上。

看着小子和自家小姐的關係不一般啊。

雖然葉萱是明星,但是零距離接觸異性還真的沒有過。

難不成自己小姐談戀愛了?這要是被家族知道了,恐怕這小子祖宗十八代都能被查出來。

「小姐,這位是…」賈叔一臉疑惑的看着薛維。

「賈叔,他叫薛維,是我在藍海認識的好朋友,也是我請來救爺爺的,上次我在藍海被人綁架就是他救的我。」葉萱說道。

他救了小姐?

賈叔一愣,上一次葉萱在藍海遇險可是直接驚動了他半個葉家,尤其是得知對方是白家乾的之後,葉家直接展開了反擊。

雖然現在葉老爺子還在床上躺着,但是葉家的能量可是巨大的。

尤其是葉家的中堅力量,哪怕沒有葉老爺子,葉家一樣能蒸蒸日上。

只是現在葉家並不在乎這些而已。

「原來是您救了小姐,真的很感謝,如果不是您,恐怕我們小姐真的危在旦夕啊。」賈叔一副感謝的說道。

薛維擺擺手,從這一幅話在加上賈叔的精神波動,薛維就能感覺出來,賈叔是真的衷心於葉家。

「沒事,賈叔多言了,那時候也只是順手的事情,畢竟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見死不救。」薛維笑道。

簡單閑扯了幾句后,賈叔便緩緩的開車朝着葉家前進。

不得不說,京城不愧是京城,這繁華程度確實讓人贊服,在車上的薛維有一句沒一句的和葉萱閑扯著,只是薛維的注意力卻一直放在後面。

在他們背後,兩輛黑色的別克一直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一開始薛維只是以為可能是賈叔帶來的保鏢,但是薛維猜錯了。

這兩輛車裏散發的殺氣可並不像葉家的保鏢。

「你回來的事情你們家裏都知道嗎?」薛維漫不經心的問。

葉萱的大眼睛看着薛維搖搖頭道:「沒有啊,我回來的事情只有我爸媽知道,怎麼了?你問這個幹什麼?」葉萱的語氣有些疑惑。

「那賈叔,你帶保鏢出來了?」薛維繼續問。

賈叔搖搖頭,他同樣滿臉疑惑,為什麼薛維會突然問這個?

「沒有,薛先生,你怎麼會突然問這個?」

看到兩個人的否認,薛維眼睛一眯,龐大的精神力直接瀰漫周圍,要知道現在薛維作為先天十階,精神力可是能覆蓋周圍將近十五米的距離。

後面那兩輛車也不過才七八米左右。

尤其是他們的氣息,薛維可是感應的十分清楚。

「賈叔!加速!後面有車跟着我們,而且來者不善!」薛維頓時沉聲說道。

賈叔猛然透過後視鏡一看,當看到後面那兩輛黑色別克的時候,賈叔眼睛微微一眯。

他同樣是一個修鍊者,雖然實力才先天三階,但是對殺氣的感應可同樣都是無比敏感的。

讓他心裏震驚的是,薛維竟然比他還敏感的覺察到這一切,難不成薛維也是一個修鍊者?

不對啊,自己並沒有在薛維的身上感受到靈力波動啊。

「小姐,薛先生你們坐好了!」

賈叔腳下的油門直接踩到底,賓利那轉速表上的碼數瞬間變大。

轟——

一陣如同野獸一般的咆哮直接響起。

黑色的賓利彷彿化作一隻黑色的豹子不斷馳騁在公路之中。

尤其是在月光的照射下,賓利的速度更是如同魅影一般。

…..

後面的兩輛別克一看。

「他們怎麼突然加速了?難道他們發現我們了?不可能!我們距離他的距離這麼遠,絕對不可能!」一個中年男人沉聲說道。

「那他們為什麼突然加速?!現在必須追!快追!這是把葉萱留下來的大好機會!只要抓了葉萱,我們就可以讓葉家交出那件東西!現在必須快!還有聯繫張大師,鄭大師,馮大師!把葉萱的的行動軌跡告訴他們!今天絕對不允許失敗!」中年人沉聲說道。

「是!」

…….

頓時,兩輛黑色的別克也開始瘋狂的加速,甚至他們的速度可別賓利快多了!

作為一個殺手的車,他們的車會是普通的車嗎?

那排氣筒蹭蹭蹭的冒着藍光,和他喵的放氮氣一樣。

嗖嗖嗖——

幾乎短短三分鐘,三輛車的的距離可謂是瞬間拉近。

同時,那中年人直接掏出了一把ak47,直接瞄準賓利就開始開槍。

砰砰砰砰!

無數子彈猶如冰雹一樣不斷落下。

咔嚓!咔嚓!咔嚓!

玻璃粉碎,賓利的后玻璃也是變成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網。

薛維連忙將葉萱直接攬過來,抱着葉萱的頭,臉色十分陰沉。

這些該死的傢伙竟然敢這麼明面的開搶?是真的不想活了嗎?!。 慕夏想起,總裁辦公室里的秘密隔間,她還沒有打開!

現在頂層肯定不會有人了,如果她現在上去,一定能避開所有視線找到她想要的東西。

慕夏腳步頓時停了下來,轉頭對夜司爵說道:「你先下去,我很快就跟上來。」

夜司爵狐疑地擰眉:「門已經開了,你還要幹什麼?」

「我忘了有件東西落在樓上了,我得取下來。你先出去,五分鐘內我就下來。」

夜司爵不同意,拽住她的手臂說:「不行,你要跟我一起出去。誰知道這裏還會不會再爆炸?萬一整棟樓塌了了呢?現在就跟我走!」

他拉着慕夏的手就往消防通道里走。

慕夏用力抓着消防通道的門,另一隻手掙脫開夜司爵的手心,執着地說道:「我不走!如果拿不到那個東西,我可能再也拿不到了!那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她說着,在夜司爵沒反應過來之前,快速後退一步,一把將消防通道的門關上,隨後飛速地把門反鎖上。

「慕夏!你瘋了嗎?!你不要命了?」

門那頭夜司爵用力拍著門。

「你快走吧!我拿了東西就下來,放心,我答應過你的,我不會死在這裏的!」

她說完,不顧夜司爵拍門大喊她的名字,轉頭就從中間的樓梯朝樓上跑去。

大樓內濃煙滾滾。

沒多時,消防隊和警隊終於趕到。

夜司爵是被消防隊的人發現的。

Prev Post
歷史中這樣的數據雖有誇大成分,可如此強悍無敵之人,他會力竭拎不起雙錘?
Next Post
湖北男子赴緬賭博落高利貸陷阱 每天被扒光衣服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