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瀾的聲音浮現。

密密麻麻金銀二色的神紋在虛空中凝聚,形成一口祭壇,將金色獸神和烏雲巨人籠罩在一起。

下一瞬,兩頭半神直接被活祭。

無窮的神性物質從二頭半神體內提煉而出,向著一個方向匯聚。

那個方向,一輪大日浮現,燦然無雙。

隨著無窮神性精華沒入其中,那大日愈發璀璨,似乎要和天上的太陽爭輝。

「偉大的神,我卡巴羅願成為您的屬神,為您征戰四方,將您的意志貫徹天上地下。」

烏雲巨人在掙扎,但這隻不過是在加速其自身的消融。

「卡巴羅,你也有今天。」

那金色獸神已經氣息奄奄,此刻只不過是迴光返照。

璀璨的神血從金色獸神的傷口中流出,如同燃著的岩漿,散發著恐怖的高溫。

金色獸神對於死在這裡並沒有絲毫的抵觸。

它的神火已經乾涸了。

即便是僥倖不死,同樣也會死在附近其他的半神手裡。

還不如就這樣看著自己的死敵和自己同歸於盡。

這場活祭尺許了不過半個時辰。

隨著祭壇的散去,兩頭龐然大物開始風華,在極短的時間內消融,化作毫無能量波動的惰性物質,消散在空氣中。

……

外界,眾多武者剛剛撤出來。

扛著少將軍銜的河東軍區孫司令,就從遠處快步走來。

「司令員好!」肖長明和幾個軍方武者立刻敬了個禮。

「怎麼回事?姜顧問呢。」

肖長明立刻簡短的說明了一下情報。

孫司令神色大變,咬牙道:「肖長明,你糊塗!姜顧問今年才十九歲,要是再給他幾年時間,絕對能成為咱們江南省甚至是華夏的定海神針,不過兩頭半神,大不了撤出河東,直接核平了又有何妨。」

正在這個時候。

通道所處的地洞中,一道璀璨的雷光衝天而起。

下一瞬,姜瀾的身影出現,手裡拎著一根粗大的巨藤,巨藤纏繞著一個高約十米,渾身散發著明暗不定光暈的金色巨蛛。

「姜顧問,你沒事吧?」

一群人迅速圍了上去。

姜瀾搖了搖頭道:「沒事,那兩頭半神打起來攔不住,順手弄死了一隻金蟲子,這就是之前推測的那群巨蛛的頭領。」

說著,姜瀾收手並成劍指,瞬間斬斷了這頭金色巨蛛的兩個巨鐮以及八隻蛛腿。

凄厲的嘶吼聲從巨蛛的口中傳出。

「它,它沒死!?」

在場的眾人嚇得不輕,倒是身為普通人的孫司令和陳守義面色保持穩重。

「沒死,沒了腿而且還不會織網的蜘蛛和死了和沒啥區別,你們可以拿去研究。」

說著,姜瀾拎起來兩隻巨鐮,一隻扔給陳守義,一根直接收進洞天里。

「沒啥事,我先走了。守義,你先回趟家,然後來我這。」

姜瀾對著美滋滋抱著金色巨鐮的陳守義說了一句,然後轉身上了一輛軍車。

7017k這時候的金甲戰士們也已將變成了虛影,看來是法力時間已經到了。

不過他現在也不用這些金甲戰士的配合了,金甲屍已經屍強弩之末,速度已經跟不上節奏了。

胡小飛甚至趁著打鬥的世間,就已經開始把那些殭屍屍體往葯園子裏扔了。

金甲屍最後的一聲嘶吼發出,渾身的金甲開始褪色,胡小飛

《九叔世界裏的道士》第一百四十一章發了 「哦,那麼說來……你們是屬於輪迴聖地當中,最強大的勢力當中了。」

葉天傾挑眉問道。

麻衣老者吞咽一口唾沫。

「可以這麼說,但我們在輪迴天宮當中,並不算是身居高位。」

「想要身居高位,至少也得是不朽五品之上。」

「我們在輪迴天宮的地位,就如同王級強者在神龍殿的位置。」

「根本就進入不了精英層,也不是核心層次。」

「此番,我們接到消息后,冒險來到這片空間找你的麻煩,其實是想要找到你突破這般迅速的秘密。」

「我們幻想著,可以如你這般迅速突破,達到不朽層次,這樣我們的地位會直接提升數倍。」

「我們雖然是道主,但地位並不高。」

「但如果我們達到不朽,那我們的地位和能夠獲得的尊重和現在相比,那將是雲泥之別。」

麻衣老者如實回答。

其實他的話說的直白一點就是。

他們在輪迴天宮當中,也就是接近底層的存在。

葉天傾暗暗咂舌。

他還以為道主在三大聖地當中,就已經是頂尖高手了,沒想到竟然只是底層。

「蘇家!」

忽然,葉天傾再度開口:「再問你一個問題,崑崙聖地的蘇家你知道嗎!」

「我,我知道,我知道……蘇家乃是崑崙聖地的掌控者。」

「現在崑崙天宮的宮主,便是蘇家的……蘇雲龍!」

「那蘇雲龍乃是不朽九品巔峰強者,半隻腳踏入不朽至尊境界,只可惜受限於天地規則,無法真正突破。」

「而蘇雲龍也是崑崙聖地第一高手,他還有一個弟弟叫做蘇雲騰。」

「蘇雲騰在崑崙聖地排名第二,同樣是半隻腳踏入不朽至尊境界的高手。」

轟!

聞言,葉天傾如遭雷擊。

蘇雲騰!

這名字不就是自己從葉家所得到的那個人的名字嗎,那個經常來蘇家的人嗎?

不朽至尊?

半隻腳踏入不朽至尊的超級強者,這,這……

葉天傾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他沒有想到這蘇家在崑崙聖地,竟然是有著如此恐怖的實力。

「蘇家,當真如此厲害嗎?」葉天傾嘀咕說道。

這話是他在自言自語,並不是在詢問。

但麻衣老者以為葉天傾是在問他,所以急忙說道:「是的,那蘇家的確很厲害,但據我所知……前段時間崑崙聖地出了點事情,具體什麼事情不知道,蘇家元氣大傷,現在崑崙聖地已經封鎖,百年內無法進出。」

聽到這話!

葉天傾的眼眸當中,立即迸射出精芒。

「哦,當真嗎?消息可靠?」

他急忙問道。

麻衣老者詫異葉天傾為何對蘇家的消息這般感興趣。

但現在自己的小命就捏在葉天傾的手裡,他也只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消息是非常可靠譜的,因為三大聖地有很多合作。」

「三大聖地的氣候各不相同,環境也有一些不同。」

「故而很多靈植,靈藥都是互通有無,相互交易……但現在崑崙聖地封鎖,導致很多東西價格飛漲,甚至有價無市。」

「崑崙聖地也是直接放出話來,百年內崑崙聖地不在開啟,進出通道全部封閉百年,百年內不能進出。」

麻衣老者老老實實的回答。

葉天傾懸著的心放下了。

也就是說!

在未來的百年時間裡他是絕對安全的,自己不需要擔心蘇家在來找他。

「好,好,好啊!」

葉天傾心裡狂喜著。

數秒鐘后他的目光再度落在麻衣老者的身上,眼神變得戲謔起來。

麻衣老者如遭雷擊。

「你,你……你不要殺我,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

他驚恐的說道。

葉天傾卻是漠然一笑:「我可從來都沒有答應過你,要留下你的性命啊,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那?」

話罷!

他直接龍雀古刀揮舞。

麻衣老者頭顱和身體分家,生機全無。

縱然是道主級彆強者,只要腦袋和身體分家,那也是死路一條,這點和普通人沒有太多區別。

葉天傾目光複雜的看著染血的黃金島。

他正準備說點什麼,遠處忽然響起一聲怒吼。

「神龍殿葉天傾小狗,速速出來受死……我陳祥來殺你了!」

聲音震蕩九霄,宛若是晴天驚雷。

嗯?

葉天傾眉頭立即皺起。

陳祥?

百武會的陳祥?

那隻螻蟻?

葉天傾眉頭緊緊的皺著:「他死而復生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的孫子死過一次,結果又活過來了,這陳祥也已經被我斬殺,現在又活了,哼……這次定然要將他抓起來,搞清楚原由!」

低喝一聲!

葉天傾直接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衝去。。 沈建看過了兩天的跋涉,終於來到而薊州學院。薊州學院並不是在薊州城的繁華區域,而是僅僅的坐落於薊州城的萬妖山脈腳下的那一片偏僻的地方,對於這種情況而言,其實更是隨了沈建的意思,因為沈建今後為了能夠真正但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必須經常才開去萬妖山脈裡面去找妖獸歷練,這樣就可以讓自己的修為境界能夠真正的得到快速但提升,如果他所在的薊州學院如果距離萬妖山脈比較遙遠的話,那沈建今後去萬妖山脈的路程必然也會很長,這樣一來必然會加大了他今後去萬妖山脈的時間,要知道,如今的沈建可是非常的珍惜時間的,他根本就不想讓自己過多的時間浪費在跑腿上,他想要真正的讓自己的時間都利用起來,真正的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只有這樣沈建才能夠快速但成為一名武道高手,然後在薊州學院裡面脫穎而出。

這時候,沈建終於來需了薊州學院,薊州學院和薊州城並不是在一起,可以說和薊州城比起來,整個薊州學院的佔地面積可以說幾乎是比整個薊州城還要大。

薊州城佔有如此大的面積,其實就是想要讓這些武者們能夠潛心的去修鍊。

在薊州學院的大門上,有著薊州學院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而這幾個古樸的大字,是當年的薊州學院的第一任的院長寫出來的。

此刻,沈建的心情可以說非常的興奮,畢竟神經為了能夠得到這一天能夠進入到薊州學院當中,可是等了好幾年。

而沈建有種握著蘇錚給他的入校腰牌,真正的想要進入到這個薊州學院當中的時候,此刻卻有兩個青年將沈建阻攔到了外面。

「你是誰?這裡是薊州學院,閑雜人等不能進入學院。」有一個個子瘦高的青年,將這個大門攔住。

和這個瘦高青年在一起的還有一個矮胖青年,兩個的修為實力上都不低,他們此刻全身散發著一股其實,沈建能夠從他們的氣勢上判斷出來他們的修為境界大概在武體境十三重天,已經達到了武體境但巔峰狀態。

Prev Post
直接閃身出了房間。
Next Post
《山那邊的皇帝》第四百五十章勘察礦產 「上次我呆的地方。上次我呆的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