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紀握筷的姿勢很標準,夾飯的手也很穩。

美紀身為一個英國人,初上手肯定是不會用的那麼熟練的。一定是經常使用,長年累月的結果。

用筷子用的熟練,側面可以證明,美紀就是經常吃飯了。

如果不喜歡吃飯的話,會一直吃嗎?木村悠除非是特殊的情況,不然是不會的。綜上所述,也可以證明美紀並非不愛吃米飯。

一筷,兩筷,三筷。

美紀把飯送入了嘴中。如同小松鼠一般咀嚼。咀嚼完全之後,美紀放下了碗和筷子。

「悠,美紀吃完了。」

「吃飽了?」

並非是木村悠像很多家長一樣瞎操心。他是真的覺得美紀沒有吃飽啊。

美紀就吃了一層底的米飯……你說要是多吃一點菜也就算了。

但美紀咖喱連一下都沒有碰啊。

如果木村悠沒有猜錯的話,美紀因為內疚的關係,連中飯都沒有吃。中飯都沒有吃的情況下,晚飯只吃這麼一點,木村悠是不信的。

「嗯。」

面對木村悠的話,美紀如同平常一般面無表情的點頭。

只是下一秒。

「咕……」

美紀的肚子便是傳來了可愛的悲鳴聲。

換做是其他的女孩,大概會因為這般的悲鳴聲,害羞的面紅耳赤。

但美紀卻相當淡然的進行重複。

「吃飽了。」

「咕…」

美紀話音剛落,美紀的肚子就又叫了一聲。

「我說美紀…」看著美紀的模樣,木村悠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有些無奈。

什麼是口嫌體正直,在美紀的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

不僅是口嫌體正直,美紀還和很多動漫里的傲嬌不同,傲嬌被戳穿了之後,會面紅耳赤的破防,喊著「巴嘎,hentai,無路賽。」

而美紀呢?根本不可能面紅耳赤。美紀只會面無表情的重複。

美紀的想法,木村悠大概是知道一些的。

和他穿越前在孤兒院的想法一樣。就怕吃太多給院長造成負擔,能吃少一點,就吃少一點。餓了大不了吃草。

木村悠經歷過類似的遭遇,所以理解美紀的這種想法,也正是因為木村悠經歷過,所以明白相當的煎熬。如果能夠不讓美紀經歷這些的話,木村悠是不想讓美紀經歷這些的。

「美紀,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談談。」木村悠放下了碗筷,然後開口說道。

木村悠知道性格和行為習慣,是不可能一天就改變的,但他還是打算和美紀談談。

當然了,這一份談談。並不是又像之前一樣不斷的重複說:「你不是麻煩,你是我的妹妹。」這樣子的話。這一句話太乾燥了。能在特定的環境和情緒中啟到作用。現在說的話,有點太平了。而且作用有限。

就像木村悠穿越前的院長,在他自閉了之後,也經常會說:「你們都像我的親孫子一樣」這種話。但木村悠該自閉還是自閉。

「好。」

「美紀,你今天做家務和做飯一共花了多少時間?」木村悠開口問道。

「大概三個小時。」

悠的問題讓美紀有點意外,但美紀頓了頓,然後回答道。

零零散散加起來,應該差不多這個時間。

「好的,請稍等我一下。」

木村悠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房間中。

大概花了半分鐘不到的時間,木村悠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比起進去之前,木村悠唯一增加的,便是手上拿著三張一千日元。

「給你。」

木村悠把三張一千日元遞給了美紀。

「?」

面對遞來的三千日元,美紀有些疑惑。

「你的工錢。」

「不行。」

美紀如同撥浪鼓般用力的搖了搖頭。拒絕的聲音相當堅定。

住在這裡已經很麻煩悠了,怎麼還能收悠的錢。

「好了,別那麼著急嘛。我的意思是,我打算雇傭美紀你。」木村悠開口說道。

「雇傭?」美紀有些疑惑。

「對。以後你做家務和做飯等,每做一個小時,就可以從我這領走1000日元。也就是說美紀你以後的時薪為1000日元。」

「不行…」

聽到了木村悠的話,美紀立刻想要拒絕。但還沒有開口,就被木村悠給打斷了。

「美紀你以後也是有收入的人了。也是時候為這個家做出貢獻了,以後這個家的房租,水電,伙食費你都要付一半。」

這便是木村悠打算做出的改變。

雖然這麼說太過於現實,但有錢就有底氣這句話不是白說的。必須要給美紀塞點錢才行。

同樣的。美紀還有了身份上的改變。從一個白吃白喝白住的人,變成了有經濟收入來源的室友兼妹妹。

這個想法來自於《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這一部日劇。只不過人家是契約結婚,木村悠和美紀這邊變成了契約兄妹罷了。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木村悠看著美紀,然後問道。

他是經過計算的。美紀一天做家務和做飯至少也要3個小時,一個月至少也有9W日元的收入,木村悠估摸最後一個月大概會在10W日元左右。扣出5W日元的房租。還剩5W日元可以支配。

5W日元,在自己做飯做菜的情況下,完全足夠了。估計還能剩下不少,剩下的美紀還能買買零食,存存自己的小金庫啥的。

最重要的是,因為是花自己錢買的食材,美紀也不存在像現在這樣子明明很餓,卻擔心成為麻煩而不敢吃的情況。

面對這樣子的未來改善,木村悠就覺得很OK。

現在只要美紀覺得可以,那就可以開始實施了。

木村悠的目光看向了美紀。

「美紀你覺得怎麼樣?」

在木村悠的目光注視下,美紀抿了抿嘴唇,然後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美紀明白了。」 「好!好!好!」

皇上看到齊驍占贏得如此漂亮,自然是心中大悅地鼓掌叫好起來。

四下的看客們自然也都跟着鼓掌,更有甚者,還被點燃了熱血地為齊驍占喝彩起來:

「齊將軍可真是太厲害了!」

「這位齊將軍果然是無可限量啊,此戰一氣呵成,沒有半點拖沓和多餘的動作,如此年輕卻有如此本事,實在是天生的將才啊!

皇上能得如此將才,大夏必當武運昌隆啊!」

就連大漠王都對齊驍佔兩眼放光地,很是讚賞。

「哈哈哈哈……驍占從小就是朕最器重的孩子,他雖不是朕的親生骨肉,卻勝似朕的親生骨肉,是朕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啊!」

齊驍占讓皇上在大漠王面前狠狠地長了臉,此刻皇上便是高興地,給出了齊驍占這樣大的一句恩寵!

「確實,若能得子如此,國戰何愁!」

大漠王聽了皇上這話,大概就知曉了,他若想把女兒嫁給齊驍占,要麼就只能是做小,要麼就只能是作罷了。

說話間,參賽的八方將領都帶着親兵走到了皇上等人的面前。

「臣與眾將士不負皇上聖眷,摘得大旗,願以此旗發誓,永遠效忠皇上,效忠大夏,誓死保衛大夏每一寸國土,誓死守護大夏每一個子民!」

齊驍占上前一步,單膝跪地,低頭抱拳道。

「誓死保衛國土——

誓死守護子民——

誓死保衛國土——

誓死守護子民——

誓死保衛國土——

誓死守護子民——」

他身後的士兵們又是揮舞著勝利的大旗,振奮地呼應了齊驍佔三聲。

「好——

賞!今日護國將軍麾下人人有賞!」

「謝皇上!」

皇上一個高興,就大大地獎賞了一番,齊驍占謝罷,身後的士兵們又是歡呼雀躍地跟着呼道:

「謝皇上賞賜!」

「太好了!太好了!

我們下個月不僅不用留守軍營喝西北風,還能分到賞賜!

下個月把賞賜帶回家,我婆娘肯定也要高興死了!」

「不知道能分到多少賞賜,要過年了,正好可以帶着我閨女去做身新衣服!」

「誒,小周,你得了賞賜要幹嘛去?你無妻無兒的,就一個老娘,不如把錢拿出來,帶着兄弟們去喝個花酒啊?!」

「去去去!

我的錢自然是要存起來日後娶妻用的!」

一眾士兵聽到有賞賜,都高興地小聲討論起來。

齊驍占謝罷起身,正看向林小芭的時候,林小芭才躲開他的視線,另一邊突然跑來了一個士兵,急急忙忙地報告道:

「將軍,營地附近突然出現了一隻棕熊的蹤跡。」

「棕熊?!」

賈平升聽罷,隨即就轉身拱手向皇上道:

「稟皇上,棕熊出沒,營地恐不安全,還請皇上和大漠王先行移駕回宮。」

「一隻棕熊有什麼可怕!

這裏有這麼多將士,還怕一隻棕熊?」

大漠公主聞言就略帶鄙夷地插了這麼一句。

皇上聞言,自然就覺得不能在大漠王面前表現出怕了一隻棕熊的樣子,便是道:

「不錯,一隻棕熊而已,朕的大夏軍威猛如虎,何須怕了一隻棕熊。」

此時,靖王便是走了出來,瞟了齊驍佔一眼地提議道:

「皇叔,不如就讓這幾位將軍再比一比,看誰能先把這棕熊獵來,給今日這擬戰對練再增添一份彩頭!」

靖王突然開口,皇上自然知道他定是有什麼打算,故皇上又是將計就計地應下道:

「靖兒這提議好,不過不必局限於八位將軍,在場的,想要一試者皆可到營中領取兵器參加,只要為朕獵得棕熊者,無論是誰,皆賞黃金百兩,階升半級!」

「階升半級?!」

黃金百兩已經是很讓人心動了,還是陞官半級,這對一眾將士來說,不用打仗立軍功就能陞官,絕對是不小的誘惑啊!

「靖兒,你的武藝也不錯,可一定要參加啊,若你獵得棕熊,朕可立刻就為你和你那位紅顏知己頒旨賜婚!」

Prev Post
顧蔓瑤點點頭。
Next Post
可是,航行了這麼久,地圖上本應該出現的那些島嶼,卻一個都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