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着馬爾茲指的方向,在險峻的海涯上,洛塵發現了一個岩石巨門。

巨門極其隱蔽,被岩石環繞遮掩,若不是馬爾茲,洛塵還不一定能發現這。

似乎因為兩人的出現,岩石門緩緩打開,一個洛塵熟悉的人走了進來。

「洛塵,沒想到查爾斯還是把你請來了。」冰帝穆絨笑着開口道。

眼中精芒一閃而逝,洛塵默不作聲地點了點頭。

「他可不好請。」馬爾茲抱怨道。

「好了,這次總歸是人齊了。」

冰帝穆絨領着兩人從巨門中走了進去,這是一處寬敞的走廊。在兩人進入之後,岩石巨門緩緩關閉。

隨着最後一縷光線消失,空曠的走廊反而明亮起來,可以看到走廊的頭部有着一排排的魔法燈。

通道的盡頭是一道金屬門,裏面一點聲響都傳不出來。

當洛塵進入金屬門之後,倒是被裏面的設施給驚訝到了。

裏面就像一個巨大的城堡,美利堅國這是將這座山體基本給掏空了!

穿着黑金色衣袍的自有神殿守護者分佈在這裏,看這容量足足有兩千餘人。

外面海妖肆虐,但它們估計也想不到就在它們下方還有這麼大一個空間,隱藏着這麼多魔法師。

冰帝穆絨帶着兩人來到一處殿廳,洛塵又在裏面發現了一個老熟人。

「洛塵,好久不見。」宋啟明開口道。

身為昔日聖裁院的老神官,他的威望還是有的。

不過,洛塵倒是沒在裏面看到聖城的天使們。

隨着洛塵的到來,大殿內兩排人紛紛將目光集中在了洛塵身上。

就是這個人,讓他們在這裏多待了足足半個多月。

所以當洛塵出現的時候,他們臉上的表情或不滿,或好奇。

因為洛塵再強,靠的也是強大的亡靈以及巨龍,他終歸不是禁咒。

而在場的人,其背後或靠美洲魔法協會,或靠亞洲魔法協會這些都是全國最強大的幾大勢力。

在面對洛塵時,他們不會太過於恐懼害怕。因為一個人再強大,也不可能勝得了如此多的禁咒聯手。

這也是為什麼一旦有魔法師展現出禁咒的實力時,就必須服從禁咒會的安排。

「洛塵你先坐,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

為首的一個穿着華貴純黑金色鎧袍的男人開口了。

「他是美洲魔法協會的會長。」穆絨解釋道。

洛塵看了看自己的座位,竟然還不低,和宋啟明並列了。當他看到在場人表情各一之後,還以為這裏的人並不會把自己放在眼裏呢。

「洛塵,我想這次請你來的意圖你也清楚。你有什麼辦法可以牽制骨冥龍嗎?」美洲魔法協會會長問道。

「沒有!」洛塵直言道。

「你不是有一頭黑暗真龍嗎?」

洛塵聞言看向了開口那人。

「蘇鹿,亞洲魔法協會議員。」看到洛塵的眼神,蘇鹿自己解釋道。

據說他是下一任亞洲議長的人選,所以他的位置就在美洲議長旁邊。

「你說奧斯汀啊,它受傷了。」洛塵無所謂道。

「那你的那頭亡靈雙冕泰坦呢?」

又有一人開口了:「埃及獵魁,和你一樣的亡靈法師。」

「我可不想讓它受傷,萬一有些人想要對付我,沒個帝王保命那豈不是是個人都要打我主意?」洛塵實話實說道。

「我們只需要雙冕泰坦牽制住骨冥龍就行。」獵魁霍柏皺眉說道。

其實他更想了解到洛塵究竟是如何控制住亡靈帝王的,如果他掌握了的話,那麼

「不行。」洛塵直接搖頭:「如果你們覺得我沒用的話,我可以回去。」

「既然來了,那就一起商討怎麼解決,省的白跑一趟不是嗎?」還是宋啟明調節道。

「根據我們所調查的結果,骨冥龍沉寂在冥淵海溝中。海溝大到不可思議,其中更是存在着無數的黑紋龍蜂,它們是骨冥龍的視眼和爪牙。」

「其遍佈整個冥淵海溝,迷惑我們的視線,分裂空間,對我們發動猛烈攻擊,弄的我們所有人都苦不堪言。」

「他呢?」洛塵指了指霍柏:「他是亡靈禁咒法師,應該能限制住吧?」

霍柏有些羞愧:「骨冥龍太強了,我也陷入了它的陷阱。」

「洛塵,你和骨冥龍交過手,我們主要想知道它有什麼弱點。」宋啟明問道。

「弱點嗎?或許太笨了。」洛塵笑着道。

所有人:「」

骨冥龍笨,那豈不是他們這一堆人更笨?

「我說過泰坦是巨龍的天敵,如果我們驅趕一大堆泰坦來到這的話,也許它們能為我們開路。」蘇鹿忍不住說道。

「我們去哪裏尋找到那麼多泰坦?」美洲議長問道。

「而且這是一頭骨龍!泰坦未必有用。」霍柏說道。

「洛塵不是有亡靈泰坦大軍嗎?」

眾人的視線再次集中到了洛塵身上。

洛塵看了眼蘇鹿,這傢伙對自己還挺了解的。

「沒錯,我確實有一隻大軍。」

「這樣你總能一試吧?」美洲議長問道。

「那補償呢?具體的效果如何我不知道,但探路其中的損失我接受不了。」洛塵這次沒有拒絕。

「那你想要什麼?」蘇鹿問道。

「我的泰坦大軍中,有統領,君主,甚至一隻至尊君主。如果有損失,補償怎麼也得相等不是嗎?」

洛塵有恃無恐道。裴玉和宋恆那一身氣勢變化,大家接受的特別自然,一點都不覺得突兀。

為啥呀,這是秀才相公和秀才娘子了,人家不是泥腿子普通人了,這有點變化多正常啊,沒變化才奇怪呢!

沒看地主老爺員外郎家都派了下人來送禮物嗎?

這宋家,不一般咯。

看熱鬧的村民這天心裡都意識到了一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四十二章張家姐妹認親 「怎麼樣?鑽地鼠,帶我們去吧。」鄢陽捏著鑽地鼠的肚皮道。

吱吱!鑽地鼠堅硬的三角形頭部點了點。

鄢陽收起靈舟和陣法,將棕熊放回了空間。

「小金,你跟上它。」鄢陽道。

「是。」小金會意。

她化成了蛇形,鄢陽化為草木香氣附在小金身上。

「走吧。」鄢陽對鑽地鼠道。

滋溜……鑽地鼠率先進入了冰縫。

小金緊跟其後,在厚密的冰川裂縫和地縫中穿行了數百里。

咯咯咯……

鑽地鼠再一次凍得直打哆嗦的時候,小金傳音道,「鄢姐姐,到了。」

鄢陽將神識擴散出去,這冰藍色的冰川,前世應該是一片汪洋,冰層中居然還冷凍著不少萬年前的魚蝦。

鄢陽的神識繼續往下探了數里,直到穿透了一層厚厚的堅冰。鄢陽感覺到一種幾乎將神識冰凍的寒氣。

就是這裡了。

「鄢姐姐,我怕冷,我就不去了。」小金道。

「好,小金你等一會兒就在這裡給我護法吧。」鄢陽道。

「是。」

小金率先將周圍冰川挖出一個很大的冰室,足夠容納三五人。

接著,鄢陽便恢復了人身,設下了防護大陣,並且將鑽地鼠裝進了靈獸袋。

鄢陽煉體術已經完成了四層,還差最後一層煉骨就能將其完全煉成了,因此這點寒氣,對她並不會造成危險。

「我去了。」鄢陽叮囑道。「或許採集過程會長一些,你不必著急。」

「是。」小金點頭,「我會守著你的,鄢姐姐。」

鄢陽的一套地階劍,基本都是地火淬成,於是鄢陽只取了天水劍,劈開堅冰,進了冰川最底層。

原來,這就是萬年寒冰冰髓……

鑿穿那層堅冰后,鄢陽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鄢陽看著眼前這座極寒的冰晶山出了神。跟它比起來,空間裡面的那塊大船般大小的萬年冰晶,實在太小了。

這寒冰冰晶山極具靈性,在它光滑的表面,似乎有無數光點晃動。

是什麼?鄢陽想起了有著繁星點點的星辰。

除此之外,在冰晶山的內部,鄢陽感覺到一絲光線射出。

「收!」鄢陽邊走邊挖,挖下來的冰晶,就裝進空間裡面去,反正她進階築基期中期以後,空間裡面又開闢出新的空地來了。

她硬生生挖出一條通往冰晶山內部的通道。

一團藍金色火焰在冰晶內部跳動。

「冰種」兩個字,從鄢陽的腦海中跳出來。

「極品冰種」四個藍色字元,也跳了出來。

極品冰種?是什麼東西?

鄢陽剛想到這裡,腦子裡的藍色字元就做出了解釋:冰種,風種,雷種,三者,皆是五行的變異存在。由五行的後天異變而成,此類後天而成者,均可分為下品,中品,上品。而極品,則是先天孕養而成的頂尖靈煞,也可稱為冰煞,風煞,雷煞,可遇不可求,倘若能夠藏於丹田,有朝一日化為己用,威力驚人。

所以這火焰,就是極品冰種,冰煞?!

雖然是火焰,但是鄢陽感覺到這世上絕沒有什麼是比它還冷的,不禁也打了個哆嗦。

「採集冰煞時一定要小心,倘若傷及自身,則會破壞丹田或者經脈,修為將難再精進,甚至直接身隕。」藍色字元跳躍著。

那便徐徐圖之。

鄢陽回想起,當年,大北前輩餵了她噬魂丹后,丹田那裡,就形成了一個如太陽黑斑一樣的漩渦存在。

對,那裡正是我體內的極陰之地,就放那裡。

鄢陽吃了一顆補靈丸,然後用洶湧的靈力,包裹那藍金色火焰。

哧哧哧……

接觸到藍金色火焰的靈力,直接被冷凝成靈液。

好在那藍金色火焰漸漸混入了一絲在那靈液當中。

吸!鄢陽重新將那混有冰煞的靈液,重新吸回體內,存入丹田內那一個漩渦內。

冰煞進入丹田,鄢陽感覺到整個人都要被冰凍了,好冷!

她只有更加快速地運行經脈中的靈力,靠靈力製造熱量來溫煦身體,同時不斷吞食熱泉水和一品靈液,補充自身的靈力和體力。

如此往複循環,鄢陽丹田內那小漩渦漸漸變成了藍金色。

直到那簇火焰全部進入鄢陽體內,那小漩渦開始加速旋轉起來,體積縮為原先的十分之一,密實度卻增加了十倍有餘……

那小漩渦漸漸變得像一顆不停旋轉的藍金色小球體,漂浮在浩瀚的滾燙的丹田靈液之海中。

「這小球正像那夜晚星辰中的一顆星體啊。」鄢陽心念一動,靈台處十顆星星像是受到了感應,一閃一閃,極為耀眼,似乎是在與其相互呼應。

Prev Post
」你貼的啥符?」
Next Post
女人見花琉璃跟羅子雨一臉熱絡,絲毫不將她放眼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