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擺手說道,「可怪就怪在那批貨上面,昨天我想潛入羅大勇的庫房,誰知道在潛入庫房的時候,我發現了一隻女鬼……」

從我口中得知完整經過,孫倩把嘴巴張大,怔怔地看了我半天,「你的意思,羅大勇其實也參與進了古董走私案,而且在其中扮演十分重要的一環,現在事情敗露了,有人想從他手上拿回某種東西,所以才痛下殺手?」

我點頭,說大致情形應該是這樣的。

孫倩用手托著下巴,沉默了好久,忽然很苦澀地笑道,「可惜我們沒有早點掌握這條線索,如果能在羅大勇活著的時候抓住他,或許」

我冷笑道,「誰說人死了就沒辦法開口?」

「你有辦法?」孫倩驚呼道。

我點頭,說有,但是招魂儀式特別複雜,我功力還不到家,必須借用羅大勇的屍體才能給他招魂,而且只有一半的成功幾率。

孫倩有點為難,低頭說道,「可是…..屍體已經落到那幫法醫手裡,就算你要帶走屍體,也必須走完很多流程。」

我擺手說,「最大的問題並不在這裡,羅大勇身上還有很多秘密,對方顯然並不希望讓他的屍體落到警方手中,剛才的監控畫面恰好說明了這一點,他昨晩已經表現出起屍徵兆,今晩很有可能會找機會逃走。」

「你在說什麼,一具屍體怎麼可能越獄…..」孫倩震驚得直抽冷氣,立刻站了起來。

我冷冷地說道,「你不信?」 「哈哈,我們發了,那還等什麼?趕緊開採啊!」白羽然興奮道。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枕著極品靈石睡覺了。

奚淺好笑的看著她,然後讓幻兒在白羽然的陣法和禁制上加固了一層,才抬手放出上千隻赤血蜂。

四階到七階都有!

密密麻麻的赤血蜂一出來,饒是有心裡準備的白羽然也駭了一跳。

「卧……槽,你牛!」這升級也太快了吧!

「這半年我們就在這裡修練等著。」白羽然回過神,在她挖出的靈礦洞里坐下來。

奚淺也在她不遠處坐了下來。

兩人這一坐,就是七個多月,原本預計的半年,整整託了一個多月。

還是奚淺又增加了赤血蜂的緣故。

奚淺感受了一翻體內磅礴的靈力,嘴裡微揚,這次回靈虛宗,她可以準備化神了!

而白羽然,也成功的晉陞到了元嬰後期。

「靈髓靈晶和靈精都在這裡,所有靈石也整理好了,你看看。」奚淺把赤血蜂收起來,然後放出了一堆儲物戒指。

是的,就是一堆!

白羽然眼睛亮鋥鋥的看著地上的一堆儲物戒指,心裡十分激動。

「哈哈哈!發了,我們發了,看誰還敢嘲笑老娘窮酸!哈哈……」她笑得臉色潮紅。

半晌后,她停下來,「來來來,分贓。」

奚淺嘴角微抽,和她整理起靈石來。

半個時辰后,所有東西一分為二,放在她們面前。

白羽然把這些東西全部納入儲物法寶里,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有消失過。

奚淺沉默了一下,從她的這邊又撥了五個儲物戒指過去。

然後把剩下的收起來。

白羽然看著她:「你做什麼?」

「給你的。」奚淺淡淡的說道,隨後站起身來。

「趕緊的,磨磨蹭蹭的。」

白羽然白眼一翻,根本沒客氣,把五個儲物戒指收起來,屁顛屁顛的跟在奚淺身後。

哈哈!五個儲物戒指,一億極品靈石!

兩人很快回到了靈虛城,和無亓子他們會和后,立馬上了靈虛宗。

白羽然加入靈虛宗后,分到了陣法峰,離奚淺很近。

她很滿意!

而奚淺,已經在明心峰閉關了,她早就摸到了化神壁壘,走在極品靈礦洞里修練了半年多,已經差不多可以化神了。

化神的契機可遇不可求,所以她暫時放下了研究牌子的事情,直接閉關化神!

這事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雲天隱隱猜到了一些。

從她閉關開始,夜擎就再也沒有出過靈虛宗。

他得為徒弟護法!

明心峰內,奚淺盤腿坐在悟道蒲團上,周圍是四個九品的聚靈陣,全部都是雷屬性的靈晶。

這次挖掘礦脈,白羽然把所有的雷屬性靈晶都給了她。

體內,雷靈珠吸收提純靈力的速度快了幾倍不止。

奚淺就這樣不知疲倦的開始吸收靈力,煉化,再吸收……

她一坐,就是三年!

三年後,心有所感的夜擎突然出現在明心峰上空,聖欽慢了一步,但也趕了過來。

兩人看著明心峰上空暴動的靈力,心底微凜。

「淺淺要化神了!」

「這個動靜……她果然是想一起化神!」聖欽眼裡閃過佩服和凜然。

小師妹的勇氣,他自愧不如。

而下方的洞府內,奚淺身邊的聚靈陣已經差不多報廢。

她吸收靈力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感受到經脈里的脹痛,奚淺停了下來。

她「唰」的一下睜開眼睛,沒有絲毫停頓,從手鐲里把在碎仙河裡獲得的蛟龍精血拿出來。

一打開寒玉瓶,那滴精血突然衝出來,「唰!」的一下飛入奚淺的眉心!

瞬間化作無數道狂暴的氣流湧入奚淺的筋骨,開始在她體內橫衝直撞起來。

奚淺痛得眉頭皺了起來,她咬牙,保持靈台清明,雙手快速捏訣。

坐在悟道蒲團上巍然不動,體內的「遮天蔽日決」快速運轉起來。

幽熒從靈獸空間出來,也不敢打擾她,又把聚靈陣加固了些。

同時揮手,放出了幾件天材地寶。

「噗!」突然,奚淺臉色一白,張口吐血。

半步飛升境的妖獸精血還是太過霸道,她的內腑被震傷。

與此同時,經脈里的靈力也越積越多,脹痛襲來。

已經迫不及待,必須要化神了!

奚淺心底一凜,沒有壓制經脈里的靈力,她溫和的開始疏導,一邊準備化神。

一邊控制「遮天蔽日決」煉化妖獸精血,她的身體強度,相當於九階妖獸。

只要疏導得當,煉化半步飛升境的妖獸精血不在話下。

她腦海里想著,雙手捏訣的速度越來越快!

幾乎只看得見殘影!

「噗!」奚淺又吐了口血!

但她臉上卻閃過一絲喜色,快了,只差一點,就可以全部煉化了。

這一口是剛才的瘀血!

外面,聖欽看到靈力暴動的力度更加大,面色凝重起來。

「師父,怎麼辦?」他擔憂的說道。

夜擎已經感應到了一絲幽熒的氣息,他壓下心底的擔憂,「暫時別動!」

有幽熒在,淺淺不會有事!

他也不會准許淺淺有事!

「師父,宗主和幾位老祖開了。」聖欽察覺到明心峰外面來人,說道。

「他們可能察覺到了陣法祖峰的異象。」靈力暴動的動靜太大了。

「打發他們離開!」夜擎面色沒動,眼睛緊緊的盯著下方的明心峰。

「嗯!」聖欽眉頭微蹙,向後退去。

他一出來,雲天就著急的迎了上來:「怎麼回事?」

「小師妹在化神,有師父和我在,諸位不必擔心。」言下之意,這裡不需要太多的人。

雲天和眾位老祖先是一愣,隨後是震驚,他們面面相覷,片刻后,才鄭重的看著聖欽:「你們可一定要護好她的周全!」

不足百歲的化神期,哈哈!靈虛宗又一次要震驚大陸了。

「恭送各位師叔!」聖欽點頭行禮。

隨後,雲天等人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陣法祖峰。

當然,奚淺要化神的事,他們沒有透露出去。

又是三天過後。

明心峰的靈力暴動很大恐怖起來,而奚淺也到了最後一步。

她面色微白,忍住經脈的脹痛和筋骨碾碎般的痛苦,咬牙繼續引導妖獸精血淬體!

。 只聽那些人嘰哩哇啦地喊了幾聲,山村的下面又跑來了幾個人。

前後合起來十幾個,夏文楠不是對手,沒幾招就被抓了起來。

身體不好,他反抗時都是有氣無力的。

若是以前,他即便打不過這些人,至少還能跑得遠遠的。

「大哥哥,大哥哥……」

眼看夏文楠被那些刺納兵帶走,山娃在後面跌跌撞撞地追著喊。

到了自個兒家門口,張婆婆一把將他抱起來,還給那十幾個刺納兵賠禮道歉,生怕他們的刀劍無眼。

但等那些刺納兵一走,張婆婆就把山娃關到屋裡去,然後鎖上門去山林里通知宮玉。

山娃的病之所以能好,全託了宮玉的福,她承宮玉的情,眼下宮玉的男人被抓,她怎能袖手旁觀?

宮玉從來沒給她解釋過自己與夏文楠的關係,因而,她看宮玉和夏文楠二人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便自然而然的往那方面想了。

「宮玉,宮玉……」

張婆婆朝著宮玉指的方向,半刻鐘后就看到了宮玉。

宮玉沒有往山林里走,此刻正蹲著身子在枯樹上采一些黑漆漆的東西。

宮玉聽聲音抬頭看她,「怎麼了?張婆婆。」

張婆婆跑到她面前,上氣不接下氣的道:「……你,你快回去吧!你家男人被……被官兵給抓走了。」

我家男人?

有那麼一瞬間,宮玉還反應不過來。

陡然醒悟她說的是夏文楠,臉色一變,語聲也變得急促起來。

「張婆婆,你說什麼?文楠他被抓走了?」

「是啊!十幾個官兵來抓的,你男人的身體不好,抓了去,那不是死路一條嗎?」

宮玉顧不得手上的東西,心驚膽戰地站起身,急切道:「張婆婆,那你看到他們抓著文楠往哪個方向去了?」

「往縣城那邊去了。」

張婆婆是跟那些人前後腳出的村子,因而那些人走的方向倒是看了一個清清楚楚。

話說完,身邊人影一閃,再一看,那裡還有宮玉?

張婆婆驚愕得瞪眼,好快的速度。

Prev Post
在這裏,門羅並沒有提起戰爭堡壘以及瑪古拉三世的事,彷彿這些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Next Post
聽到腦海中一連串的系統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