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裏,門羅並沒有提起戰爭堡壘以及瑪古拉三世的事,彷彿這些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在門羅看來,斯琴帝國開出的條件已經極其的豐厚了,對方沒理由不答應。

可是讓門羅沒想到的是,蘇寒竟然想都沒想,直接回答道:「真是不好意思,你們開出的條件並不能讓我心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初玉不知她所想,見她同意,拍了拍她的腦袋,意味深長道:「我去找師父,師妹你在房內乖乖閉關!」

白瑧眨了眨呀,念頭已經轉了一圈,心道這是要變相關禁閉了?

「關到啥時候啊?師兄!」

聞言,初玉嫣紅的唇瓣忍不住抖了抖,心道原來小師妹領悟到了他的深意,只是就這麼直接問出來,他該說她是樸實,還是大智若愚?

看着她澄澈的眸光,一眼就可望到底,好似全然不知自己即將要面對什麼,可她又什麼都明白。

初玉眼底閃過一抹複雜,便是他也沒有師妹這般平靜,難道真是在山上長大才會知而無畏?

掌門師伯不僅是他們的師伯,還是一派掌門,他會如何決定,眼下他不能保證。

最壞的結果,是封印小師妹的記憶,可那樣,會阻斷她對符陣兩道的感悟,對師妹來說太殘忍。

要先找師父商量對策,他看得出來,師妹雖不善劍道,師父還是喜歡的,希望師父能讓掌門師伯手下留情。

此事他也有參與,若是不行,就幫師妹換一件護持神魂的靈器吧!

心下轉過這些念頭,時間也只過了一瞬,他揮手收起地上的陣法和靈石片,正色道:「等著,掌門應該會傳喚,為兄先行一步!」

說完,便站起身,頭也不回,一陣風似的刮遠了。

白瑧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暗道跑這麼快乾什麼,只是想提醒他,他的偽裝沒換上!

這萬一被徒弟看到了,豈不是加大了風險,之前的努力不都白費了!

被白瑧惦記的徒弟蘇嘉卉,此時正和她的新朋友兼師妹水靈兒逛珍寶樓。

對這個突然多出來的師姐,水靈兒的觀感還不錯。

當初在正初峰時,她們其實沒什麼交集,最多碰面時點個頭。

她見識過何婉柔的手段,知道閑言碎語有時候當不得真,但對蘇嘉卉也沒有好印象。

不過幾月不見,相處起來,這師姐的確與傳言不同,桀驁不群?不,相反,挺和善!

至於「睚眥必報」,那不是應該的嗎?別人欺負她,她也要打回去的!

是以,水靈兒覺得這個師姐頗合她的脾性,她日後也有搭伴的人了!

兩人在珍寶樓一摟的靈藥區,蘇嘉卉今日的目的是買一些珍貴的靈藥種子。

她挽著水靈兒的胳膊,終於有了些真實感,再也不用被噩夢困擾了。

從進門開始,她就一直做噩夢,夢裏,她只是一個普通的雜役弟子,夢裏沒有正初峰,沒有甲院,她一輩子碌碌無為,等她熬成內門弟子已經一百八十多歲了。

還經常被那些可惡的真傳弟子欺負,以至於她在正初峰時脾氣一直不好,覺得那些小弟子沒有一個是好人。

好在她修鍊努力,學習認真,熬了過來。

就在上月,師父收她為弟子后,噩夢終於遠離了她。

師尊還重新賜下地階功法《五行功法》,讓她沒了後顧之憂。

可她終究受了噩夢的影響,會做一些甚是奇怪的事,她之前對林小米和林小泉好,還主動接近林陽,如今都想不起來是為什麼。

但她知道,定是噩夢裏看到了什麼,可後來的夢她都想不起來,已經模糊了!

雖然想不起來,但她不覺得可惜,她真的不想再做噩夢了,每次做噩夢心中都會升起一股戾氣,都沒人願意和她做朋友了。

如今好了,夢裏她成為內門弟子之前的事她都記得,煉丹也沒忘,很多話本里不都會寫夢中得到高人指點,她或許就是這種情況!

不過師尊和傳言中的不太一樣,聽說師尊是個罕見的美男子,可她見到的卻是個仙風道骨的老爺爺。

那墨香為什麼會喜歡師尊?

哦,對了,夢裏師尊只有一個徒弟,不是她,是一個叫墨香的弟子。

那弟子天資卓越,悟性絕倫,可惜她心思不正,喜歡師尊,還鬧得滿修真界都在傳,連累了師尊的名聲。

連慈祥的白鬍子師尊都勾引,那墨香也太奇怪了,說不準是有陰謀,就是為了敗壞師尊的惡名聲。

對了,她身邊的水靈兒前世也是名秋師伯的弟子,聽說她為了維護師尊的名聲,總跟墨香作對,後來和張家聯了姻,結局不太好。

如今她成了師尊的弟子,若是那個墨香真的出現,她也不會讓那個墨香有機可乘!

看着手下的靈藥,她轉頭看向新出爐的師妹,夢裏墨香不是以單水靈根掌握一手好丹術為榮嘛,靈兒師妹也不遜色。

「靈兒師妹,這文無和獨椹不錯,可以煉製玉顏膏,很受女修歡迎。」

夢中的風氣可是與現在不同,夢裏,對她們這些低階弟子來說,美麗的容顏跟修為一樣重要,是她們向上攀登的階梯。

越是資質差,將容貌看得越重,在容貌上花的靈石更多。

墨香可是靠這個,大賺了一筆,還得了許多好人緣,連她這個雜役弟子都多有耳聞。

水靈兒桃花眼轉了轉,當年在水家別院,僕役們說得最多的就是夫人哪個丫鬟漂亮,要用什麼膏粉去討好。

如今看來雖不值什麼,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就是修士也不能免俗,大多低階女弟子都會用一些靈膏,這樣以來,需求的量就很大了。

她可以和劉三寶合作,日後也有長久的進項。

她心下一動,以前沒見蘇師姐與什麼人來往,煉製的丹藥難道是自己處理的?

「對了,蘇師姐的丹藥都是自己賣的嗎?」

蘇嘉卉搖頭,她也是剛開始煉丹,丹藥並不多,「我煉的丹不多,也就是來青穹城的時候賣過一次。」

水靈兒撲閃著大大的桃花眼,摟着蘇嘉卉笑道:「師姐,要不我們以後找劉三寶師兄,讓他幫我們賣!」

蘇嘉卉面上一怔,心下活動開來,這的確是個好主意。

以前沒拜師,她擔心真傳弟子會以身份壓人,可如今不同了,她也是點了魂燈的真傳弟子,該早些接觸那些弟子才是。

「師妹說得是,我還要再買一些靈藥種子,師妹要不要,咱們峰的葯田太少了,該開墾些。」

水靈兒是單水靈根,種植靈田已經很順手,蘇嘉卉的提議正和她心意,是以,兩人又繼續逛起來。

她們以後來珍寶樓的機會可不多,稀缺種子自然要多買一些。

。 木兮說完等了一會兒也沒聽見秦淮說話,她抬頭看向他:「我說的是真……」

「木兮,」他突然叫了她一聲。

木兮楞楞的應了句:「在。」

秦淮湊近她,在她耳邊低聲道:「你說,等我回來,就給我。」

木兮大腦卡殼了一下,突然爆紅了臉,她確實是這樣說的,她當時很害怕,就怕他出事,所以,才這麼說的。

她當時說的時候是一腔熱血,木兮當時沒想之後的事,就盼着他平安歸來。

「我,你……」木兮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

秦淮咬了下她的耳垂,引得她下意思的縮縮脖子。

「說話算數嗎?」秦淮有一下沒一下的親着她的耳朵。

木兮手指攥着他的衣角,緊緊的攥著。

良久,秦淮以為她害羞了,就當他剛要開口的時候,他聽見懷裏某人小聲哼唧:「算數的。」

秦淮愣了下,連帶着親吻都停了。

他看着她的側臉:「不後悔?」

木兮這時側臉看向他的眼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濕漉漉的看着他:「一想到未來是你,就覺得未來可期,我想你可能是我這輩子最愛的男生,所以,我不後悔。」

秦淮定定的看着她,說實話,木兮這段話對他的衝擊不小,他是了解她的,溫吞的性子,他走十步,她能走一步,現在能說出這些話,着實為難了她。

「陪我去買東西。」

看着秦淮站起來,木兮獃獃的張張嘴:「啊?」

她想不到現在這種氛圍下,他怎麼會提出去買東西?

木兮疑惑著站了起來,秦淮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抬抬下巴:「換一件。」

「為什麼?」木兮低頭看自己,「沒有什麼不妥啊。」

秦淮挑眉:「衣服呢?」態度不容分說。

木兮只好認命的指了指酒店的衣櫃,然後看着秦淮挑挑選選,挑了套裙子。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穿褲子啊?」木兮接過裙子,剛說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這是什麼問題啊!

她抱着裙子就快步往洗手間走去,卻被秦淮搶先一步伸手擋住了洗手間的門,他一隻胳膊橫在門口,彎腰看她:「我是更喜歡……你什麼都不穿但是樣子。」

木兮紅著臉,彎腰從他胳膊下穿過去,孩退了他一把:「流氓,」說着就把門關上了。

「要買什麼?」木兮跟着秦淮在附近的大超市裏逛著。

秦淮推著一個購物車,走在她旁邊:「買點吃的。」

「對了,買只雞,」秦淮推著車往生鮮區走去。

木兮抬眼看他:「你要煲湯嗎?」

真的難以想像,秦淮這樣的富家子弟也會洗手煲湯。

「你那是什麼眼神兒?」秦淮好笑的看着她,「你男朋友是全能的好不好?」

木兮挽着他的手臂,輕笑:「不害臊。」

兩個人走到生鮮區,生鮮區的阿姨趕緊走過來了:「小夥子,要點什麼?」

「這個吧。」秦淮有模有樣的挑了一隻雞。

那阿姨接過來稱了稱,一邊麻利的打印出價錢,一邊笑道:「看不出來小夥子還會做飯啊。」

秦淮笑:「是啊,老婆不會做飯,我總不能餓着她吧。」眼下的蕭越,就要藉助準星辰衍化帶來的力量,強行將實力天花板沖開,頂着巨大的壓力提升自大的實力。

也許過程會很困難,但當蕭越一點點將所謂的實力天花板拔高,實力也會在不斷的極限衝刺中達到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開始吧。」

自語一聲,蕭越掏出星核運轉諸天星辰體。

其中一顆星辰穴竅頓時化做恐怖的吞噬漩渦,將星核的力量快速吸收,自身亦在向著準星辰衍變。

轉眼又是半月過去。

這天,蕭越身軀一震停止了修鍊,三百六十顆星辰……

《全球備武》第391章改變禮單 [叮——女配翻身進度100%]

[任務完成,注意48小時內將脫離劇本!]

接連兩道提示聲讓林止斂眸,抿唇不語。

然而場上爆發出激烈的掌聲,所有的目光和鏡頭此時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接下來,有請林止女士上台領獎!」主持人拿着話筒出聲道。

林止在萬眾矚目中站起來,緩緩的朝着台上走去。

她步伐不急不緩,沒有因為獲獎而激動失態

當她一身黑色禮服站在舞台中央,所有人都被她驚艷到了,精緻的五官,和冷艷的氣質。

林止的目光掃視人群,很快就鎖定了人群中那個耀眼的男人。

男人也在看她,四目相對。

「現在有請戴麗兒女士為林止女士頒獎!」音樂響起,還伴隨着熱烈的掌聲。

戴麗兒拿着獎盃,滿臉笑容的把獎盃遞給她。

林止伸出雙手接過獎盃,「謝謝。」

「下面有請林止女士發表獲獎感言。」

台下的華國記者給林止拉了鏡頭。

林止依舊是不卑不亢的站在那裏,獲獎感言無非就是表達對評委感謝,對粉絲、觀眾、家人朋友支持的感激和喜悅。

她的目光雖然時常停留在時晉身上,但是始終沒有提起關於他的隻言片語。

林止說完,深深的鞠了一躬,又在一片掌聲中走下了台。

直到頒獎典禮結束,很多人都上前給林止賀喜,等到人群散去,林止已經找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了。

林止斂眸,看着手中的獎盃,心有卻有些失落。

Prev Post
幾個人順利地通過了第一道關卡,進入了茫茫地深山中。這時節,驪珠給出了指示:「後面的,可以再開一盞手電筒了。」
Next Post
我擺手說道,「可怪就怪在那批貨上面,昨天我想潛入羅大勇的庫房,誰知道在潛入庫房的時候,我發現了一隻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