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像是從來都沒有讓John叫過江小魚姐姐,雖然他們是同父同母的親生姐弟。

John卻笑了起來:「還姐姐呢,她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住。不信你問她:她是不是因為不會寫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拿小名當大名的?」

江小魚被揭了短,有些惱羞成怒似的,隔着桌子伸手來推他一下:「就你聰明……」

。 謝深雖然有些拘謹,但是木母卻是十分喜歡他,大抵是因為謝深長得好,也或許是因為謝深看起來比上一個要單純不少,這有了對比當然謝深就很是不錯。

「深深啊,你家還有什麼人嗎?」木母問道。

她聲音很柔和,很優雅,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謝深搖搖頭,說道:「家中已經沒什麼人了。」

木母聞言,頓時覺得這孩子無比的可憐,這年紀輕輕的就父母雙亡了,天可憐見的。

「沒事的沒事的,以後都會好起來的。」木母安慰道。

木母是女人,比較感性,而木父和木南玉考慮的事情就比較多,比如對方家裡已經沒什麼人了,那女兒/妹妹嫁過去肯定不會受氣,這一點好。

謝深笑了笑,眉眼彎彎,看起來十分單純,他說:「沒事的,都已經過去了。」

是啊,滅族之禍已經過去千年之久,現在已經是末法時代,說不准他的仇人也都已經化成枯骨,這樣還有什麼意義嗎?

他再去想那些事情就顯得很沒有意義。

「那深深現在是在做什麼工作呢?」木母繼續問。

木父和木南玉雖然不問這些事情,但是不代表他們不會認真的去聽,去分析。

這可是他們寶貝女兒/寶貝妹妹的婚姻大事,一定要好好看。

謝深想了想,搖搖頭,說道:「沒有工作。」

眾人詫異,沒有工作?

沒有工作?是遊手好閒的意思?

浮光之所以不攔著謝深那是覺得沒有攔著的必要,反正不管怎麼樣都要在一起的。

謝深抿嘴,他說道:「但是伯父伯母放心,我養得起鬧鬧的。」

「鬧鬧?」木母有些疑惑。

謝深耳朵紅紅,他不好意思的說:「這是我給浮光取的小名。」

「鬧鬧,鬧鬧,感覺還挺不錯的。」木母含笑說道。

木南玉終於是插嘴進來,他說道:「你沒工作,怎麼給我們家寶貝很好的生活?」

的確,這也是他們很擔心的事情。

當然如果對方入贅的話,他們就可以不考慮這些事情。

畢竟他們給浮光的股份已經足夠她衣食無憂,過著現在的生活也是絲毫不成問題的。

謝深想了想,斟酌了一下說辭,然後說道:「祖上留有基業,我可以保證鬧鬧繼續過著現在的沒有一丁點問題。」

貓山上那麼多資源,謝深從不覺得自己有多窮。

木母問了不少,但實際上他們背後也會去調查,調查一下這個謝深情況,他是不是和他口中說的那般。

說了許久,一家人吃了飯,下午的時候浮光假裝送謝深離開,實際上只是在外面兜了一圈,然後謝深就又變成一隻小奶喵回來。

「喵喵喵~」我今天表現怎麼樣?

這話無疑是在討賞。

浮光倒是沒有吝嗇自己的誇獎,她說道:「很棒!表現得無比的優秀。」

「喵喵喵」我真的可以養活你,貓山上資源十分富饒,我看過你們這裡的物價,我保證可以一直讓你過著現在一樣的生活。

浮光屈指輕輕彈了一下某小奶喵的小腦闊,她說道:「我從來不用你養我。」

小奶喵奶聲奶氣的叫著,很是不服氣。

浮光卻沒有再管他,反而是帶著他回了木家。

她打算住幾天還是回公寓,在這裡實在是不方便。

沒過幾天浮光就提出要走,結果木母是一萬個不同意,就撒嬌自己女兒留在家裡不出去。

但是最後木母也拗不過自己女兒,只能委屈巴巴把自己女兒送出去,走的時候還萬分叮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千萬不能在外面受了欺負,如果在外面受了欺負一定要回來告狀,父母是永遠愛她的。

浮光也都只是應下來,實際上並沒有放在心上。

回到公寓,謝深變成人形,他輕輕摟住浮光的腰身,輕聲在她耳畔說:「鬧鬧~想你。」

「不是一直待在一起嗎?」

浮光掙脫他的束縛,然後走到自己電競椅前面。

還是自己的電競椅坐著舒服,忽然,浮光的電話響了,她接通了電話。

是月姐打過來的,她問道:「月姐,有什麼事情嗎?」

月姐那邊也是剛出差回來,這一剛出差回來就聽說自己手底下的主播不得了,直接變成了平台的財神爺,她第一時間都懵逼了。

自己手底下有些什麼人她心裡都是有數的,沒有哪個是真正有錢的大佬。

「我聽說你成了平台的財神爺?」月姐陰陽怪氣的說。

浮光微微一笑,她說道:「都是小事。」

月姐冷笑說道:「小事?你前前後後花了多少錢你心裡有數嗎?」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你花了將近100萬!說吧,你錢到底是哪來的?」月姐說道。

她其實想法就很簡單,她很擔心自己的藝人誤入歧途。

那樣一個花季少女,誤入歧途這將是多麼令人惋惜的事情。

他們以後就算不做主播,那麼做其他行業也是可以的,但是對於女生來說,有些東西還是應該注意。

浮光沉吟片刻,想了想,說道:「那我告訴你,你可要穩住。」

月姐拍拍胸口,說道:「沒問題,你直接說。」

「我叫木浮光。」

月姐說:「我知道你叫木浮光,有問題嗎?」

「霧月髮廊的老總是我媽,木氏集團的董事長是我爸。」

月姐:「……」

這孩子是睡糊塗了嗎?

「你沒睡醒吧?不要做夢了,你真希望自己富豪失散多年的親女兒嗎?這種戲碼偶像劇都不敢拍了。」月姐沒好氣的說。

浮光嘆了口氣,說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木氏集團的千金。」

「只不過前段時間和家裡吵架,然後離家出走了而已。」

「你說的是真的?」月姐還是充滿了懷疑。

「嗯,真的。所以月姐還有什麼事情嗎?」

「好傢夥,你隱藏的夠深的啊,我說你怎麼突然那麼有錢,霧月髮廊還給你打折。」月姐到底是相信了浮光說的,畢竟這前前後後打賞了接近一百萬,而且百度上的資料也的確顯示的是木氏集團董事長有個千金名叫木浮光,這世界玄幻了啊。

。 第三百八十章英雄救美!

劉浩哲脖子的青筋都有些爆出來了,這句話就是從牙齒縫裡進出來的。

他使出了全力,在維持著兩人不至於被水沖走,

終於在在劉小藝抱住劉浩哲的瞬間,劉浩哲和劉小藝的手鬆開了。

用力的嘴喘口氣,劉浩哲另外一隻手這才抱住了大石,兩隻手緊緊把住,危局才短暫解除、

劉浩哲的身上,掛著一隻布袋熊一樣劉小藝。

她頭髮濕漉漉的,臉色十分蒼白這時正好抬頭看到劉浩哲的眼睛。

「浩哲哥哥,我實在做夢嗎!」

」當然不是!」

劉浩哲都被這話氣到了!

「不要說話!」

「等人來把我們拉上去!」

劉浩哲其實也是累得夠嗆,他這一次真的有些感謝背負重劍的日子,不然,他手臂壓根不可能這麼有力氣!

現在他環抱著巨石,

差不多能堅持幾分鐘。劇組的救援隊肯定會第一時間趕來現在就只能等待了!

「浩哲哥哥

小藝突然然虛弱的把頭歪在了劉浩哲的肩膀上,

說道:「我現在大相信世界上有那種奮不顧身的愛情了真的!」

說著說著,這丫頭竟然流下淚來!

「別說話,保存體力!

你這哭哭啼啼的完全是在找死啊!」

劉浩哲訓斥了一聲,劉小藝跟小貓味似的微微嗯了聲然後閉上眼睛,好像很享受一般,徹底的安靜了……

劉浩哲雙手環地著巨石,在那大喊,很快,劇組的幾個武替,就發現了劉浩哲的身影。

「趙導,劉爺找到了!」

「劉爺活看就好,要是他死了,呸呸….

武替暗目啐了幾口,卻站在岸旁有些束手無策。

這自己也不能下去啊,水流這麼急?!

怎麼辦!

「帶繩索的救生圖!」

劉浩哲在那喊著,武替這才沖了出去,顯然去拿道具了,

也幸虧是在九寨溝,這搶救的東西都很齊。

不一會兒,趙導和劇組的工作人員,就全都圍到了岸邊。

帶繩索的政生圈也被拿了過來,

劇組內力氣最大的一個武替,猛地把救生圍朝著劉浩哲附近甩了過去,然而……甩偏了。

啪!

趙導直接打了他一下:「你小子會不會扔,趕緊啊都被你小子急死了|」

「….這我也不好掌控啊!」

「水流太急了!」

武替趕忙把救生圈拉了回來,這一次他看準了,再一次朝著河中心甩去,….依舊沒有甩中。

全劇組把他殺了的心都有。

一個武替想要接手,劉浩哲卻有些急了主要是他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甩我前方,讓河流衝下來,我看好機會可以接住!」

」前方,不要甩我這,甩我這沒用,萬一把我砸蒙了昨弄?」

劉浩哲的話讓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老李這一次深呼出一口氣,他便出了吃奶的九牛二虎之力。

砰1

游永圈一下子被扔的很遠,

被水流急速的往下沖主下沖,老李趕忙拉扯了下繩子,操控著救生圈往劉浩哲的方向靠近。

最終,救生圈一下子衝到了劉浩哲能碰到的地方。

劉浩哲也趕忙一隻手鬆開大石石,一把拉住了救生圈:

「小藝。」

Prev Post
張凡發現村長臉色不好,看樣子很憔悴。
Next Post
傾皇輕嘆口氣:「暴亂越發嚴重了,我也擔心雲櫻在墟府會出什麼事情,所以已經加快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