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隨着第一道密碼的解開,緊接着從核彈的內核里再度升起第二道密碼盒,而一旦輸入第二道正確密碼,就能夠真正點燃這顆煉金核彈。

施耐德不再猶豫,不管對方有什麼目的,一旦這枚煉金核彈被點燃,後果必然不堪設想。

他穿過展櫃,直接從懷裏掏出強化過的沃爾特ppk,冰冷的槍口貼著對方的後腦勺,「停止你手上的所有動作,否則我就要開槍了。」

「哎呀呀,被發現了啊。」

對方忙活的動作微微一頓,而後雙手高舉,不過語氣里並沒有任何意外的樣子。

只見他緩緩轉過身來,一臉輕笑着說:「施耐德教授,我的老朋友,難道你連我都不認識了嗎?」

施耐德看清了男人的臉,頓時間瞳孔劇烈收縮,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張臉竟然是他年輕時候的臉,而這個男人,正是他年輕時候的自己!

……

ps1:唉,這周只有一個新書精選推薦,我以為咱這成績至少分強呢,要給大佬們讓步,編輯的意思是這周怒爆黑日的追讀能達到八百人的話,就會有資格和另一批大佬pk一個緊急強推的名額,也就是三江后的那個強推,八百追讀也僅僅是有pk的資格,還望兄弟萌能夠支持一下,話說這本書直到現在快有八千兄弟了,有一半人給四五天的追讀我也起飛啦,翅膀真的拜求啦,推薦票!追讀!走起啊,我的好兄弟萌!!

ps2:因為大風暴雨,翅膀這裏停電了,這兩章是用手機碼的,近八千字,碼字不易啊,真心求追讀!求推薦票!「楊將軍,起義軍怕是敗了。」

楊忠整理著甲胄,不甚在意地說道:「梁軍又不蠢,怎麼可能徑直往口袋裡鑽。」

頓了頓,後半句話「既然埋伏失敗,起義軍自然也就敗了」,他沒說,因為覺得沒必要。

這種事情當初黃四排斥他的部隊參與埋伏時,便已經可以預料到了。

楊忠在南梁的

《北魏天驕》第二百四十一章賊蜂起 閣樓外。

清風微徐,楊柳搖曳。

西落的殘陽籠罩在閣樓上,數十名武士執刀而立,回巢的孤鳥在虛空盤旋片刻,悄然的落在樹枝上。

空氣中濃烈的肅殺之氣飄散,遠處剛剛棲息的孤鳥好像受到驚嚇一般,瘋狂拍打着翅膀直衝天際而起。

閣樓中,蕭天一襲白衣,手執玉扇,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身上縈繞着濃烈的書卷氣,完全沒有辦法將他和江湖上的粗糙武者聯繫在一起。

依舊還是玩偶山莊暖閣中溫文儒雅,雲淡風輕的模樣,溫厚的聲音響起,視線停留在面前宮本蒼擎身上,白皙的手掌抬起將面前裊裊升煙茶杯向他面前輕輕推了下。

宮本蒼擎落座,細長如劍的眸子中閃爍著精明之光,抬手將面前的茶杯舉起輕抿一口。

「蕭天君,此次前來是想問問蕭天君,是否還記得當年你我之間的約定。」

「約定?」

「宮本君是想讓我為你出謀劃策奪取東海以南諸國?」

蕭天知道時過境遷眼前的宮本蒼擎,已非往昔浪跡江湖的少年郎,眼下他可是扶桑帝國三軍的統帥,帶兵前來妄圖吞併梁國的惡魔。

兩人依然已是敵對的存在,當年的約定之言怕是已經無法兌現。

宮本蒼擎不知蕭天一直隱藏他梁國太子的身份,直到現在他還一直以為蕭天只是玩偶山莊的莊主,江湖上最為神秘的存在。

蕭天智計無雙,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宮本蒼擎知道要是可以得到他的輔助,奪下東海以南萬里疆域簡直易如反掌。

「宮本君,我現在已經遠遁於江湖,知道宮本君此次前來定是為了往昔之言,所以早已準備好錦囊妙計。」

「雖不能親自出面為宮本君出謀劃策,但還是希望可以略施綿薄之力,讓宮本君征戰天下的願望早些實現。」

言罷。

蕭天從衣袖中探出早已準備好的錦囊,抬手放在面前木案上,向前輕輕推了下。

宮本蒼擎眸光掠動,嘴角剛剛消失的笑容再次返回,將錦囊收入衣袖,輕笑一聲,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

「蕭天君,多年未見你需要的高級鍛造師,我終於為你物色到合適的人選,絕對可以將你最鍾愛的帝王劍還原,而且所需的材料我已經派人打探到他的下落。」

「此言當真?」

「絕無虛言,蕭天君難道對我還有懷疑不成!」

宮本蒼擎篤定的聲音響起,眼眸深處閃爍著狡黠的笑意,看着面前陷入沉思的蕭天,起身移步向門外走去。

「蕭天君,好好想想我的提議,要是想好了隨時前來翰清皇都,我在哪裏等候你的大駕。」

良久。

沉思中的蕭天驟然騰起身影,拂袖疾步前行,可當他衝出閣樓時宮本蒼擎的身影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上官蒼擎沒有絲毫的逗留,離開龍騰酒樓,他們一行人策馬揚鞭快速向翰清帝都方向狂奔而去。

對於蕭天的底細上官擎蒼雖然沒有打探的一清二楚,但他絕不相信其只是敢於遠遁於江湖的閑雲野鶴。

玩偶山莊是江湖上最為神秘的勢力,同時蕭天的身份也是一個謎團,至少現在對於宮本蒼擎來說依舊還是謎團。

上官蒼擎一手緊勒韁繩,一手摸了摸衣袖中的錦囊,臉上浮現出喜悅的笑意,至少此番清龍城並不是一無所獲。

龍騰酒樓中,折身返回閣樓的蕭天陷入為難中,玩偶山莊打探這麼多年,並沒有找到修復帝王闕劍的材料,就連天機閣也沒有消息。

當年他只是隨便向宮本蒼擎提了一次,沒想到他居然銘記於心,現在對方拋出如此具有誘惑力的橄欖枝,倒讓他陷入兩難之境。

若是可以得到宮本蒼擎口中所說的材料,即便是將梁國現有之地贈予給扶桑帝國又何妨。

思緒飛轉,權衡利弊,此時的蕭天心中其實早已有了定計,可他卻不知如何面對蕭戰和蕭禹二人。

夜幕降臨,漫天的繁星閃爍,納蘭王府外,宮本蒼擎躍馬而下,起身疾步向府中走去。

返回房間中。

他將蕭天交給他的錦囊一一打開觀看,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昔日的好友,智計無雙的玩偶山莊莊主,和他心中所謀算的是否一樣。

四袋錦囊宮本蒼擎全部看完,瞬間仰頭大笑,完全一副瘋魔的樣子。

「蕭天,數十年未見我終於可以超越你了,以後我扶桑帝國將君臨天下,建立萬世基業。」

「我將見證這一切的到來,成為名傳千古的存在,至於你只能默默無聞的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宮本蒼擎嫉妒蕭天已非一日,看似和善的溫和的表面下,其實早在數十年前兩人分別之時,嫉妒的種子已在他的心中開始生根發芽。

蕭天所贈予的錦囊中,所有的計策宮本蒼擎都已知曉,此時他覺得自己算無遺漏,智謀已經遠超於蕭天之上。

…………….

接連數十天時間過去,紫風城中楚國諸將齊聚,殺神白起帶領麾下神機衛,冉閔和八猛帶領重騎兵軍團,霍去病的雷虎輕騎,獨孤伐的赤鋒營。

岳飛親率岳家軍,先登死士營,陷陣營,宋無缺,秦瓊,尉遲恭率領三狼軍團,李廣,黃忠,薛仁貴帶領神箭營。

紫風城中匯聚楚將數百人,悍卒士兵足足達到二十萬之眾,即便如此各郡守和城池的防禦依舊安然無恙。

此刻。

遠在虎嘯帝都的楚非梵收到紫風城快馬加鞭傳來的軍報,得知諸將已經帶領麾下所部抵達紫風城。

「小桂子,傳令戶部,兵部將準備好的糧草輜重,從明日開始全速運往紫風城中。」

「另外,傳令暗衛加大力度在翰清,蒼宋,西晉三國中宣傳扶桑帝國的劣跡,要讓諸國百姓徹底對扶桑帝國之人深惡痛絕。」

「奴才領命!」

看着小桂子離開的背影,楚非梵心中盤算一旦時機成熟,便可率先向翰清帝國出兵,這麼長時間的醞釀也是時候準備爆發了。

念及於此。

楚非梵折身返回木案前,提起御筆書寫詔令,封白起為三軍統帥,岳飛,冉閔為副統帥,霍去病,獨孤伐為先鋒將軍,八猛為狂戰將軍,一切聽從白起三人的命令。 [日斬]:劍士專屬,固定造成125%的近戰傷害。日斬暴擊會使你的下一次日斬可以選擇日期,持續1分鐘。不同日期的日斬攜帶的攻擊效果不同,朝陽斬將使目標流血,驕陽斬將使目標擊飛,夕陽斬將使目標衰弱。

[月斬]:劍士專屬,造成50%的近戰傷害。月斬暴擊會升級你的月相,反之則降級你的月相,持續1分鐘。不同月相的月斬造成的傷害不同,殘月斬會造成50%的傷害,半月斬會造成100%的傷害,滿月斬會造成200%的傷害。

[日積月累]:劍士專屬,被動技能,你的日斬或月斬最多可使用5次,充能時間10秒。

……

花錦明的選擇無他,唯月斬耳。

他除了是世界第一次元劍士,還是世界第一月斬劍士。與身為雙沖劍士、日斬劍士的老魚吹浪相比,在風格上截然不同。

此時,再遇見14級的上古守衛,花錦明上去先是一記衝鋒斬,打出了89的傷害,再接一疾風劍,又打出101的傷害。之後,便是瘋狂的連環月斬。

第一劍,殘月斬,135。

重創之下使月斬火速升級,第二劍就揮出了半月斬,262。同時,月斬再次變相化身滿月形態,呼哧第三劍下去就打出了駭人的535。

1425生命值的上古守衛血條驟然一空,又吃了花錦明的第四記月斬,就轟隆裂開了。

斬殺!303!

第四記月斬,同樣揚出去一個絢麗的滿月,303的傷害並不是因為就到此而止了,而實在是敵人只剩303的生命值了。

「好……好強……」小布丁驚愕著,一時間都忘了歡呼。

再往左右望去,四位姑娘都瞪着圓晃晃的眼睛,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花錦明,除了驚訝還是驚訝,還有鐵一般的沉默。

在花錦明500傷的滿月斬面前,馬清香400傷的黑冰箭瞬間黯然失色。巨大的驚恐淹沒了馬清香所有的驕傲。

月斬是標準技能,瞬發。黑冰箭是引申技能,施法6秒。差距明顯得讓人絕望……

一切都發生在5秒鐘內,馬清香的黑冰箭還沒有讀完,上古守衛就倒在了花錦明的屠刀下。

第二個上古守衛,也想撲向花錦明。

花錦明劍身一震,激出一層劍光。在一階共鳴的加持下,以迅雷之勢發動次元斬,十連擊下,帶走了上古守衛半條血。

上古守衛憤怒著,正要一石斧重劈下來。突然,花錦明猛地震出兩層劍光,秒速揮出了一記滿月斬。

斬殺!728!

咔嚓一聲,上古守衛高舉的石斧就和上半身一起,被同一條月線一分為二,解體了。

剛才還要五個人合力擊殺的上古守衛,一眨眼的功夫,就被花錦明消滅了兩。而導致這一質的飛躍的是,花錦明學了一個新技能。

月斬!

這就是月斬劍士嗎?

雲容容驚視着雙眼,呼吸遲重,每一次吐納都彷彿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把持着她的喉嚨。

「告訴我,這世界上真的有人能打敗小明哥嗎?」小布丁呆立着,已經震驚到了極致。

累計五次月斬,從第三劍開始,每一劍都是滿月斬。

「走吧。」花錦明順利解決了兩個上古守衛,向著眾人一揮手,大步著向前。

經過了一段不短的路程,又擊殺了近百位上古守衛后,前方再次出現一扇朱門。朱門後面,一個上古校尉手拄寬刃劍,正立於前。

「讓開,我要跟他單挑。」雲容容氣鼓鼓地拔劍上去說。

花錦明攔道:「我們先幫你清掉四個小怪,再幫你把他打進階段二,你再和他單挑。」

雲容容鼓著臉沒說話。

花錦明喊了聲小布丁,小布丁果斷給他套了層護盾。隨後,花錦明震出留存的四層劍光,上去就是一刀滿月斬——只要他的日積月累還在充能,月斬的月相就可以一直保持。

會心一擊!1152!

一滿月下去,被劈中的小怪直接被粉碎了半塊臂膀。

余霜直接捂住了眼睛,沒眼看。

太嚇人了。

小布丁也唔的一下,縮回了臉,揪心道:「一刀一千血,小明哥還是人嗎?」

余霜道:「這還只是四階共鳴下的滿月斬。小明最高可以打出八階共鳴,也就是一刀能打一千八,精英怪都能直接秒掉。太強了。」

「小明哥在職業選手裏算什麼水平?」

「甲級。」

「甲級是什麼水平?」小布丁還是不太懂。

「甲級就是月薪起步50萬的選手。而且甲級裏面也分很多檔次,最高的唯我輕狂一個月是500萬,這是目前為止全聯盟最高成交價。就連妖刀也才是480萬,不過妖刀不怎麼靠比賽賺錢,他的主要收入都來自代言和周邊。」

「那唯我輕狂比妖刀還厲害嗎?」

余霜津津樂道:「不是一個時代的人,沒交過手,所以不好說。而且唯我輕狂比妖刀更神秘更低調,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他也只當了一個月的職業選手,就是那張五百萬的天價合同。但就是那一個月的時間裏,他就幫國服拿到了第4屆黃金聯賽的總冠軍,被譽為全聯盟最有天賦的選手。」

余霜向花錦明拋着眼色,道:「我說得對嗎?小明。」

花錦明忽一哆嗦,咳嗽道:「主要是五大天王里其他四個厲害,牽條狗都能贏。跟唯我輕狂沒啥關係,他就是運氣好蹭了個冠軍。」

余霜聞言,偷着蜜笑不停。

馬清香在一旁靜聽着,在聽到余霜對花錦明作出的甲級評價,和那句甲級的月薪起步五十萬時,心像是針扎似的疼。

雲容容則猛地嬌喝道:「不準侮辱我偶像。」

看來生氣歸生氣,偶像依然神聖不可侵犯。花錦明無奈高呼,「唯我輕狂威武。」

Prev Post
不去上班後逆襲成大佬
Next Post
每發生一次,都伴隨着演員或者特技受傷或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