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輕音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翼翼,在小孩兒頭上揉了一把:「沒事。」

跟着小孩兒進去后,柏輕音才知道,真實情況有多糟糕。

窄小破舊的城隍廟裏住了幾十人,幾乎沒什麼落腳的地方,又臟又臭,見到柏輕音和魏治洵,這些人眼裏都冒着金光,可同時又有畏懼。

柏輕音緊抿著嘴唇,回去的路上,她忍不住詢問:「附近這樣的地方多嗎?」

小孩兒緊抱着妹妹,聽到柏輕音的話,很是緊張:「貴人說的是貧民窟嗎?」

柏輕音點點頭。

「從前不多,但是這兩年,很多,新帝登基后,三番兩次加重賦稅,很多人都交不起稅,房子被強行徵收回去。」

。 「小白,你皮癢了是吧?」

看到眾人因為岩白的話,都是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上官如雪心中沒來由的一慌,急忙對岩白揮了揮拳頭,開口威脅對方,而後一臉羞澀的看向林衛,發現林衛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心中不由得一陣失望。

「不說了,我不說了還不行嘛!」看到上官如雪的樣子,岩白急忙陪笑著擺擺手說道。

「咦!小師弟,師兄我都說半天了,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岩白見自己說半天,女主倒是反應激烈,而林衛這個男主,卻是一聲不吭,表情也是一副淡然的樣子,不由得一臉驚奇的開口問道。

「什麼反應?」林衛疑惑的看著岩白,不知道對方想讓他有什麼樣的反應。

「當然是你跟如雪的事情啊!你們兩個,現在可是未婚夫妻了,打算什麼時候成親?先說好,你這杯喜酒,我是一定要喝的。」岩白嬉笑著說道。

聽到岩白的話,上官如雪面色通紅,看了一眼林衛之後,便身形一動,從現在岩白的身邊,一拳揮了出去,一臉羞憤的說道:「小白你這個混蛋,讓你別說,你還偏要說,看我不打死你。」

「我想你們都搞錯了吧?之前師娘是為了幫我,隨口一說而已,你們可不能當真了,這話要是傳出去,我是沒什麼,但她是女孩子,對她的影響不好。」林衛見岩白越說越離譜,急忙開口澄清,他之前一直都沒有把這事當真,因為他覺得,堂堂聖階強者,怎麼可能因為他救了上官如雪一命,就要把自己孫女的終身幸福,託付給只見了一面的人。

「這……!」聽到林衛的話,岩白停下閃躲的身形,一陣語塞,頓時感覺,自己先前有些不妥,萬一真如林衛所說,龍曦晨只是說說,那他在這裡瞎起鬨,豈不是找抽嘛!

雖然岩白停了下來,但聽到林衛的話之後,上官如雪卻沒了那個心思,咬了咬嘴唇,一臉沉默的回到上官如冰身邊。

上官如冰看到姐姐的樣子,心中一痛,但她的心中,卻沒來由的鬆了一口氣,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林衛,而後低聲寬慰起上官如雪。

眾人見氣氛有些尷尬,便也不再開口,一瞬間,顯得有些沉悶,這種情況,再持續半個多小時之後,有了一些好轉,因為輪到孟虎盧上場了。

孟虎盧的對手,是一位金系五星靈將,實力十分強勁,不過他碰到的是戰將巔峰的孟虎盧,雖然御靈師比起普通人來講,要強大一些,但對於修為比他高,有著高級心法武技的孟虎盧,也只能飲恨當場。

繼孟虎盧之後,便是龐龍,他的對手,是一位六星戰將,比他還要高出一個小境界,是一位資深長老的弟子,龐龍在付出一些代價之後,越階挑戰成功,進入下一輪的比賽,而輪到丁有年時,這貨人品爆發,抽到了一個戰宗巔峰的對手,對方雖然沒有認輸,但也只堅持了一會,便被丁有年干趴了。

林衛是他們之中,最後一個上台的,運氣比丁有年還要好,抽到一個七星戰宗,雖然不知道,以對方的實力,是怎麼堅持到現在的,但最後卻被林衛終結了,對方自知跟林衛的差距,連擂台都沒有上,便直接認輸了,如果輕鬆拿下一輪,頓時引來了無數人的羨慕,就連岩白,也是一副酸溜溜的表情。

第二輪晉級賽,還沒到中午,便已經結束了,而接下來,林岳便宣布繼續下一輪,而此時剩下的參賽者,只剩下一百五十六人,這一百多人之中,絕大多數都是戰將的修為,少數戰宗也都是八星,或者是九星戰宗。

「一百零一,林衛。」

「對戰五十六,姜鵬。」

林岳看了一眼手中的木牌,大聲宣布出來,而後繼續下一組的抽籤。

「姜鵬?怎麼是他?」岩白臉色凝重的說道。

「怎麼?他很強嗎?」林衛站起身,本打算動身,卻突然聽到岩白的話,不由得停了下來,轉身看著岩白,一臉疑惑的問道。

「是的!他很強,跟我一樣,也是戰將巔峰的修為,不過實力應該比我高出一點,他的天賦屬性是雷系,全力爆發之下,能與戰王一較高下,短時間內,不會落敗。」聽到林衛的詢問,不等岩白開口,平時話最少的孟虎盧,點點頭,面色嚴肅的說道。

「戰將巔峰,能與戰王一戰?這好像也沒什麼吧?別說他只能與戰王一較高下,就算他是戰王,我要贏他,也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聽到孟虎盧的敘述,林衛咧嘴一笑,一臉自信的說道,說完,林衛便直接轉身離開,往擂台上走去。

聽到林衛如此自信滿滿的話,眾人頓時一愣,而後便看到岩白臉上露出輕鬆的笑容,笑著說道:「瑪德!我差點忘了!林衛這小子,可是一個怪物,隨便召喚出一隻召喚獸,就能輕鬆應付了,要是他把召喚獸全部都召喚出來,什麼姜鵬,還不得嚇得屁滾尿流。」

聽到岩白的話,眾人相視一笑,氣氛頓時變得輕鬆了許多,丁有年點點頭,笑著說道:「還真是,姜鵬碰到小師弟,也算他倒霉,能與戰王一戰,但他畢竟不是戰王,怎麼可能是小師弟的對手,以小師弟的實力,就算是戰皇級別,也有一戰之力,我剛剛真是瞎操心了半天。」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以林衛的實力,並不只是能與戰皇一戰,林衛單單隻是依靠骷髏復生術,便能戰勝初級戰皇,這一點,在御靈塔中,便已經被證實了,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而已,對於自己的實力,林衛自然不可能隨便告訴別人,其實除了骷髏復生術,他還有一些底牌,從未暴露過。

看台之上,雷暴摸著下巴的鬍鬚,得意洋洋的看著上官浩陽,調侃道:「浩陽兄,看來你這徒弟,要輸了啊!阿鵬的實力,我還是了解的,雖然只是戰將巔峰,但一般的一星戰王,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林衛還年輕,以他的年紀跟天賦,以後肯定會超越阿鵬。」

然而,上官浩陽聽到雷暴的話之後,沒必要生氣,與龍曦晨對視一眼之後,兩人臉上同時露出笑容,而後上官浩陽開口說道:「姜鵬的實力是不錯,但結果如何,我們還得往下看才知道,不過我敢保證,等下絕對會讓你驚喜的。」

「呵呵!」聽到上官浩陽的話,雷暴雖然感覺對方的笑容,有些古怪,但他卻並沒有多想,只當是對方心中不甘,死鴨子嘴硬而已,他從未想過,在絕對的優勢下,林衛還能翻盤。

至於這姜鵬,是雷暴的弟子,其實是雷暴從上官浩陽手中搶來的,因為這雷暴,當初是上官浩陽先發現,並且帶回學院的,結果被雷暴看到之後,半路截胡,對於這一點,上官浩陽當初可是跟雷暴鬧了好久,但姜鵬既以拜雷暴為師,木已成舟,上官浩陽也不好再說什麼,雷暴付出一些代價之後,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開始!」

裁判宣布開始之後,姜鵬身上頓時冒出絲絲火花,身形瞬間從林衛眼前消失不見,化作一連串的殘影,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已經從現在林衛面前,一掌拍向林衛的胸口,而他身後的殘影,還未消散。

「轟~!」

姜鵬的速度,實在太快,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所有所有的屬性之中,短時間的爆發,以雷系的速度最快,風系次之,不過輪持續性,卻是連風系便邊都沾不到,但短時間內的爆發,對於戰鬥來說,卻是非常有利的。

面對姜鵬這一擊,林衛雖然嚇了一跳,但動作卻沒有絲毫影響,身體往後一仰,一式鐵板橋,便堪堪躲過姜鵬的這一掌。

然而姜鵬的攻擊,並沒有結束,他見林衛躲過去之後,手掌並沒有收回,而是一翻手,直接向下拍去,這次的目標,則是換成了林衛的肚子。

「哼!」

林衛見此,從鼻孔中發出一聲冷哼,而後便看到,林衛身體一斜,右手拍在地面,左腿掃向姜鵬的腰部。

見到林衛兩敗俱傷的行為,姜鵬臉色一變,身形急忙向旁邊一閃,躲過了林衛的攻擊。

然而林衛剛剛站穩,他卻發現,姜鵬再次攻了過來,這次因為兩人相距不遠,所以,所用時間更短,眨眼之間,對方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身前,依舊是一掌帶著紫色雷芒拍向他的胸口。

「嘭!」

眼見來不及閃躲,林衛只好雙手交叉擋在胸口,接著他便感覺雙臂一陣巨疼,緊接著便是一陣十分微弱的酥麻,而後整個人便瞬間倒飛出去。

「轟~!」

姜鵬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攻擊,帶著麻痹效果,出發實力高出他太多,或者對雷電有一定的免疫,要不然,林衛此刻,肯定會陷入麻痹狀態。。 「由…由香,我感覺世界好像都在旋轉。」

「我也有這種奇怪感覺,腳底下軟軟的…感覺都快飄起來了。」

旅館的八人套間里。

源理繪站在榻榻米上搖搖晃晃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摔倒在地上。

腳邊則是趴在地上的松繁緒美,微微泛紅的臉頰搭配原本軟糯的口音,不管怎麼看都呈現出一抹極度弱氣的可愛感。

「我們兩、兩個喝了多少?」

「不知道啊,好像才剛開始喝吧?」

源理繪一邊說著猛然抬手把易拉罐朝著嘴裡倒去。

發現似乎半滴液體都倒不出來,精緻漲紅的可愛臉頰不免露出疑惑神情。

她閉上一隻眼朝著易拉罐裡面好奇看了看。

小手用力晃動兩下,表情一時之間變的無比委屈。

「唔…黑黑的什麼都看不見。」

「好像已經喝完了。」

「啊~那是由香你這個笨蛋把眼睛給閉上了啊,你用另外一隻眼睛看看。」

松繁緒美揮動著手臂忍不住嘲笑起來。

「是嗎?」

「有道理誒…」

於是源理繪睜開右眼把左眼閉上。

同時將易拉罐挪向另外一邊,再度用力的晃了晃。

「唔…你騙人。」

發現眼前依舊是一片黑色。

源理繪精緻可愛的小臉,忽然就變的更加委屈。

她隨手一揮就把易拉罐丟到角落裡。

接著一屁股坐了下來,低聳著腦袋整個人彷彿都快要失去了力氣。

「沒…根本就沒有,笨蛋本子你看錯了。」

「我們要不要再開一罐?」

「我有點喝不下了…」

腳邊響起松繁緒美有氣無力的回答。

說完這話同時,眼皮都不由自主的閉了上來。

彷彿隨時都有可能隨時睡過去。

「本子你酒量也太差了吧。」

「嗝~」

源理繪爬向不遠處的箱子嘴裡還在嘟囔著。

箱子里易拉罐還剩一半左右,眼前重影不斷重疊著。

讓人看起來卻彷彿還是滿滿當當的狀態。

「嘿嘿~我就說我們根本就沒有喝多少嘛。」

「本子再來,我們再喝一點。」

「喂…這就不行了嗎?」

可惜松繁緒美似乎已經徹底睡過去了。

扭頭看了眼身後的好友,源理繪暈乎乎朝著她走了過去。

然而才剛走沒兩步就感覺身體逐漸失去力氣。

接著終於有些支撐不住的倒在地上,目光透過落地窗看向陽台外面。

表情懵懵懂懂的顯然已經徹底陷入醉酒狀態。

好暈啊…

要是這個時候能躺在那傢伙懷裡就好了。

說起來笨蛋神宮現在正在做什麼?

在隔壁睡覺嗎?

不會還在溫泉裡面沒出來吧。

源理繪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看向陽台外面。

就在這時…

「啊~溫泉泡的好舒服啊!」

「不知道緒美有沒有回來,話說煙火大會是不是很快就開始了?」

「好像還有一會,我們要不要準備點零食…」

「咦,這是什麼氣味?」

門后響起美術部女孩子們的疑惑聲響。

經過這麼會功夫,長時間泡溫泉的各位終於是紛紛趕回房間。

推開套間門的瞬間,迎面而來的氣味當場嚇了瀬谷茜一跳。

她滿臉詫異的打量著房間場景。

當發現躺在榻榻米上的三道身影,外加擺成一排的易拉罐后。

整個人當場就呆住了。

「這個是…發生了什麼?」

小小的腦袋充斥著大大的疑惑。

別說瀬谷茜,就連向來淡定的宇都宮梨花跟池田未梨都當場呆在身後。

面對眼前這等堪稱迷惑的奇怪場景。

足足愣了半天,這才勉強過來究竟是什麼情況。

「我聞到了很濃郁的酒精氣息。」

「換句話說,她們剛才應該是在房間里喝酒了。」

「問題大家似乎是未成年吧!根本就沒有到飲酒年紀,這些酒到底是哪來的啊!」

雖然在別人眼裡我向來都是個活力滿滿的元氣少女。

但是這種堪稱詭異的場景,哪怕我元氣再足也根本就無法承受啊。

Prev Post
美國喜劇電影排行榜前十名 好看的美國喜劇片 美國的搞笑電影推薦
Next Post
秋冬明星穿衣搭配圖片 教你小西裝外套如何搭最大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