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人順利地通過了第一道關卡,進入了茫茫地深山中。這時節,驪珠給出了指示:「後面的,可以再開一盞手電筒了。」

走在後面的蓋麥爾和蘇雲曦立即就如蒙特赦:「唔,好。好的。」剛一開口,她們就尖叫了起來。

「啊呀呀,地面上有蛇,有蛇呢!」

走在前面的許林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的是,驪珠姑娘聽了,不禁微微一笑:「不要急。你們先站住不要動。」

話說到這裏,驪珠回身查看了一番。之後,她彎下腰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捏住了蛇頭。

那是條竹葉青,照理沒有劇毒。可是對於來自城市,溫室中生養的蓋麥爾和蘇雲曦來講,卻是嚇飛了三魂七魄!

好容易恢復之後,她們才在一片戰戰兢兢中重新上路了。這次,她們走得更加地慢了。

「這樣吧。」許林重新對於行軍的隊伍做出了部署,「驪珠姑娘帶着蓋麥爾走在前,我跟蘇雲曦走在後面。」

一前一後,這樣的部署,總算是打消了兩個人心中的那點疑惑。又走了幾十分鐘,天色已經有些微微地發亮了。

那座山,總算是爬到了一半。再仔細向山上看去,還有至少三百米高。至於還有多遠,這真的是沒法估計的。

有山路也就很快,沒有路的話,只能在無知中摸索了。又走了三五十步,天色就亮得有些個眉目了。

於是,幾個人就坐了下來。蓋麥爾渴得不行,她想要去喝道路旁邊的露水:「那個什麼葉子好大,它中間的露水至少也有一大口可以解渴。」

話是這麼說,驪珠姑娘緊急地叫停了她:「這個樣子,是不行的。這裏的露水是可以喝,但是那片葉子卻是十分的可怕。」

這麼一說,蓋麥爾也就不敢造次了。她出生在沙漠當中,知曉沙漠中的危險。一般的水也是不能喝的。

她停住了,可是口乾得厲害。她拂了拂身上的露水,也想要放到路邊去啜飲,又被驪珠給止住了:「現在的手,也不能再摸眼睛。」

【本章完】

。 「可是,他也沒什麼破綻。」金玲很努力的想,她道:「我看着金世元就是憨厚老實,為了妹妹,被逼迫着做了不願意做的事情,為了妹妹,他重情重義。」

「嗯,我最初,對他也是這麼個印象,所以,還想着,要不要幫他一把。」

秦荷回答著。

金玲心中的好奇提升到了極點,問:「那少夫人到底是怎麼發現的?」

她抓耳撓腮的,特別想知道秦荷是怎麼發現的。

「還記得,金夫人嗎?」秦荷不答反問。

記得,太記得了。

金玲激動的點頭,她天天跟在秦荷身邊,秦荷見了什麼人,給什麼人診了病,她大概都是清楚的,而這位金夫人,在醫館的時候,鬧了一場,她更是印象深刻。

還有金夫人的女兒金映月,去了女子醫館,她印象深刻的很。

「那位金夫人,曾經跟我抱怨過大房的事情,大房的庶子和庶妹們。」秦荷將金夫人的話同金玲說了,道:「最開始,我也沒把金世元和金夫人聯繫到一塊,可是她說着說着,我就聽着覺得耳熟了。」

「這位金世元,嘴上滿口的仁義道德,可是實際上,家中的那些庶妹們,他可都是待價而估呢。」秦荷當時聽到的時候,簡直傻了,別人賣女兒,可他倒好,還賣妹妹。

為了進書院,賣一個妹妹。

為了筆墨紙硯,又賣一個妹妹。

為了考試的名額,再賣一個妹妹。

金夫人當初提起的時候,也是因為機緣巧合之下,帶着金家大房的夫人過來瞧病,她這虛弱的身體,管不了二房,反而是讓一個姨娘管家,也就是金世元的母親。

秦荷給她治病,也就聽了一耳朵。

「這妹妹多了,還能這麼干呢?」金玲聽的一愣一愣的,這男人還是一個男人嗎?

「有些人啊,天生就不幹人事。」

秦荷撇了撇嘴,不想提他,一提他,只覺得髒了嘴。

不一會,秦立秋就回來了,她也沒問,秦立秋主動說道:「姐,我讓他寫的悔過書,簽字畫押了的。」

秦立秋將悔過書拿了出來,解釋道:「他只是撞了我一下,若真要拿這一件事情說事,大家只會覺得我小題大作。」

「嗯。」秦荷也很清楚,剛剛有些話,也就是嚇唬嚇唬他,這一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若真揪著這一件事情來做,又顯得小氣。

「小秋,這事你辦得很好。」秦荷將悔過書送回到了他手裏,問:「下午的射箭,可有把握?」

「姐,小春比不過,學院裏這些學子,我不說拿第一,拿個前三還是有把握的。」秦立秋文質彬彬的,但也跟着燕九學了不少,特別是秦立春,人小,但為了證明自己,時常和他切磋。

讀書比不過他,就想要打架這一方面強過他,為此,秦立秋也是暗自練過的。

可惜,自家弟弟天生力氣大,準頭還好,他練箭可費了不少功夫,可惜,怎麼練都不如弟弟,他最後認命了,乾脆好好學書了。

來了京都之後,學院裏可不止學書,他之前學的箭術,這會可不就派上用場了。

「小荷啊,馬上就吃飯了。」燕雪看到秦荷,高興的把她拉到了桌前,姑嫂兩個一副親親熱熱的。

「侯夫人和燕夫人關係可真好啊。」

一個女聲響起。

燕雪看了一眼:「汪夫人這話說的,我和小荷是一家人,關係不親近,難不成,還要跟別的人親近?」

「燕夫人,秦公子是你親弟弟?今日臨危不亂,還雙手寫字,字還寫得這麼好,可真厲害。」汪夫人笑眯眯的誇讚著,好話就像是不要錢一樣,一句一句的往外迸。

秦荷謙虛的說道:「汪公子今日也得了名次。」

不止是汪夫人,有好幾家的夫人已經明裏暗裏的熱情和他搭話了,秦荷對於這些事情,一向是不怎麼擅長的,這些人熱情的一看就別有所圖。

幸好,燕雪在一旁搭話,很快就把人打發走了。

「小荷,可吃飽了?」燕雪問。

剛剛人多,這一頓光顧著說話了。

「二姐,我吃飽了。」秦荷沒說,自家反正帶了點心,少吃點也無所謂。

下午,箭術的比試,更得了大家的期待。

秦立秋確實如他所說,依舊捧了個第三名回來,箭術比完了,又是數。

趙雲凱捧了一個第十,秦立秋捧了個第一。

今日的三場比賽,若說誰大出風頭,非秦立秋莫屬了。

秦荷高興的道:「小秋,你真厲害!」

「都是姐姐教的好。」秦立秋謙虛的說着,送秦荷回到家裏,他開心的回家把這事分享了。

「九哥,小秋是不是很厲害?」

秦荷有些惋惜道:「也不知道那一副書法能不能留下來,到時候裱起來留個紀念也很好。」

「你若喜歡,讓小秋再給你寫。」燕九就關心她累不累,知道金世元的事情時,他蹙起了眉,秦荷一看,哪裏不知道他的想法:「九哥,他這事,誤打誤撞,還讓小秋出名了呢。」

「你不是一向不喜歡這麼高調?」燕九挑眉,自家媳婦的想法,他還是知道的。

「我是不喜歡這麼高調,但是小秋不可能一直都這麼低調,他就像是蒙塵的珍珠,總是要發光的。」秦荷很明白,自家弟弟的才華是有多麼的出眾。

況姐,他也不願意弟弟一直這麼藏拙下去。

「也好,小秋也到了說親的年紀了,如果有了名聲,往後提親可就方便多了。」燕九問:「爹娘不在,你這個當姐姐的,是不是該給小秋把把關了?」

秦荷:「……」

這就要說親了?

「我覺得,過了十八歲再成親好些吧?」秦荷實在是不能想像,現在還稚嫩的弟弟,就要成親呢。

「傻丫頭,過了十八再成親,好姑娘都被人家挑走了。」燕九一臉驕傲的說:「你看我,要不是早早把你定下來,上你家提親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呢。」

「那不一樣。」秦荷搖了搖頭。

燕九笑道:「小荷,你別傻,你讓人去瞧瞧,誰家兒子閨女到了年紀還不訂親的?有很多人,甚至還在肚子裏,就把娃娃親訂上了。」

。 看着大門位置已經被那群穿着迷彩服,手持熱武器的雇傭兵看管了起來,陳玄的眼中閃過一抹冷光,看來今晚這張家大門他們是進來容易,出去恐怕就不是那麼輕鬆了!

不過陳玄也沒有怕什麼,有他和江武這個聚元境武者在,只要不是遇上戰神境強者,隨時都可以從這防衛森嚴的山莊裏面殺出去。

江武也是發現了這種變化,他和陳玄對視了眼,兩人都心照不宣。

隨後在那名中年男子的帶領下,幾人來到了山莊內部的奢華客廳裏面,幾人剛剛進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便是滿臉微笑的迎了過來,大笑道;「江二爺,江小姐,歡迎歡迎,張某有失遠迎,還望勿怪!」

江武冷笑道;「咱們可不是什麼大人物,豈敢勞煩張家主親自迎接。」

話才說完,江武一眼便是看到了此刻正安安靜靜坐在客廳裏面一位看上去四十多歲的中年男性。

見到此人的那一刻,江武的身上當即有着刺骨的冷意在釋/放出來。

感覺到江武的變化,陳玄三人也是朝着那名中年男性看了過去,此人身穿名貴西裝,大背頭梳的一絲不苟,翹著二郎腿坐在客廳裏面,彷彿沒有看見陳玄等人一般,自顧自的飲著茶水,派頭十足。

「王家的人!」江無雙心頭一沉,張家果然和王家走到一條船上去了。

張耀中笑道;「江二爺說笑了,在我張耀中這裏你永遠都是貴客,來,江二爺,江小姐,兩位請上座。」

江武的目光從那名中年男性身上收回去,瞧著這客廳裏面就只剩下兩個位置,他冷笑道;「張家主,莫非你年紀輕輕眼神就不好使了嗎?沒看見我們這裏有四個人嗎?」

張耀中一愣,對於陳玄和韓沖兩人,他本能的以為是江武和江無雙兩人的跟班。

不過醒悟過來后張耀中立即問道;「江二爺,不知這兩位小哥是?」

江武說道;「這兩位小哥是我江家的朋友,莫非張家主認為他們沒資格入座?」

「當然不是,江二爺誤會了,來人,給這兩位小哥看座。」說完,張耀中在主位上坐下,陳玄四人也都逐一坐了下來。

只見張耀中笑道;「江二爺、江小姐,不知兩位這麼急着約我見面所謂何事?」

看着這揣著明白裝糊塗的老傢伙,江武和江無雙心中冷笑。

「張家主,莫非最近我江家運輸隊接連遭遇伏擊的事情你不知道?」江無雙淡淡的說道;「張家好歹也是婉寧市的名門望族,消息應該不會這麼落後吧?」

張耀中笑道;「原來二爺和江小姐是為了這事兒,不過江小姐貌似忘記了我們兩家當初的協議,你們負責開採和運輸,而我張家負責渠道,其他的事情應該與我張家沒有關係吧。」

「這麼說你張耀中的意思是我張家的運輸隊即便死絕了也與你無關?」江武一臉冰冷的說道;「我江家運輸隊的路線只有你張家知道,那些不知死活的雜碎每次都能知道準確的位置,這難道也與張家無關?」

聞言,張耀中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二爺,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張家豈會做出那種損害盟友的事情,當然了,前兩日我也對二爺提過一些事情,原脈的利潤我七你們三,如果二爺答應的話,我張耀中敢保證,往後絕對不會出任何事情。」

聽見張耀中這獅子大開口的話,江無雙心中極其憤怒,說道;「張家主,你這是在開玩笑嗎?當初我江家花五十個億買下這條原脈,你們張家不出一分錢,只負責渠道就給你們張家四成利潤,現在你們竟然想要七成利潤,這完全是在違背當初定下的協議,我江家有權把你們踢出去。」

「張耀中,臉皮像你這麼厚的人,我江武還是第一次見,你他媽還能在要點臉嗎?莫非你覺得我江家好欺負?」江武一臉殺氣。

對於張耀中這趁火打劫的條件,陳玄和韓沖兩人心中也十分不恥,這丫的就是一個典型的小人,一分錢不出,還想拿大頭。

此刻,張耀中臉上的笑容緩緩消失,沉聲道;「二爺,江小姐,這麼說這件事情是沒得談了?」

江無雙冷冷道;「不是沒得談,是根本不用談,既然張家主想違背當初定下的協議,那麼這條原脈與你們張家已經沒有任何關係,至於渠道,我們江家會重新去尋找,畢竟,能為我們江家提供渠道的可不止你們張家一個。」

聞言,張耀中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恐怕你們江家有些異想天開了,在婉寧市,只要我王家把話放出去,還沒有人敢和你們江家合作!」這時,那名梳着大背頭的中年男性開口了,只見他一臉冷笑的看着江武和江無雙兩人,說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王坤,婉寧市王家的三號人物,對於我剛才的話,我勸你們江家最好不要懷疑,畢竟,這裏是雲州,是婉寧市,可不是江州,即便你們江家在江州是條龍,到了雲州也得給我盤著。」

「呵呵,你這龜孫子終於捨得放屁了,我還以為你是個啞巴了。」江武朝其看了過去,冷笑道;「最近我江家運輸隊接連被搶,還有今天襲擊我江家倉庫的事情都是你們王家做的吧?」

「是有如何?」王坤眼神凌厲,毫不避諱的說道;「既然已經把話說開了,那麼我不妨告訴你們江家,你們那條原脈我王家看上了,現在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我王家佔七成,你們江家三成,大家和平共處,第二個,那便是你們江家滾出雲州。」

聽到王坤這極其霸道的話,江無雙冷冷的掃了張耀中一眼,看來這兩人在這之前就已經合計好了這一切,說到底要麼就是七成利潤,要麼就是出手搶奪江家的原脈。

「我覺得你這龜孫子在痴人說夢,想吃下我江家,你王家算個什麼東西?」江武一臉殺氣的站了起來。

見此,王坤冰冷道;「不愧是江家二爺,果然有幾分魄力,不過在婉寧市無視我王家,看來你們江家的人今晚是不想活着離開了吧!」

。「咳咳,不亂說了還不行嘛,還給我電視關了!」

葉長生又將電視打開,一臉無奈。

「懶得跟你計較,那個,我問你,今天是不是有人要暗殺你?」

秦雪玲問道。

「不錯,玲玲,你……

《最強仙婿:開局搶婚美嬌娘》第六十四章雖死無憾 ?旦日,北青皇朝。

京城,攝政王府。

「王爺,您一路上小心,老奴在家恭候您的佳音。」

「都回去吧,本王西進監軍,乃是陛下交代的事情,此去數月便可歸來。」

「嘶————」

蹬踏馬背之上,手握韁繩,輕輕搖晃,寶馬發出唏律律的叫聲,整個馬匹焦慮不安,我騎在馬上面,身後跟隨著的是數十名北青衛,護衛我人身安全的存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轉身握緊韁繩。

「駕!」

「噠噠噠————」

急促的馬蹄聲席捲整個京城,自此京城百姓和世家皆是知道,攝政王唐銘親出京城西進監軍,玄天皇朝和北青皇朝的戰爭將在近日爆發,北青皇朝京城到臨江,快馬加鞭需要十五天時間,因此一路上皇朝驛站已經做好了準備。

Prev Post
她看着自己兒子,顫抖著說道。
Next Post
在這裏,門羅並沒有提起戰爭堡壘以及瑪古拉三世的事,彷彿這些都沒有發生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