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着自己兒子,顫抖著說道。

莫錫元卻再度拒絕,「我不回去,我就要在這裏,照顧思黎。」

「那你有沒有想過,你媽我現在也很需要人照顧!」常雲芬氣急,大吼道。

莫錫元也冷靜了下來「媽你說話中氣十足,應該能自己照顧自己,抱歉,我現在真的沒辦法跟你一起回家,而且以後,我也會有自己的新家庭,媽,等你能夠接受思黎的時候,我想,我們才能繼續母子緣分。」

「你說什麼?」常雲芬看着自己的兒子,不敢相信自己以前那麼懂事聽話,溫文爾雅的孩子,竟然變成這麼一副逆子的模樣。

看着他執迷不悟地護著那個女人,她卻忽然露出了一絲獰笑,狠道,

「莫錫元,你給我等著,有你求着我要回家那天。」

說着,她便抬腿大步離開。

莫錫元皺了皺眉頭,看着自己母親離去的背影,心裏有那麼一絲不詳的預感,卻說不上來到底哪裏不對。

他只轉過身來,看着一張小臉煞白如紙的葉思黎,安慰道,

「放心,只要是我足夠堅持,我相信我媽最後一定會接受我們的,你放心,我的立場很堅定,思黎,求求你,你不要不堅定,好不好?」

她聽着他近乎哀求的話,嘴裏也說不出一個拒絕的字來。

他都已經為了她,和家裏鬧成這麼難看的模樣了,她還能再推開他嗎?

那未免也太絕情。

於是,她只能含淚開口,

「好。」

「嗯,那我先送你回去,然後我去看一眼生生,看完再回公司處理一點事情,你就安安心心休息,好嗎?」

「好。」

她點點頭,不再質疑他的決定。

於是莫錫元便將葉思黎送回到了病房之中,之後,他再前往四樓的嬰幼房去看生生。

然而當他到了嬰幼房的時候,卻只看到了一個空空蕩蕩的房間。

「護士,生生呢?」他問。

護士卻露出一臉奇怪的表情,說道,

「剛剛葉小姐來過,和她的月嫂一起把孩子接走了啊。」

「什麼?不可能!思黎剛剛一直跟我在一起,她怎麼可能突然跑到樓上……」

莫錫元說着,忽然停住了聲音。

因為,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周夢卿。

再回想起他媽常雲芬離開時候放下的狠話,他忽然感覺一股涼氣直衝心底。

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

「那個葉小姐,走了多久了?」

「幾分鐘前吧。」護士一頭霧水地回答道。

下一秒,莫錫元忽然拔腿就跑!

醫院門口,莫錫元攔下了即將離開,或許一直都在等他的常雲芬。

「媽,你都做了什麼?你為什麼叫周夢卿把生生帶走!我可以報警的!」

常雲芬卻露出一個鄙夷的微笑,

「那你報啊,那個孩子本來就有先天性心臟病,我帶他去治病而已,如果耽誤了治療,他心臟病發作死了可不關我的事啊,再說你不是把葉思黎當做未婚妻看嘛?那我一個做未來婆婆的,看看她的孩子也不事兒吧?」

莫錫元頓時明白,這一次,常雲芬真的是有備而來。

如果這是家務事,那警察就沒有干涉的權力。

只有當他和葉思黎沒關係的時候,他媽才沒有理由帶走孩子。

這是一個難題。

面對這個難題,他只能先服軟,

「媽,思黎她真的生病了,現在她雙目失明,根本看不見東西,也沒辦法獨立生活……」

「我可以找陪護看着她、照顧她,但是,那個陪護絕對不該是我錦衣玉食養大的兒子!跟我回家!否則,她這輩子也都別想再見到她那個先心病的孩子!」

。魏天縱狐假虎威慣了,見不得別人也似他這般「狗仗人勢」。

他氣呼呼的瞪圓了眼睛,正想著再喝斥回去,玉姝又輕飄飄的掃了他一眼。

但這也就罷了,他只是不經意的側了個臉,竟然還瞥到好兄弟裴三也在盯著他。

那目光幽幽的發著綠光,……

《鳳臨朝》第082章公主說什麼都是對的! 再將那些的人步槍切斷以後,那個身影停了下來,只見她身穿一身帶有兜帽的黑色衛衣,大大的兜帽將她的臉遮住,看不清任何特徵。

她回頭看了一眼楊澤,然後便飛速的離開了。

這人,到底誰?看身形,應該是個女孩子。楊澤心想。

那些人被切斷了步槍,無法發射魂彈,楊澤也解除了保護罩,走到了他們跟前,瞬間抓住一個人的衣領,論起拳頭就是一頓暴揍。

其他人就在那裡獃獃地看著,敢怒不敢言。

「說,你們是誰?又是誰派你們來的?」

那人被楊澤打得吐血,但嘴還是硬的很。

「不說是吧?看我不打掉你的牙齒。」

說完,楊澤對著那人的臉上就是一拳,一時間,血液飛濺了出來,散了一地,而伴隨著血液落到地上的,還有幾顆牙齒。

「啊!」那個人疼得大叫。

見到同伴被如此欺負,其他人也沖了上來,他們拿著匕首,向楊澤刺去。

只見楊澤騰空而起,跳到了那些人的後面,他抬起雙腿,直接對著腦袋一腳一個將其踢飛。

「說,特么的!」楊澤踩著一個人,怒道。

「ACM特戰隊,同生共死。」其中一人從衣兜里拿出一排手榴彈,企圖和楊澤同歸於盡。

他拉開了所有手榴彈的拉環,在即將爆炸之時,楊澤瞬間釋放出了保護罩。

「轟隆」一聲巨響,除了楊澤,那些ACM特戰隊員全部被炸死。

楊澤看著那些被燒焦的屍體,心中全部都是疑惑。

此時,在看著轉播的王天奇等人因為ACM特戰隊的死亡,信號也中斷了。

看著平板電腦上滿屏幕的雪花點,王天奇氣得發抖。

而一旁的黃堅卻是嚇得合不攏嘴。

「該死!」王天奇突然將那平板電腦扔到了車地板上。

「那個神秘人,到底是誰?要不是有她的援助,那楊澤早已經被弄死。」王天奇眼角流著淚,怒吼道。

「馬上給我查!」王天奇對著黃堅怒吼道。

「查……查,馬上查。」

……

從楊澤身邊離開了的那位神秘人,此刻來到了一處安全的地方,她將兜帽脫去,露出了那張熟悉的臉龐,是楊蘭。

她將身上的那件黑色衛衣給脫了去,裝進了袋子里,整理了下裡面的衣服,往奮發建築公司走去。

而在她身後,那個戴著面具的男子則一直注視著她。

「哼。你這是在維護其他的男人嗎?」

他拾起身邊的一塊石頭,輕鬆將其捏碎。

「你永遠都是屬於我的。連你的命都是我給你的。在找到那土壇以後,我再找你算賬。」

……

事情結束以後,楊澤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裡。

而那些燒焦的屍體,也被王天奇找人給處理的一乾二淨,不留下任何一絲痕迹。

楊澤進了房間,將自己的上衣給脫去,此時的他,滿身都是汗液,就像掉進了池塘里一樣。

「你還好吧?」

看見進門的楊澤,蕭媛立馬從床上下來,跑到了他的面前。

「媛媛,我沒事。」楊澤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液。

「已經安全了,那些跟蹤我們的人,已經被我解決掉了。」

「楊澤,我覺得,以後遇到危險,我們還是先報警為好,你不要覺得自己空有一身蠻力,就什麼都干。」蕭媛給了楊澤一杯水,皺著眉頭說道。

楊澤笑著接過那杯水,將其一飲而盡,「是!聽老婆大人的話。」

「別耍嘴皮子,我是說真的,萬一你哪天出事了,我和……我怎麼辦。」

「你和?你和誰啊?」

「沒……沒什麼。」蕭媛遮遮掩掩的。

「總之,你聽我的,下次遇到危險,立馬報警。」

「好,下一次,我一定報警。」

「快去洗洗去,一身汗,臭死了。」蕭媛趕楊澤去洗澡。

「好,那我去洗洗。」

說完,楊澤走進了浴室。

看著走進去的楊澤,蕭媛這才將剛才一直憋著的乾嘔給釋放了出來,她彎著腰,乾嘔了好幾聲。 高峰聞言,不由眼前一亮。

他之前還的確沒有想到,如今看來這裡面還有內情。

雖說陳文並沒有將話說完,但他心中卻還是瞬間明白,陳文肯定搞了好東西,所以才會被盯上。

如今看來,還真是這麼一回事。

也正是想到這裡,高峰還真來了興趣,緊接著連忙詢問:「那你趕緊說說,你小子到底搞好了什麼好東西,竟然能讓那伙人全都盯上你?」

對此沉穩十分尷尬,無奈的嘆息一聲,才無奈開口:「實際上也沒什麼,我正好有個朋友在德國做精密機械,所以我通過他通過渠道搞到了兩條專業流水線的紡織機械,紡織速度超過我們國內好幾十倍。」

「尤其還有一條專業的絲襪紡織機械,最起碼在國內還沒有這個東西,也造不出來,甚至國外限制進口,基本可以說哪怕你現在掏錢,也根本買不到這種設備。」

「想來也正是這個東西,徹底讓他們想要得到手吧。」

嘶!

聽到這句話,就連高峰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原本他覺得已經很高看陳文,但卻沒想到自己卻還是小瞧了陳文。

高峰直呼好傢夥。

他當然知道這個年代國外對國內的封鎖限制有多瘋狂,基本只要好一點的東西,那就絕對不會賣給國內,你想要的話那就只能在國外買成品。

哪怕在後面願意賣給你人家淘汰的設備,那也不會教給你處理問題的資料。

只要這台設備出現問題,那你就只能花高價請人家過來處理。

在眼前這種堪稱絕望的前提下,陳文這傢伙竟然還能從國外搞到這種設備,這簡直厲害到飛起啊。

尤其是絲襪這種東西……

或許如今的國內,還暫時沒有這種東西的生存土壤,但只要在等兩三年,這玩意就會瞬間在國內興起,甚至到一種堪稱瘋狂的地步。

這些東西,可全都是錢啊。

「怪不得他們會這麼瘋狂,原來你小子手裡竟然有這種好東西。」

高峰嘴角抽搐了一下,隨後才忍不住開口:「不過你小子厲害啊,竟然連這種東西也能搞到。」

「不過唯一讓我錯愕的是,你既然有這種好東西,按照常理來說肯定會迅速佔領市場才對,但如今卻讓你搞到快要破產,這也真是讓我醉了。」

「哪怕你沒有任何實際操作能力,但就算是紙上談兵,也不應該搞到這種地步啊。」

Prev Post
這時候我突然暴起,兩掌打在了他的兩個肩膀上,他哀嚎一聲,直接暈了過去,而他的肩膀已經斷裂,兩隻手基本廢了,這一次,他連當鬼差都不行了,沒手怎麼拿鬼牌入黃泉?
Next Post
幾個人順利地通過了第一道關卡,進入了茫茫地深山中。這時節,驪珠給出了指示:「後面的,可以再開一盞手電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