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腦海中一連串的系統提示。

楊凡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獃獃的站在原地喃喃道:「這不逼我升級系統嗎?」

沒有任何遲疑的同意系統升級,楊凡也只好將超夢覺醒mega的機會保留。

畢竟這一次若是系統錯失升級的機會,後面那個無限期延後還不知道是多久。

萬一是幾百年之後呢?

楊凡可不敢去賭這個可能性!

而且系統升級說不定也能再次加強他的實力呢?

「系統?這個新手期是?」

「當宿主擁有冠軍級別的精靈,並且自身具有基本自保能力,則新手期結束!」

「那升級之後的系統具體作用是?」

「請宿主在升級之後,自行查看!」

「升級需要二十四小時,請宿主耐心等待!」

好吧!

這系統還是這個德性,惜字如金!

還是先應對眼前的局面吧!

楊凡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颶風狂亂的灰暗天空。

黑暗洛奇亞在龍之力的引導下,剛剛的技能應當是耗費了不少的能量。

同時在之前又被超夢、萊希拉姆以及mega沙奈朵的攻擊命中。

自身雖說沒有任何理智,但打在身體上的傷害確實實打實的,這直接導致它現在幾乎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

「超夢,近距離看一下情況,注意使用波導。」楊凡在心底緩緩道。

得到楊凡指令,超夢在自身周圍使用波導覆蓋不留一絲縫隙,得益於楊凡和它之間已經全面鏈接,所以楊凡的完美波導也被它繼承了很大一部分。

慢慢靠近紋絲不動的黑暗洛奇亞,超夢的念力開始發散。

在黑暗洛奇亞周圍製造了念力網。

同時念力網之上也有着波導覆蓋,就是為了防止龍之力在察覺情況不對后伺機逃走。

「唰——!」

在超夢靠近黑暗洛奇亞的瞬間,一道紅光猛地從黑暗洛奇亞龐大的身軀中衝出。

徑直的朝超夢襲去!

只是!

它還是小看了超夢和楊凡的實力!

在做了足夠多的準備之後,又怎麼會讓它得逞。

這股龍之力根本來不及反抗,就被超夢在周圍遍佈的念力網給籠罩。

並且在上面的波導,似乎還讓這股龍之力削減掉很大一部分。

「現在結束了!」楊凡長舒口氣,將手中的圓球朝超夢扔去:「超夢!把它收起來吧!」

在超夢的超能力下,圓球直接瞬移到它身前。

龍之力就如同水流一樣,直接流進了圓球內部。

「楊凡,這個大傢伙?」超夢瞬間移動到楊凡身旁,將手中的圓球重新遞還給他。

「對它使用自我再生,就把它放回海里吧!」楊凡看着在天空中漂浮的洛奇亞,心中也有點不是滋味。

雖說是黑暗精靈,但是也是被龍之力給波及到的無辜。

再加上自己目前也沒有能夠收服它的精靈球,還是將它放回大海為好。

「嗯!」超夢對着楊凡重重點頭,隨後直接閃身又瞬移到天空之上。

楊凡看着超夢這神出鬼沒的瞬間移動,也難免不禁暢想自己的超能力什麼時候才能獨當一面。

「真是羨慕你們啊!沙奈朵!」楊凡收回自己的小心思,微笑着看向旁邊的沙奈朵。

「沙奈`!」沙奈朵安慰一般的拍拍楊凡的肩頭,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很是可愛。

「好了!不說這些,去看看大木博士他們怎樣了?」楊凡邊說邊朝世界樹那邊走去。

大木博士和透子正在那邊休息。

旁邊的萊希拉姆還一臉不屑的看着楊凡。

「那個……這位小哥……?」一位聯盟成員看到楊凡走過來,連忙上前問道。

「有事?」

「感謝小哥專程來救援,這份恩情我們這些人會銘記在心的!」

「專程?我可不是專程來救你們的!」

「什麼?那小哥你是……」

「我是來找大木博士的,而且你們期待的聯盟……」楊凡突然頓住,指著後面已經坐起身來的渡說道:「就像他說的,好像已經將你們徹底放棄了!」

楊凡的話像是釘子一樣,死死的釘在這裏的每一個人的心頭之上。

「什……什麼?!」

「聯盟真的已經……」

「我們只是炮灰嗎?」

這些聯盟成員此刻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而且這件事情並不是楊凡空穴來風,胡亂隨口說的。

在從白銀山上臨走的時候,就聽到了在夏伯病房的隔壁,傳來的談話聲。

語氣之中無不在說着,在此刻各地的聯盟都緊缺人手,同時傳說的出現已經讓他們騰不出手,更別提支援一處不知名小島。

要不是在這裏發現了夢幻的痕迹,估計他們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而且就算大木博士執意前往這裏的消息被他們得知,他們也當做看不見一樣視而不見。

「怎麼?好點了?」楊凡看着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渡,嘴角突然升起一抹笑容。

果然自己的快樂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嗎?

「……」

渡仰著頭看向楊凡,雖然身體使不上勁,但眼中的那股子高傲始終不曾消失。

「唉!真的不該救你!」楊凡鬱悶的說道,隨後朝大木博士和透子走去。

「博士!還能撐得住嗎?」看着博士滿身是血,楊凡頗為擔憂。

「呵呵!我這把老骨頭還能活動!」

「我馬上就帶你去精靈中心!」楊凡扶著大木博士的身體,連忙側頭朝透子看去:「透子再麻煩你一次了!」

「沒事的!哥!」透子不在意的擺擺手,隨後拉着萊希拉姆不知在說些什麼。

「小凡!」

「嗯?怎麼了博士?」

「之前的那個視頻你看過了吧,不恨我?」

「不恨!」

「當初終究還是我……」

「轟——!!!」

大木博士的話還沒說完。

身旁聚堆的聯盟成員中突然傳出一陣猛烈的爆炸聲。 無論人前還是人後,顧落薇都很少會給繼母留面子的。

尤其是今天,她心情一點都不好。

而且,在這件事情上,也的確是繼母給她惹了麻煩,所以她把她給帶過來,算是給她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

顧太太心裏雖然不滿,但這位繼女,可是他們家老顧唯一的女兒,根兒正描紅的大小姐,她惹不起。

哪怕是在外人面前,她也依舊不敢擺長輩的譜兒,而是唯唯諾諾道:「知道,薇薇,我都知道。」

而且,葉九江其實也算不上外人。

老顧的原配,也就是顧落薇的生母姓葉,兩家屬於是門當戶對,商業聯姻。

即便顧落薇的生母死去多年,兩家的生意和人情往來,都沒有任何變化,顧落薇跟姑媽和表哥關係一貫很好。

這位顧太太自己又不爭氣,當然也就沒有地位可言了。

對此,葉九江見怪不怪。

反而是顧落薇,低頭看了看錶,忍不住蹙眉:「還不來……」

話音未落,包房的門被從外頭推開了。

章若虛拉着蘇善爾進來。

「抱歉,路上有些堵車……」

章若虛沖着他們,露出一臉謙和的笑容:「所以來晚了,讓你們久等了吧?」

葉九江白了他一眼,連最起碼都客套話都懶得說。

若不是表妹特意給他打電話,請他做個說和人,他才懶得蹚這趟渾水。

一頭是好兄弟,一頭是表妹——

若是他們兩個互相看對了眼,和和美美的倒還好;可若不是這樣的話,葉九江覺著,自己還是有多遠跑多遠,免得淪為夾心餅乾,到時候弄得裏外不是人。

表妹雖然也是親人,但愛情這件事兒,是強扭的瓜不甜。

所以他不願意委屈表妹,也不願意讓好友為難。

「章老師,蘇小姐,你們來啦……」

顧落薇很熱情的站起身來,給自己的繼母做了介紹:「這是我父親的現任妻子,也是我阿姨。阿姨,這是事務所一直帶着我學習的章老師,和她的女朋友蘇小姐!」

面對外人,顧太太的態度早已沒有了面對顧落薇時的卑微,一反常態的變得一場傲慢起來,甚至連眼皮也不想撩一下,淡淡哦了聲。

眾人落座之後,她才看着蘇善爾,似笑非笑的舉起杯子,道:「蘇小姐,今天的事情,真的對不起,是我太莽撞了……」

眾人都在,顧太太在輩分上又比他們長一輩,蘇善爾自然不好意思說什麼,所以便舉了舉杯,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說完,她自己先把酒喝了。

這算是給眾人一個面子。

顧太太也隨之喝了酒,繼續道:「我今天中午的確冒昧了,也是沒想到,蘇小姐竟然是章律師的正牌女友……」

說着,她又問:「蘇小姐是做什麼工作的?」

蘇善爾:「我……我在律師事務所里做文職!」

顧太太哦了聲,道:「是那種初中畢業,會個辦公軟件,就可以做的文職嗎?」

這問題過於尖銳,讓蘇善爾微微紅了臉。

葉九江也忍不住抬起頭,沒有看自己的現任舅母,而是看向了表妹。

顧太太只是表面的風光,但實際上,卻絲毫做不得顧落薇的主。

不但如此,她還要處處受顧落薇的管轄。

包括今天,她不得不按照顧落薇的吩咐,來這裏道歉。

葉九江起初還以為顧落薇是敢作敢當,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兒呢。

他表妹,好像另有目的呢。

蘇善爾有些訕訕的。

她以往也算是個伶牙俐齒的人,但是今天,卻被顧太太給捏到了七寸上。

她配不上章若虛——

Prev Post
我擺手說道,「可怪就怪在那批貨上面,昨天我想潛入羅大勇的庫房,誰知道在潛入庫房的時候,我發現了一隻女鬼……」
Next Post
聽到腦海中一連串的系統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