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

名氣?

那是一個人兩個人能夠承擔得起,承載得起的東西嗎?

我的師父欸!

不過吧,陸成也沒有氣餒,畢竟這不是一朝一夕,一人兩人的事情。反正自己就按部就班地走,努力提升自己就好了。

但是,有了這一份鞭笞,正想着要不要休息兩天避避風頭的陸成,也不敢給自己放假了。

當時就打了曹孟達教授的電話,問自己什麼時候方便回科室里學習。

曹孟達聽到陸成的電話后,當即說:「我的天啦,小陸你終於是打電話過來了,我都快瘋掉了。最近兩天因為你的事情,醫院和科室都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你是我帶來的,所以所有人都在找我要人,我哪裏去找你啊,而且我還不敢打你電話。現在我們醫院的宣傳科都快瘋了!」

「你要是能夠回來,就馬上打車回來吧,外面關於你的負面新聞是沒有了,但是全世界都在搜索著關於你的正面新聞,就現在宣傳科外面都至少有十幾家媒體守着!」

「見不到你的人,就絕對不罷休!~」

「哦,對了,順便問一句。我們醫院的人事科,再一次地給你炮來了橄欖枝,一切待遇,都從最優,直接就是教授的工資待遇,你來不來?」

顯然啊,第九醫院血管外科的尹玉教授第一時間就把魔都衛生健康委員會要想辦法把陸成留在魔都的消息,傳達回了醫院,然後曹孟達就成了直接的聯繫人,都不顧避嫌了。

陸成聽到曹孟達這麼講,十分為難地找了個理由:「曹老師,我現在還只是個學生呢?說工作的事情,還是稍微有點早了吧?」

可誰知,曹孟達直接道:「你這借口和別人講一講還可以,我這裏,你是說不通的。其實早就有人調查過你了,你連湘大的門口都沒進去,現在教務系統里都輸入不了你的名字。」

「我們魔都交大,包括華國科學院的附屬醫院,都有太多太多的特殊通道可以走了。你還沒入學之前,你哪裏不能去?」

「你就說想不想,你要是點頭了。我馬上給何院士打電話,把你通過特殊通道招收到魔都交大來,然後開學之後,就安排你博士答辯,然後學歷和學位一併都拿了。」

「湘雅系統沒有骨科的院士在,你做這個選擇他們不敢來放半點屁話,都還得老老實實地給何院士道喜,並且也不會怪罪於你,你來不?」

陸成當時就傻了。

tm的還能這麼操作?

好像,其實說起來,自己真沒有在湘大入學,自己現在雖然是閔宏教授與林輝的學生,也不過只是名義上和心裏認同的導師與學生關係。

自己雖然也是報考了湘大附屬的湘雅二醫院,但是啊,自己還沒到報名的時候,那入學手續就還辦不了!只能等到九月一號才能夠辦理!

「曹,曹老師。這還是別吧,我覺得湘雅二醫院挺好的。」陸成弱弱地回答。

「那你就直接說不想來嘛,還講一大堆解釋的廢話。行了,我也只是盡到了傳達的義務,你來不來,全聽你自己的,也沒人會,也沒人敢強迫你。」

「不過啊,你曹曉和師兄那邊,都有人想要你過去,嘿嘿。」

「和協啊,華國科學院大學附屬的醫院哦,全國排名第一的醫院欸,夠不夠誘惑力啊?」說到最後,曹孟達竟然狡黠地突然給陸成拋來一個難選的選項!

7017k第二天,飛機場。

螺旋槳轉動起來,地上的塵土被掀起,楚橋的頭髮被吹得在風中肆意的飛舞。

風哥和熊貓盼盼一臉不情願的看著楚橋,眼神里滿滿的擔心。

楚橋在沖著她兩點點頭,登上了直升機。

這次準備工作進行的非常倉促,直到出行前,陳奧都不贊成如此冒險的上山方式。

《荒野女主播》第九十七章任務開始 他竟然有些愛上這種感覺,彷彿這唇瓣曾幾何時,自己也深深品嘗過,細細探究過美好和甘甜。

前面的路遙看傻了眼。

少兒不宜啊。

他悄無聲息的下了車。

一時間,車內只剩下他們兩個。

唐柒柒大腦一片空白,完全死機,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俊容,無可挑剔的完美。

這男人好看的不像話。

只是,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們在幹什麼?

她猛然想到那一晚被掠奪侵佔,那一夜的吻也如痴如狂,一發不可收拾。

她們已經離婚了。

他也有了心愛的人。

她不能一錯再錯下去。

她反應過來,不斷推拒。

可反抗的越厲害,越是讓他心生不滿,想要佔據的多一點再多一點。

她的身體,對自己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無法抗拒。

眼看場面漸漸失控,她狠狠心,一咬牙……

剎那間,口腔里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越來越濃郁。

舌尖刺痛,疼痛瞬間讓他清醒。

他這是在幹什麼?

就在他愣神的片刻,她抓住機會,用盡全力把他推開,然後逃竄一般的下車離去。

他片刻的晃神,回過神來抬手擦拭嘴角的血跡。

鮮血,嫣紅。

他竟然發了瘋一般的強吻她。

身體不受控制,大腦無法思考。

只想……將她佔為己有。

他是瘋了嗎?

他已經有時清靈了,他不會辜負她,這是責任也是一種使命。

路遙再次上車,封晏整理好衣服,正襟危坐。

「先生……」

他小心翼翼的出聲。

「告訴陸昭,衣服不要做了,錢直接給他。」

「好。」

「算了,繼續做,只是別讓她來了……」

為什麼不讓陸昭接單?

難道真的介懷唐柒柒喜歡他,開什麼玩笑。

既然離婚,就掰扯地清清楚楚,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是……」

路遙悶悶的回應一聲:「那現在去哪兒?」

「回集團,這幾日忙,先不回別墅,讓別墅的人好好照顧時清靈。」

「明白。」

唐柒柒逃跑般的回到了工作室,大汗淋漓。

楊雪先她回來,接到了路遙的電話,說單子繼續,但換個人送到集團。

這個任務,自然落在了她的頭上,她是不二人選。

而陸昭也通知下去,所有人都知道了。

同事們紛紛圍着楊雪,不斷誇讚:「學姐真厲害,聽說是封總點名要你去送衣服哎,你說他是不是看上你了?你是不是要嫁入豪門當少奶奶了?」

楊雪聽言,心臟砰砰跳動着。

豪門少奶奶,這幾個字是在充滿了誘惑性,讓人抗拒不了。

她的確心動,但她已經有喜歡的人。

「學姐,你快說說,封總到底帥不帥?」

「當然帥。」

「羨慕學姐,學姐是我們這兒最優秀的,負責最大的單也實至名歸。」

眾人簇擁著,楊雪有些飄飄然。

她看到唐柒柒回來,耷拉着腦袋,立刻起身走了過去。

「老師那邊,還是我來負責,你就安安心心的從最底層做起。這個單子的確是你拿下的,但你的後續服務人家明顯不滿意。我勸你,量力而行,不要太急功求進,免得被絆倒。」

「知道了。」

她淡淡的回應,有些心不在焉,滿腦子都是那個吻。

她現在快要瘋了。

「柒柒,你嘴巴怎麼腫了?」

有人眼尖的說道。

她聽言,趕緊照了照鏡子,的確腫了,可見之前的激烈。

「打kiss,親腫的?」

。 第2772章纏鬥

隨著爆炸威力將土牆粉碎之後,便開始迅速的摧殘起林天成布置的靈氣鎧甲來,不過數息的時間,靈氣鎧甲便宣告破滅。

林天成心中不由驚駭失色,這靈氣鎧甲可是自己利用四神之力布置的,竟然也沒撐住!

看來,如今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道元碑了!

於是,林天成體內的力量盡數的湧入道元碑內,如今也只能希望道元碑能夠擋住這最後的衝擊波,否則自己的下場肯定異常凄涼!「轟!」

爆炸的熱浪席捲林天成,讓身處威壓中心的他感覺身體都要崩潰了,下一秒喉嚨忍不住一甜,噴出一蓬血霧,林天成感覺自己此刻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小船,頃刻間就有覆滅的危險!

求生的意願讓他不計後果的瘋狂輸出靈力進入道元碑,用以維持對抗威壓,頓時,身上閃現起七彩的光芒,艱難的維持著不被破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天成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或許只是數息,又或者更久!

終於,這股恐怖的衝擊波已經消失不見,林天成移開擋住頭部的雙手緩的看去,只見自己身上早已被鮮血浸泡成了一個血人,隨著自己微弱的動作而不停地往外冒血。

林天成感受著自己體內恐怖的能量消耗,嘴角不禁露出一絲苦笑,終究算是勉強擋住這股恐怖的衝擊力量,但是自己的能量消耗之巨大,以及體內五臟六腑受傷的程度也是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不過,對此林天成沒有絲毫在意,能量消耗他體內還有一股龐大的生命之力還沒吸收,等轉化完成自身境界都能突破晉陞,沒必要在乎,傷勢的話就更加簡單了,林天成耗費了8個電將身上的傷勢恢復如初,然後雙眼眯起小心的打探著四周。

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在爆炸之初那翠綠色的藤蔓就消失了,現在指不定在哪準備偷襲自己,容不得他有半分大意。

林天成看這四處被摧毀的巨木,以及連草皮都消失不見的土地,嘴角翹起一絲笑意。

如今沒有任何事物能給對方當掩體,只要它還敢出現,自己一定能第一時間發現它那色彩分明的軀體,偷襲是不可能了,只是需要防備的是對方那變態的防禦。

竟然連四神之力具現的長刀都斬不斷對方,可見其恐怖之處!

林天成將自身的神識之力延伸出去,想要查探一下那個翠綠色藤蔓的去向,以及查探一下剛剛放出白色果實的是什麼東西!

「有了!」很快,林天成的神識就發現了對方的蹤跡,身形一閃如閃電般朝前奔襲而去。

順著一股無比微弱的氣息,林天成很快發現了一片數丈大小的光桿植物群,顯然剛剛的白色果實就是它們釋放的,不過顯然這些東西離開了白色果實就沒什麼威脅性了,隨便來個一星道祖都能把他們剷平了!

似乎察覺到了林天成來者不善,光桿植物紛紛將根部從泥土中拔出化作長腿打算逃跑,只是他們的動作哪有林天成的刀罡來得迅速!

下一秒,只見如同網狀的刀幕瞬間將它們籠罩了進去,瞬間將這一片的生靈斬滅一空!

林天成看著現場的慘狀,目光中儘是冷漠,就是這種植物,差點沒把自己炸死,如今被自己反殺也算是因果循環!

當下,林天成也沒太過在意,而是繼續尋找起來那翠綠色藤蔓的蹤跡,在林天成看來,這類似於死士一般的植物威脅性遠遠不足那藤蔓的萬一。

如今那藤蔓沒有顯露出來蹤跡,倒是叫林天成有些進退兩難,就此離去也未必能採得靈果,真要是放任那藤蔓出手,相信其他人也奈何不得它,到時候平白增加天門的死傷。

「敵暗我明,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林天成輕聲嘆息,就在此時,忽然一道身影飈射向林天成,翠綠色的光芒熒光閃爍,給人一股無比堅韌的感覺。

見狀,林天成也不禁暗自咂舌,折藤蔓也遭受了爆炸餘波的侵襲,但是看樣子似乎並沒有受到很嚴重的傷害,不得不說的確夠堅韌!

不過,翠綠藤蔓顯然不打算給林天成太多的思考時間,閃電般封鎖了林天成的去路,旋即帶著雷霆之勢朝林天成抽打過來。

見狀,林天成不由眉頭一皺閃身避讓開來,頓時下一秒他原本所站之處就被翠綠藤蔓抽的四分五裂開來。

Prev Post
女人見花琉璃跟羅子雨一臉熱絡,絲毫不將她放眼裏。
Next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