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裏有個想法,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了。

「既如此,咱們直接去!」樓嫣雪說道。

她的底氣,是奚淺和穆清璃給的,不然,她才合體後期,修為只能算是一般!

隨後,奚淺把靈舟拿出來,一行人跳了上去。

看着他們離去,剛才沒說話的人湊在說了幾句的人身邊。

「兄弟,你剛才怎麼就突然上去說了,不怕留仙宗和浮塵寺的人知道?」有人不贊同,他們的宗門只是個小門派,如果人家知道,隨便派一點人去,就能把他們都滅了。

那人抬起頭,有些無奈的笑了,「我不是第一個上去的說的,就是補充幾句,賣個好而已,再者,我也什麼都沒說啊。」

「……就算是這樣,也是冒險的。」

他的同伴還是覺得他衝動了!

那人收起神色,「你就沒發現,明奚淺是什麼人嗎?」

「什麼人?」

聽到兩人的對話,現場的其他人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他們也想知道呢!

剛才好像有人提到了鳳家,是那個鳳家嗎?

「靈界有多少人是姓明的,還不是中域月神族的小少主?」

「?!」

「真的是她??」

其他人都愣住了,很多剛才還偷偷嘀咕的都僵硬了。

「是啊,你沒聽到剛才最先說的那個人的話嗎?鳳家的五小姐,那是拜入了玄天宗的鳳輕舞啊!」

「!!」

好嘛,大家已經石化,目光不約而同的落在了據說是被鳳輕舞救過的人身上!

那人知道說出來之後,會有很多異樣的視線,他早就有了心裏準備。

不過,這些人雖然好奇,卻沒有上前詢問!

「明奚淺……她就是鳳家那個女魔頭和明少主唯一的孩子啊,嘖嘖嘖,可真是天之嬌女!」

「行了你閉嘴吧,嘴裏的酸氣都冒出來了。」

「……我就隨便酸一酸!」

「……」

靈舟上,奚淺站在甲板上,目視前方。

蘇影珏走到她的身邊,「十一,你在想什麼?」

奚淺收回視線,眼裏的神色恢復平靜淡然。

「大哥,我沒想什麼,只是心裏有些懷疑。」

「懷疑什麼?」

奚淺搖頭,「現在還不好說,不過如果是我想的那樣,可能會有點棘手。」

「……於你有礙嗎?」

如果有,那他們就立刻返回去,他不可能為了救弟弟妹妹,就把另一個妹妹往火坑裏推!

都是他的弟弟妹妹,同等重要!

奚淺笑了,眼尾微挑,眼波流轉,「沒事,我有自保之力,如果有個萬一,咱們救了人直接跑唄。」

蘇影珏有些無奈,如果人家真是準備了陷阱。

並且篤定他們會來,那肯定就不是輕易能了結的。

跑?

談何容易!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給你保證,我真的有自保之力的,不僅如此,還能把五哥和六姐他們救出來!」

她自己的實力不高,但她有逆天作弊器!

風拂月一直跟在她身邊呢!

還有幽熒,老雷,九吟,烈焰……總之,他們都是極其厲害,並且獨當一面的存在!

「好,我放心,我信你,但你必須要答應大哥,不能逞強,你也是我妹妹!」蘇影珏嚴肅的看着奚淺。

奚淺抿嘴,莞爾一笑,帶着兩分調皮,「大哥,你什麼時候從冷酷的霸氣王者,變成了啰嗦老太婆?」

雖然是調侃,但也讓蘇影珏面色狠狠抽了一下!

「十一!」

「噗嗤,哈哈哈!」看到大哥臉色扭曲,奚淺還大聲笑出來。

。 那青年用力點頭。

他一臉誠懇地說道:「兩位,我一看就知道你們是好人,請你們幫幫我,好嗎?」

「我在拜迪王國這裡,舉目無親,好不容易才碰到你們兩位海內同胞。」

「假如你們都不幫我,那我就完了!」

「我保證,只要你們願意借錢給我回家,等我們回到國內,我一定會把錢連本帶利還給你們,真的。」

「李初晨,要不我們就幫幫他吧,我看他也怪可憐的。都是炎國人,能幫就幫。」

孫欣欣就是心腸好,見不得別人受苦受難,殊不知,當年她受苦受累的時候,不但沒有人向她伸出揚援手,甚至還對她落井下石。

不過,這些都已經成為過去。

既然是孫欣欣開口,李初晨自然不會違背她的意思。

錢財這東西是身外之物。

李初晨不缺錢,自然犯不著為了一點錢,和妻子鬧得不歡快。

點頭答應一聲之後,李初晨就轉頭看向那個青年,並開口詢問道:「你打算借多少錢?」

「兩,兩萬,可以嗎?」曾小清的眼光不錯,他看李初晨和孫欣欣都是氣質不凡,就認定他們是有錢人。

既然是有錢人,當然不會把一兩萬塊放在心上。

當然,曾小清也不一定就要兩萬塊,他只是試探性開口,能成最好。

就算不能成,他還可以降低要求,不會有任何損失。

「你就是買機票而已,用得著這麼多錢嗎?」李初晨皺著眉頭看向曾小清。

曾小清尷尬一笑,急忙解釋道:「哥,你有所不知啊!」

「其實,除了買機票之外,我還得將我在拜迪王國的欠款還請才能離開。」

「哦,你在拜迪還欠了錢?」李初晨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不知為何,他總感覺曾小清不太老實。

曾小清再次點頭,「哥,我不是沒錢吃飯嗎?我就上人家餐廳,想著討口飯吃,結果不小心把人家一個招財貓打爛了。」

「他們說,那東西之前,要賠一萬多呢!」

「這錢我要是不賠,他們肯定不會讓我走。所以啊,我希望你們能幫幫我,借給我兩萬塊。」

「可以,這錢我可以借給你,但是,你要保證你沒有說謊。如果被我發現你騙了我們,會有怎樣的後果,你自己腦補。」

李初晨說著就拿出手機,給曾小清轉了兩萬塊錢。

這區區的兩萬塊錢,對李初晨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他把錢借給曾小清,無非就是想讓孫欣欣看清這人的嘴臉。

社會,遠比她想想中複雜。

人心,也遠比他想象中的黑暗。

曾小清收到錢,臉上頓時笑開了花。

他握著李初晨的手,激動地說道:「哥,以後你就是我親哥,我回國以後,一定會儘快把錢還給你們。」

「對了,我現在就去還債,把債務還清,我立刻訂票回家。哥,嫂子,我們炎國再見。」

曾小清說完轉身就跑。

看著他的背影,李初晨不由暗暗搖頭:「老婆,你信不信那傢伙是個騙子?」

「騙子?不會吧?」孫欣欣為人心地善良,加上曾小清表現得非常熱情。

她並不認為曾小清會是騙子。

李初晨一心想讓孫欣欣看清社會的陰暗面,於是就拉著她們母女倆的時候,跟在曾小清後面。

當然,他們走得很隱蔽,曾小清也不知道李初晨他們在背後悄悄跟著。

直到走進一家棋牌館,曾小清也沒有發現自己被人跟蹤了。 0578突破自我

他們也是在洗禮真氣與肉身,相比金麻雀和歐陽慧倫,他們更加的小心,所以,速度並不快。

「噗!」

一天後,歐陽慧倫張口吐出了一口黑血,那是他五臟六腑的雜質。

如今,都被洗禮出來了,就連陰陽太極圖脈和焱脈也都變得晶瑩了。

「這還不夠!」

歐陽慧倫呢喃了一句。

煉體果然是非常的艱難,每晉級一步,都需要海量的資源不說,這非人的折磨還非常難熬。

一般來說,這麼一小池陰陽王源,都能造就出來好幾名半聖出來的,但對他來說,也只不過是做了一次簡單的洗禮而已。

當然,這也是因為,他的肉身是經過涅槃焚焰洗禮過的,而陰陽王源想要達到這種程度,自然是需要更多才行。

於是,歐陽慧倫又接連的吞下了兩大碗陰陽王源……

時間匆匆而過,當曙光破曉的時候,兩界山上猝然間升起了一道閃亮的金銀光芒。

它不斷的閃亮,越來越耀眼,逐漸撕裂了黑暗,出現在了歐陽芊雪的身上。

她突破了!

在吸收了兩小碗的陰陽王源后,她體內的真氣全部蛻變了,形成了陰陽真氣氣流,一舉破入了半步生死境的境界。

可這種勢頭,並沒有停止。

歐陽芊雪身上的光芒越來越亮,最終一股強橫的氣息散開,波盪著空氣。

晉級半步生死境中期!

這讓小妮子是又驚又喜,這可不是一次普通的突破啊。

無論是血肉,還是真氣都發生了蛻變,身體的承受能力也不是之前可以相比的了。

而且,她還發現,兩界山上的秘力,只是針對普通武修,當她真氣氣流蛻變成陰陽真氣氣流的時候,那種壓迫力就消失了。

「再來!」

歐陽芊雪俏臉歡喜,又吞下了幾大口陰陽王源,雙目微閉,準備衝擊半步生死境後期了。

小丫頭狠下心來,也是很可怕的。

畢竟,在她身邊可都是一個個的天才,歐陽慧倫和金麻雀也就不說了。

可就連歐陽慧宇、風徐火鵰隼都生猛的一塌糊塗,並不輸她,這讓她也充滿了壓力。

不在壓力中沉淪,那就徹底爆發吧!

女孩發起狠來,可是一點都不輸男人與獸獸的。

不久后,歐陽慧宇、風徐火鵰隼也相繼突破;歐陽慧宇晉級半步生死境,風徐火鵰隼由六階成熟期初階晉陞中階。

歐陽慧宇也變強了,盡顯強者的風采,身上的陰陽真氣,為他增添了一抹成熟的魅力。

雖然只是半步生死境初期,但是絕對可以和半步生死境中期一戰了,這就是他的蛻變。

也是脫變成陰陽真氣的底氣。

張合就更不用說了,跟著進入武聖秘境后,各種沾光下,實力一路飆升。

Prev Post
那她剛剛那句關心的話語一定也被許子清給聽到了。
Next Post
十大好看的修仙小說 經典之作,這幾本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