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航行了這麼久,地圖上本應該出現的那些島嶼,卻一個都不存在。

別說島嶼了,就連一個小石礁都看不到。

許多人甚至都懷疑,覺得自己像是被這個地球所遺棄了一般。

與外界的聯繫,完全斷絕。

四周天地,如此廣闊,船行其間,如此渺小。

終於,在這茫茫大海之中,看到了那麼一個島,怎麼讓人不感到高興?

頓時,大家都感覺,原來他們並沒有被拋棄啊!

「我們現在應該加速接近這艘船嗎?」

會議桌上,楚梅向陳東詢問道。

現在陳東他們開會,已經是一件例行的事情了。

遇到問題,他們便會一起溝通,而不是某個人下獨斷的決策。

畢竟一個人的考慮,始終也都還是有限的。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也就是這個道理。

當然,雖然大家都會表達意見,但實際上真正做決策的,往往就是陳東了。

陳東輕輕咳了咳,以清了清嗓子,才對眾人道:

「我可以理解大家都很想探索那座小島的心情。」

「但是,我們的目標實在是太大了,如果那座小島上,有盤踞著某些勢力,而我們就這麼貿然前去,很有可能遭到埋伏。」

陳東的話,彷彿一針鎮定劑,使得先前還熱切討論著關於島嶼事情的女人們,迅速冷卻了下來。

她們這才紛紛反應過來——前方等待着她們的,不僅僅是美麗的小島,可能還是充滿著殺機的陷阱。

陳東見大家都冷卻下來了,也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要做的,就是一個團隊的平衡者。

在團隊消極的時候,給團隊的人鼓勵。

在大家過於興奮於眼前的目標的時候,多提醒她們潛在的危險。

從這一點看來,陳東雖然沒有怎麼接受過傳統儒家教育,但是長年在鄉村的他,卻是一個中庸主義的人。

而正是這樣的一種心態,讓他安然度過了許多困境,又渡他過許多次大起大落。

這場會議,在陳東的提醒之後,也變得務實起來。

最終,大家商定,應該先派出一個偵察、斥候小隊,對小島進行偵察,確認沒有危險后,再讓巨輪靠岸。

。 「噗!」雖然看不清楚,但能聽到吐血聲。

剩下三人瞳孔驟縮,心底震動,「你居然能驅使陰氣?!」

「你是鬼修?」

奚淺在心底翻了個白眼,她是個鬼!

啊呸!她才不是鬼!

意識到自己在想亂七八糟的,奚淺趕緊收起心神。

「黃泉印」運轉起來,周圍的陰氣開始向奚淺聚攏。

圍在她身邊。

看着逐漸扭曲的陰氣,三人神色微駭。

心裏止不住發涼,他們大意了,明奚淺就是個變態。

太她娘的嚇人了。

一個人類居然可以修習鬼修的功法,還可以驅使陰氣?

她不是雷靈根嗎?怎麼可能?

自然,這些問題,無人會給他們解答了。

當然,他們也聽不見了。

奚淺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三人中間,對上他們驟然收縮的瞳孔,嘴角揚起一絲輕笑。

輕飄飄的拍出去一章,把陰氣全部送入幾人體內。

「噗——」三人倒飛出去。

依舊看不見人影,但奚淺知道,他們都死了。

收起心神,奚淺轉身。

看向始終沒有離她超過兩米的韓夜雨和白羽然。

頭上掉下來幾顆黑線。

師姐就罷了,白羽然是怎麼回事?

她不知道,在剛才她驅使陰氣出手時,白羽然已經決定,並且認定了。

她就是一顆粗壯的金大腿。

白羽然勢必要牢牢抱住的,此刻她已經忘了。

剛才還發誓離明奚淺遠遠的那個人是誰!

「看什麼?走吧!」奚淺突然轉身,抓到了白羽然打量她的視線。

白羽然:「……呵呵!」

尷尬的時候做什麼才不尷尬?

答案:努力保持鎮定,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奚淺沒理她,而是看向韓夜雨,「師姐,我要留下來修鍊,出口我已經找到了,你先出去,聯繫上師兄,然後你們先去闖,我會去找你們。」

她在這裏先到了突破「黃泉印」的契機。

不想錯過。

「不行,我陪你在這裏,你一個人太危險!」韓夜雨不同意。

奚淺笑了一下,「你忘了我可以驅使陰氣?放心,你在這裏的時間太長會有影響。」

陰氣入體可不是開玩笑的。

「剛才你也看到了,我有自保的力量!」

韓夜雨看着奚淺的眼睛,裏面是堅定和認真。

她突然就妥協了,「……那你自己小心點。」

她也想了一下,自己在這裏還是拖累。

不能使用靈力不說,還要淺淺保護。

「嗯,出去后立刻聯繫師兄,你也小心些,別擔心我。」師姐是元嬰中期。

而且真實的實力和元嬰後期差不多。

再者手裏有師父給的底牌和她送的傀儡。

所以她並不擔心。

這次為了保護師兄師姐,剩下的三個傀儡,她給了師姐一個。

當然,師兄給了,只是他沒拿。

本來今年他該閉關衝擊化神期的。

只是因為不放心她們兩個,加上也想來碎仙河見識見識,就往後推了推。

「明奚淺,那我呢?」白羽然瞪着眼睛看向奚淺,眼裏閃爍著明亮的光。

「你?」奚淺挑眉。

「對呀,就是我!」

「你不出去還留在這裏幹嘛?」奚淺突然就不明白她的腦迴路了。

。 不過現在,來了13區,這個問題可就迎刃而解了。

按照地址一路摸索著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迪恩看了眼整體風格像是個大龜殼似的選育屋,不禁有些好笑。

這可比他設計的要吸睛多了,在周圍一堆普普通通的建築里,也算是獨樹一幟了。

推開門走進去,迪恩進入這個被海懷石包裹著的空間,忍不住抬了抬胳膊,看了眼投射在自己衣服上的粼粼波光。

這是海洋選育屋的特色,用海底產出的特殊礦石來進行裝修,在特定的光芒刺激下,會產生出彷彿海浪波動的效果。

在迪恩看來,就有點像以前在海洋博物館里參觀的那種感覺,頭頂上是飛舞的游魚,和被燈光照耀著的海水,透過玻璃,在地上投映出了奇異的波動。他是覺得不算太稀奇,但是在其他人看來,都顯得十分唯美和夢幻。

靠這個,海洋選育屋儘管沒出什麼成果,也打出了些許的名氣,整天像個景點一樣,引得好多人來參觀。

迪恩向小跑著來接待自己的店員點了點頭,把注意力從海懷石造成的景象上移開。

雖然只是些花里胡哨的東西,但是做出來的效果確實是不錯。

倒也能理解,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了。

「我要訂購一批近海的魔獸。」

迪恩開門見山的朝店員道。

一批魔獸可算是大單子了,在這13區,輕易見不著。

店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瞭然道:「您是一名選育師吧?」

迪恩點了點頭,把寫有自己地址的紙條交了過去。

海洋選育屋,作為一家由海族創造的連鎖選育屋,雖然名義上是選育屋,但卻著實沒選育出過什麼值得稱道的招牌魔獸。

他們的日常經營業務,其實跟選育都搭不上邊,就是出售一些鄰海,或者乾脆就生長在海里的一代魔獸,比農夫山泉還像是大自然的搬運工,說是選育屋,其實在會過來購買魔獸的人眼裡,就是一家魔獸商店。

迪恩也搞不懂他們為什麼要如此倔強的稱呼自己為選育屋,可能是出於對未來的美好期待?

心中暗暗腹誹著,迪恩看了眼店內擺放整齊的水箱,手指從其中的四種上點過,看起來就像是吃火鍋在點菜一樣,「火箭銀魚,炮蝦,海鷺鳥,尋空魚。」

「各來四隻,兩雄兩雌。」

店員面無異色的點頭記錄下來,心裡卻略微有些失望。

還以為這位身為選育師,對魔獸的需求會很大呢,沒想到才買了四種,還是最便宜的那一類。

就算各買了四隻,加起來也沒幾個錢。

不過海洋選育屋本來就是靠低價售賣鄰海魔獸而獲得利潤的,店員也多少習慣面對這樣的客人了,他熟練的計算好了定金,跟迪恩約定好了送貨上門的時間。

這個流程,迪恩已經是非常熟悉了。

他交好定金,收下了店員遞過來的契約牌。

這張契約牌是海洋選育屋特別定製的,上面有對他們會給出的魔獸質量做出承諾,如果收貨人不滿意的話,可以利用契約牌,進行退貨或者申請補償。

迪恩當時委託商隊進行種獸寄運的時候,就拿過類似的契約牌。

這也是帝國商業法的規定,當涉及到這種數量比較多的魔**易時,必須要有一張契約牌來作為買賣證明。

不過雖然只有在魔**易的時候才有硬性規定,但自從商家發現有契約牌的好處以後,很多交易就都依賴於契約牌進行了。

像是老精靈那種什麼都不收的,才算是異類。

放好契約牌,迪恩背著手,在自己挑中的魔獸旁,仔細的轉了兩圈。

各項數據都是很不錯的,到手以後,可以直接著手進行選育。

而有了這四種魔獸,魔鬼浮遊魚的選育方案就基本成型了。

一代的火箭銀魚和炮蝦生下二代小炮魚,二代小炮魚和尋空魚生下三代飛盧魚,然後三代飛盧魚和海鷺鳥再進行交配,就可以得出四代的魔鬼浮遊魚了。

雖然也是四代魔寵,但是魔鬼浮遊魚跟詭影娃娃可不一樣,因為海洋生物的孕育期普遍偏短的原因,在藥劑的輔助下,它誕生的整體流程耗時會非常短。

再加上一胎數量也不少,所以迪恩買了四隻,基本上就供應得起自己的經營了。

逛了一圈,迪恩記錄了一下幾隻從沒見過的魔獸的信息,然後就把視線轉移到了某個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水箱上。

信息牌上的「肉質鮮美」,讓他有些心動。

「再加上這隻寄居蟹吧。」

Prev Post
美紀握筷的姿勢很標準,夾飯的手也很穩。
Next Post
雖說,這些保姆大多數都偷男孩,但燦燦長得這麼好看,難保不會遇到偷女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