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剛剛那句關心的話語一定也被許子清給聽到了。

想到這個,不由得更是臉紅,「齊墨川,你居然摁免提。」說完,她隨即掛斷,轉身也進了客廳,再不理會雨中的兩個瘋子了。

打開筆電,蘇小荷繼續發送郵件。

可,聽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卻再也沒有辦法集中精力了。

悄悄的到了窗前,悄悄的望出去,昏黃路燈下,兩個男人的身影依然佇立在車前,彷彿感覺不到下雨站在那裡很愜意的享受這夜的風光似的。

可這樣的雨夜,淋濕了風一吹整個人一定凍透了。

手緊攥著手機,蘇小荷很想再打個電話罵一頓齊墨川,可若真打過去了,又顯得自己還是擔心他不放心他,說白了就是放不下齊墨川。

可事實上,她此刻站在窗前,也的確是放不下齊墨川。

她就是這樣的沒用。

誰讓她很愛很愛他呢。

她這裡擔心齊墨川,安昭那邊也一定是在擔心許子清吧。

想到這裡,蘇小荷轉身走出了房間,而到了隔壁的房間前,輕輕推門,當看到也站在窗前的安昭時,頓時心裡平衡了。

不止是她這個傻子關心齊墨川,安昭也在關心許子清呢。

她和安昭可以說是半斤八兩。

果然戀愛中的女人最傻,智商都被拉低了。

看著這樣的安昭,根本就是另一個自己的感覺。

她這邊都推開了安昭的房門,可神情專註望向窗外的安昭一點也沒有察覺到她的到來。

蘇小荷悄悄退後,悄悄關上了安昭的房門,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然後,壓制著那種想要重新衝到窗前的衝動,強迫自己繼續埋首在發郵件的工作中。

全然的投入到工作中,不知不覺的,她終於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可是不過一個小時,還是沒忍住的又到了窗前,她以為這個時候齊墨川和許子清一定忍受不了的離開了。

卻沒有想到,兩個大傻子,居然還在那裡淋著雨,冬雨雖然不是很大,可也不小,澆在身上那麼久,一定是冷徹入骨的感覺了。

心,不由得更疼了。

她現在已經沒有要與齊墨川離婚的打算了,只是還沒想好什麼時候回家。

其實,她是想要自己做出一番事業來,到自己足以匹配齊墨川的時候再回去。

那樣,她站在他身邊更有底氣,也更有歸屬感。

此刻望著外面的兩個男人,根本就是孩子氣的舉動,她沒有再打電話過去,可是齊墨川也沒有打過來。

想來安昭那邊也是一樣的結果了。

這是就想讓她們兩個心疼的忍受不了,然後就親自去把他們接上來了。

不不不,她這裡絕對不可能。

但是,繼續的讓他們在雨中淋雨也不好。

淋出肺病來,將來都是麻煩。

蘇小荷只遲疑了一下,就撥給了厲天昊。

昊昊在放寒假,就讓昊昊把齊墨川叫回去。

「媽咪,好想你喲。」手機才一接通,那邊就傳來了厲天昊軟濡的小聲音,特別的暖心。

「媽咪也想你。」蘇小荷心虛的說出這一句,其實她這兩天忙的根本沒時間想兒子呢,但是這話,絕對不能說。

「那媽咪回家吧,這樣就能天天見到昊昊了。」

蘇小荷抿了抿唇,這小東西是分分鐘都在拉她往坑裡跳呢,一個不小心就能把她拐到坑裡去,好在,她及時反應過來了,「等新年那天,就能見到媽咪了,嗯,沒幾天了。」

「哦。」厲天昊的語氣里全都是落寞,很不開心的樣子。

蘇小荷把手機從左手交到右手,遲疑了一下,才說起正事了,「昊昊,水香榭那裡下雨了吧?」

「下著呢,媽咪你住的地方離我這裡很近的,也一定在下雨吧。」

「嗯,一直在下。」終於把厲天昊引到了這一條上,蘇小荷才有機會要求厲天昊,「昊昊,你爹地正在玩水呢,你要不要去跟你爹地一起玩?」

「玩水?這個時候嗎?爹地在哪裡玩水?」厲天昊彷彿聽到了天方夜潭一般,根本不相信齊墨川那樣的大人居然會去玩水,這麼冷的天,在家裡浴缸里玩水還有可能,在外面那絕對會凍慘的。

「就在外面,雨中。」蘇小荷淡定的把這一條告訴了厲天昊,絕對不動聲色的感覺。

然後,隔著手機都能感覺到厲天昊『騰』的一下跳起來的小模樣,「媽咪你是在說爹地在淋雨吧?」

「是吧,誰知道呢,昊昊乖,可別學你爹地大冷的天不回家。」蘇小荷漫不經心仿似很隨意的說到。

「嗯嗯,昊昊一定乖,媽咪晚安,拜拜。」急急的說完,厲天昊就掛斷了電話,根本不肯再說了。

。虛晃一槍就跑還是起了作用。

幾乎是眨眼間,蘇沐就給自己創造了一個機會出來。

幾十米的距離對蘇沐來說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

按蘇沐現在的身體素質,就單說跑步的速度,參加全球運動會,那絕對是妥妥的世界冠軍級別。

十米。

五米。

蘇沐廁過了身體,肩

《我在末世開大巴》119·都死了 回到營帳之中,青木若何便是將這些從蛇膽中取出的膽液,混著一些個解毒的靈藥製成了藥液。而後,這藥液又被青木若何用靈氣化開,變成了猶如煙霧一樣的東西。

這煙霧一樣的靈藥,被營帳中的人吸入體內,便是開始緩緩的發揮了作用。雖然藥效發揮的很慢,但眾人臉上那痛苦的表情,幅度卻是實打實的越來越輕。

「何師弟,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能回來。」季師兄本就中毒不深,在吸入煙霧之後,很快便是擺脫了體內的詭異劇毒。只見其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自營帳中點了兩盞燈,來觀察其他人吸入煙霧后的癥狀。

「虛驚一場而已,不是什麼厲害東西。」青木若何將令一部分膽液收好,對於季師兄的話,卻是顯得極為謙虛。

在接下來的時間裏,馬師兄是足足自閉了一宿。直到第二天要開始啟程的時候兒,馬師兄這才緩了過來,帶着眾人收起了營帳。一行人等無驚無險的又是探索了一天,到了晚上,便又繼續的紮下營來,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警惕了一夜。

一連三四天,眾人都是在無驚無險中度過。而這座島上的東西,絕大部分眾人也都是見過,除了比較受罪和無聊之外,倒也算是一段兒比較安穩的日子。直到,這些傢伙,在島嶼的一處,發現了那駝背老頭兒的葯田和住所。

「…..」玄天聖體看着眼前的葯田,不由是一陣的無語。對於那駝背老頭兒的葯田,玄天聖體就算是看不清陣法之中,究竟都藏着些什麼樣的草木,可僅憑猜測,也能知道那不是什麼好東西。

「還是不要探索這裏了吧?」青木若何同樣是一陣的無語,他也沒想到,自己這一行人,還真能誤打誤撞的找到那駝背老頭兒的洞府。

「這….」季師兄顯然是有些不太甘心,可馬師兄跟他說過的話,他還記在心裏,所以在猶豫了片刻后,季師兄倒也算是放棄的坦然。

「這樣兒,由我和左兄弟進去探一探如何,一旦發生問題,你們在外接應,我們立即就走。」馬師兄看到眼前的洞府,自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探索的意思。可他們這次出來,畢竟是來做任務的,該探索的地方兒,無論如何也還是要試探一下兒的。

「那就這麼辦吧。」季師兄點點頭,隨後便看向了青木若何,想要聽聽他的意見。

「多加小心。」青木若何稍稍的看了一下兒四周的其他師兄,對於這些不明真相的人,也知道沒法兒去跟他們解釋。於是乎,便是答應了馬師兄的辦法兒,好讓他們對於這處無主的洞府直接死心。

馬師兄點了點頭,旋即就是拉着玄天聖體闖進了守護著葯田的陣法之中。憑藉着陣法的隱蔽,馬師兄這才是能向玄天聖體問一些不適合其他師弟知道的話。

「左兄弟,這裏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馬師兄一邊兒佈置著擾亂此處陣法的通用陣盤,一邊兒抽出空兒來,向著他試探性的問道。

「不知道。」玄天聖體的表情平淡,一上來就毫不留情的如此說到。

「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和何師弟在這座島嶼上應該有不少事情都在瞞着我們。雖然有些事情我不該知道,但這處葯田和洞府的事情,知道一些應該也是沒什麼的吧?」對於玄天聖體如此利落的拒絕,馬師兄則是顯的有些詫異,看這樣子,他很難相信這裏頭沒有貓膩啊。

「我只能告訴你,這裏頭應該非常的危險,而且應該也沒有幾株靈藥。」玄天聖體咧了咧嘴,對於馬師兄的再三疑問,也只得是含糊其辭的搪塞了他幾句。

「這就夠了。」馬師兄聞言,也沒有繼續的多問。只是默默的佈置著陣盤,而後以幾顆中品靈石催動,自這陣法中撕開了一處裂隙,率先的走了進去。

走進裂隙,馬師兄的眉頭不由是緊緊的皺了起來。在這葯田中,遍地都是屍體,赤紅的泥土踩起來黏黏糊糊的,一股令人有些反胃的血腥與惡臭之氣,撲面而來。

玄天聖體自馬師兄之厚(后)進入葯田,眼前這景象,饒是玄天聖體,也感到了一絲絲的憤怒。這血腥的氣味,便已經說明了浸在泥土裏的水分,都是各種生靈的鮮血。

「這是怎麼回事兒。」馬師兄強自的鎮定着,而後轉過頭來,想要想着玄天聖體問個清楚。

「雖然早有猜測,但我確實沒想到會是這幅情形。」玄天聖體用手捂著口鼻,顯然是對於這種氣味感到不適。其仔細的看着眼前這幾位寬廣的葯田,入目望去,無論何處,都有着三三兩兩的屍堆,和零星的白骨自猩紅的泥土裏露著。

「如果你知道的話,一定要告訴我。否則這葯田裏的情況,我不能幫你跟何師弟瞞着。」馬師兄思索良久,倒也是有心想要隱瞞這葯田裏的情況。可此時這島上還有許多的危險未能摸清,若是隨意隱瞞這裏的情形,也許以後會因此而面臨危險也說不定。

「你知道前幾天那條襲擊你們的藤蔓嗎?」玄天聖體也是沉默了半晌,而後自心裏想出了用來應付馬師兄的謊話。

「你是說,它是出自這裏?」馬師兄的心思流轉,僅僅是片刻,便明白了這其中的聯繫。

「我們只是知道它肯定是生在葯園裏的,可沒想到居然是如此的葯園。畢竟那東西厲害的很,這片島嶼上如果沒有肥沃且帶有靈氣的的靈土和大量的野獸,是養活不了那種東西的。」玄天聖體點了點頭,而後半真半假的忽悠着馬師兄說到。

「這倒是了,我應該想到那東西是被人種在這裏的。以前我只懷疑它是渡海而來,可這島上的詭異情況,用此卻是解釋不通了。如今來看,應當也是被人有心帶來這裏的。」馬師兄摸索著下巴,言語里對於玄天聖體的保留,同樣也是不少。

「這裏畢竟是海腹,不太可能有凡物能夠渡海而來。」玄天聖體聞言,自然也知道馬師兄所言並非完全是實。只不過,這一切,玄天聖體都不在意罷了。

。 第1813章

「元副院長,祝你們新婚快樂!」

「新婚快樂!」

來自周邊熱情的祝福,讓秦舒和辛裕當即有些尷尬。

但他們又不能表現地太明顯,只能硬著頭皮應付地點點頭,然後加快了上樓的腳步。

直到進入包廂,將房門關上,兩人這才鬆了口氣。

彼此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宮守澤這是要把我們的婚事昭告天下,搞得人盡皆知啊!」辛裕咬着牙低聲說道,隨後又歉意地看向秦舒,「抱歉。」

秦舒搖搖頭,沒有說話,徑直坐到了桌邊。

「等褚臨沉來了再說吧。」

「嗯。」

褚臨沉來得很快。

秦舒看着他額角一縷散下的短髮,就大概知道他是揣著多麼急迫的心情趕來的。

那些新聞,肯定讓他很不好受。

從他冷凝的臉色,就看得出來。

雖然辛裕在電話里跟他說明過情況,但是,有些話還是要當事人面對面親口去說的。

「我去看看賀斐他們到了沒有。」辛裕識趣地退出去,把空間讓給兩人。

一聲輕響,辛裕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包廂門關上。

褚臨沉就站在包廂里,看着坐在椅子裏的秦舒,似乎在調整自己的情緒。

短暫的靜默之後,他緩緩開口:「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

「那些新聞你都看到了,在這件事情上,宮守澤態度明確並且堅定。我和辛裕商量過,用一場形式上的婚禮,來保住辛家和國醫院的太平。」

「你跟我商量過嗎?」褚臨沉俊眉皺着,有些懊惱地說道:「從宮弘煦嘴裏聽到辛裕也去了國主府的時候,我就猜到宮守澤想幹什麼,但是我沒想到,你會答應……」

秦舒抿了抿唇,說道:「褚臨沉,我不想連累國醫院。」

「所以你選擇跟辛裕舉行婚禮?」

「只是做一場戲給宮守澤,和那些喜歡湊熱鬧的人看。」

秦舒語氣有些無奈。

褚臨沉再次陷入了沉默,冷峻的臉龐浮現出毫不掩飾的抗拒和不滿。

就在秦舒以為他會怒騰騰的表示反對時,他卻突然說道:「我們還沒舉行婚禮。」

磁性的嗓音,語氣卻有些沉悶,聽在耳朵里,隱約有種委屈的感覺。

秦舒愣了愣,「褚臨沉……」

是啊,她答應要跟他舉行婚禮的,還欠着他呢。

結果現在,她卻要先跟他的好兄弟辛裕先走進婚禮殿堂了。

就算是做戲,褚臨沉這麼驕傲又深愛着她,怎麼可能同意?

秦舒起身,走到褚臨沉面前,伸手抱住了他。

沒有說話,就這麼抱着他。

男人回抱住她,唇角勾了勾,在她耳邊低語,「其實,我剛才來的路上,聯繫上了李紅霜,她說……有元落黎的下落了。」 第70章

榮華郡主這會兒瞧著秦臻是越來越滿意,他們家小霸王還沒人能製得住,你看看從醒過來鬧過多少么蛾子了,連馮老都被罵出屋子裏來了,可你再看看,君家丫頭這一出手,前後一盞茶,施針了,喝葯了,將混小子收服的服服帖帖。

「沒關係,謝世子若是還不肯吃藥,您就派人去喊我,我來給他扎針。」

Prev Post
Mary假裝有些害羞的推著他,但是身子卻柔軟的貼著他,欲拒還迎的樣子,讓花蛤非常喜歡。
Next Post
她心裏有個想法,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