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見花琉璃跟羅子雨一臉熱絡,絲毫不將她放眼裏。

跺跺腳道:「我也去。」

看着嘟著嘴,瞪着眼,自認為可愛的女人,花琉璃冷笑一聲:「你?有錢嗎?」

「我當然有了。」

「既然有錢,自己不能去?」

對不喜的人,花琉璃向來不會阿諛奉承,委屈自己。

這女人一看便知不是個安分的。那見到司徒錦與太子,眼睛跟帶了鈎子似的一個勁兒往他們身上瞟!

覬覦太子她無所謂,但是覬覦她男人就是不行。

「既然璃姑娘不願意帶着我,那我就在客棧里獃著好了。」

花琉璃白了她一眼,對着司徒錦道:「我們現在要去吃米線,一起?」

「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本宮所幸無事,也去看看!」

「誒呀,我早就聽聞平安城米線很是出名,本皇子自然也是要去嘗嘗的。」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去吃米線,只餘下寥寥幾個侍衛在登記房間。

女子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某種的狠辣一閃而過。等著吧,等到了紫鳶國,你們所有人都將喪命於那裏!

到時候她一定將花琉璃那女人挫骨揚灰。

花琉璃與羅子雨走在一起,問道:「那個女人怎麼回事?」

「我爹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寵妾滅妻,不過我娘接二連三給我爹塞了不少侍妾,一個個那都貌美如花年輕的緊。青兒那賤人每天氣的摔東西,我爹現在對她也有了厭惡,她就想將娘家的侄女帶來,嫁給帝都的貴公子,好固寵!結果這女人是個心野的,剛開始引誘二皇子,被二皇子好一番侮辱。這不聽聞我來參加紫鳶國學子交流會,央求着我爹讓她一同跟來。相比是跟我爹達成了某種協議!」

說完,冷笑一聲又道:「一路上這女人與我坐同一輛馬車,打聽最多的就是世子了。」

嗯?

她還以為對方打聽太子要多一點兒呢。畢竟太子位高權重,而她男人,好吧,與太子相比,她還是覺的自己男人魅力要更勝一籌。

司徒錦耳聰目明,加上羅子雨並未壓低聲音,在場之人都聽的到。

「那女人來這裏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司徒劍南:「照我看,乾脆殺了,一了百了,省的再咱們面前晃悠,怪膈應人的。」

「莫要衝動,不如靜觀其變,看看那女人玩兒什麼把戲。」

太子顯得有些過於淡定了。

花琉璃到不在意,若什麼女人都能將司徒錦搶走,那隻能怪她眼光太差。

再說,司徒錦也不是那種只看外貌的種馬!

「皇兄說的對,那女人一看就知不是什麼好貨色,若不是羅子雨無法拒絕羅大人,這女人斷不會帶着來的。」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倒不如開開心心吃一頓!至於那個女人,盯緊點兒總會露出狐狸尾巴的。」

「琉璃,對不起!」

羅子雨知道這次帶着那個女人給他們添麻煩了,可她爹用娘做威脅,若是不帶着,娘在羅家連嫡妻的身份都保不住了!

。 當曹祐在越老的監督和陪伴之下,繼續修鍊那天罡一百單八斧的時候,鮫海帶着這顆黑炭球,步履無聲地往這密室底下走了來。

為了不讓這顆黑炭球,被這裏所瀰漫的煞氣給謀害了小命,鮫海大方地從自己的靈泉深處,牽引出了不少靈力來護着它。

得了這老傢伙的保護,它可就無所顧忌多了,不太去理會自己目前的處境,而是吸收起了這些來自於鮫海的靈力。

一盞茶的工夫不到,它就由一顆蓬鬆的黑炭球,變成了一團黏糊糊的黑液,有種要脫離鮫海手掌心的趨勢。

它以為只要多給它一點時間,哪怕是半個時辰也好,它就能夠和鮫海來個生死決鬥。卻不知這地界裏,並不只有它一個無辜的存在,還有這一顆從曹祐體內抽出來的暗靈球。

「?!」察覺到了鮫海的到來,這顆暗靈球宛如從死寂恢復了些生機,開始變得活躍了起來。

早些時候,它還是一副心驚肉跳的模樣,就差被深處那怪物給嚇死而已。從它被綁在這根柱子上開始,它就明白了鮫海那老傢伙是不會輕易就放過它的。

現在倒好,那老傢伙又帶來了個奇怪的傢伙。相比於它,那傢伙此時更加有力氣。就是不知道過一會兒,會不會還那麼喜歡上躥下跳。

四目相對間,這傢伙分明就從那顆暗靈球裏頭,察覺到了一股跟曹祐那小毛孩,極其相似的氣息。

霎時,那一頭長了牛角的小怪物,赫然出現在了它的腦海之中。雖說大家現在都是個暗靈球的狀態,但好歹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應該有什麼共同的語言,

除非……除非有個共同的敵人。

對!一旁這老傢伙,不就是共同的敵人嘛!又強大又不可理喻,甚至於有些瘋狂。

不想着再往前移動半分的它,開始後悔自己拿了鮫海的好處。若是它不去吸收那些來自於鮫海的靈力,也許它還能理直氣壯地給自己喊冤。

「你倆一個是大人,一個還是小嬰兒,舍了誰對於老夫來說,都是一種損失……」

停下了腳步來的鮫海,面色凝重地看着眼前這倆傢伙。他在想着他自己所能夠預料得到的事情,也就沒空去理會自己現在這陰沉着臉的模樣,在它倆的心中有多麼恐怖了。

頓了頓,鮫海接着自言自語道,「……但老夫可以封印小的,讓大的這個先成些氣候,再慢慢地讓小的出來。」

「?!」它倆雖不是什麼曠世奇才,一聽鮫海後面那話,已然能夠明白這老怪物,要做些天理不容的事情出來。

沒錯,等待着它倆的,不是什麼煙消雲散,而是鮫海的鬚髮飛舞,以及周遭那些變得極其紊亂的氣流。

絕望!它倆目前所能擁有的舉動,也就剩得這面目蒼白下的哆嗦了。它倆不約而同地從暗黑芒亮,褪變成了個白球,還真讓人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

噗通噗通,心神劇烈地顫抖了起來的曹祐,哪裏能夠知道自己的身體,究竟發生了什麼怪異的事情。

他只覺得自己的呼吸越發困難,彷彿置身於洪流深淵一樣,喘不過氣來了。一個踉蹌,曹祐直接跌在了這矮矮的草坪之中,宛如突發惡疾死翹翹了般。

最先發現到曹祐這異樣的,是跟萬靈一樣藏頭不露尾的歐桓。他也不去揣摩鮫海,躲在某個地方進行着某種妖異的儀式,只是有那麼一絲的不安。

歐桓覺得曹祐這個小子,遲早有一天,還是會把他拽進那暗流之中,永不見天光。

與其等到那一天的到來,還不如眼睜睜地瞧著這小子安靜地死去。

也許,曹祐真就這樣子死了,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件好事。從半空中落了下來的他,冷冷地站在曹祐的身旁,就差往這小小的軀體里補一刀。

因了這一刻的猶豫,歐桓不得不看到那個令他不安的結果,在一步又一步地將他往地底下拽。

「有了這個擋光棚,以後就再也不用擔心被晒黑了。」偷笑了一聲的越老,對自己眼前這個小木棚極其滿意。

這些個建築材料,還是他費了不少氣力,從那些枯枝爛葉里仔細挑選出來的。還未等他鑽到裏頭舒服地躺一躺,他這小木棚就轟然塌了去。

「?!」目瞪口呆如他,哪裏不清楚這裏是不會有什麼自然震動和風暴的,立馬就將小仇恨擱在了遠處,那倆不知好歹的兵俑身上。

額,可當他從草叢裏溜達出來,沒有看到那倆兵俑,倒是先看到了那個若有若無的身影。

天哪!這這……這裏竟然第二個靈體存在!對方不會是什麼高手吧?

萬一是的話,不會跟他搶風頭吧?一想到這個可能,越老又多想到了曹祐那小子。

此時,曹祐昏死過去已經有小半會兒了。

不等歐桓往一旁那靈源樹中遁去,越老就氣鼓鼓地沖了過來,誓要和歐桓一決高下,最好是能夠把歐桓也給收為徒弟。

「……」瞧見越老氣勢洶洶地往自己這邊飛撲而來,歐桓想也沒有多想一下,就往這靈源樹中隱沒了去,不想着摻和這種小熱鬧。

「喝,呀!小輩休走!」自個吆喝了幾聲,沒再發現到一絲和歐桓有關的氣息,越老才稍微放心了些。

讓他有些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沒有及時停下來,而是一跌一撞地往曹祐的身上翻轉了來。好在及時揪住了曹祐的衣服,不然他都不知道自己會翻到什麼地方去。

左瞧右望了一下,越老慢吞吞地用靈識探查起了曹祐的情況。

死了?不會吧!

從曹祐這停歇了運動的心脈,這老頭兒愣了又愣。眼淚,夾拌著一股難以壓抑的情感,從他眼眶裏蹦了出來。

雖說他是沒有折騰出什麼水液,但他也是難受呀。

呼,顯得有些許疲憊的鮫海,大甩長袖離開了這一條長長的廊道。幽暗的廊道內,卻沒有因為鮫海的離去而變得更加明亮些,反而少了更多的光亮。

一道長長的影子,此時正藉由這閃爍不定的燭火,延伸向那從未移動過分毫的牆壁。 焰心金宮。

陸謙盤腿而坐。

雪白玉兔和金蟾在一旁蹦蹦跳跳,不亦樂乎。

這時,一旁放着的浮提令亮起光芒。

陸謙拿起一看,原來是第二梟發來消息。

「酆都道兄,在下前來拜訪,可有空相見?」

商人重利,自從酆都城當上祭酒,第二梟的稱呼立馬變了。

「等等。」

陸謙搖身一變,來到城主府。

嘩!

出來的下一秒,第二梟的身影緊跟出現,拱手道:「見過酆都道兄,道兄近日可曾安好。」

「還行。」

陸謙閉關到潮汐出現,大概過了十年。

這十年時間修為提升不少,道行增加五十多年。

其他靈器基本進入天罡第三重,實力又比以前翻倍了不少。

陸謙話鋒一轉,問道:「閣下這次過來是……」

「哦,真籙消息有了,還有道兄需要的虛丹信息。」

「哦?說來聽聽。」

第二梟坐了下來,大手一揮,桌上擺滿茶杯茶具。

一邊品茶,一邊說道。

「真籙消息不太確定,不知是真是假,此物在西邊大荒嶺附近,大荒派舊址,這是當地後人傳說。」

「此消息價值十五萬,先交一萬。」

「咳咳,這個消息真實性六成,不保真,若是假的沒辦法賠付,就看道友怎麼選擇了。」

如果消息百分百確定是真,第二梟恐怕立即組織人手去探寶了。

真籙的價格起碼兩百萬以上。

這筆買賣只賺不賠。

「買了。」

陸謙當即轉賬給第二梟。

「還有虛丹,這是小弟動用許可權查詢的,原本要收費,看在咱兩的交情上,這筆費用免了吧。消息價格八萬。」

隨後第二梟娓娓道來。

「轉世虛丹要有轉世靈身之法,此法用來尋找合適轉世身。有些門派是用自己的後代,一般後代概率大一些。」

準確來說是根據生辰八字,以及一些特殊因素,例如體質是否適合自己的功法,肉身是否排斥自己的神魂等方面

「然後開始轉世,服用彼岸金丹防止記憶迷失,鞏境金丹維持境界,開啟轉世儀式。這個、、不同門派有不同方法。」

轉世會忘記前塵一切,忘掉神通以及法術。

十八歲之前嚴禁一切前塵事務的干擾。

此時神魂還未完全成長,貿然干預的話,運氣好不會喚醒記憶,運氣不好記憶蘇醒,直接讓神魂承受不住崩潰。

十八歲以後在門派引導下修行本門秘法。

因為前世的作用,修行速度會很快。

修行過程中會慢慢覺醒記憶。

一旦完全恢復記憶,所有前世修為也全部恢復。

「所以說,轉世需要三種東西:尋找轉世身之法、金丹、轉世儀式。」

第三種最難,包含鳩佔鵲巢、保持神魂完整、記憶覺醒之法。

「多少錢才能交換?」

「無價。改天國主一千兩百歲大壽,我邀請你過去一趟,成不成就看自己了。」第二梟苦笑道。

「對了,轉世之後修為上限增加多少?」陸謙問道。

「兩百五到三百年。差的轉世可能才一百五十到兩百年。壽命大概也差不多。」

Prev Post
順着馬爾茲指的方向,在險峻的海涯上,洛塵發現了一個岩石巨門。
Next Post
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