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想到祖師竟然敗於其手,她便更感玄冰派的衰落。

不過她並沒有難受太久,很快就收斂了思緒,盤膝坐在地上,開始練功療傷···

熊起來到了一個女人面前。

當然,說是面前,實際還隔着十幾丈。

但它還是禮貌地停下了腳步。

只見這個女人白髮如雪,披散在身後,就連眉毛都是白的,但卻肌膚紅潤細嫩猶如嬰兒。

丹鳳眼中雙瞳仍呈現冰藍色,寒芒閃閃。

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活人。

這話矛盾,但對方給熊起的感覺確實如此。

「我來了。」熊起道,「我名熊起,不知閣下怎麼稱呼,是玄卿前輩第幾代弟子?」一提到演唱會、和時曉昇有關的事情,姜小寒就像是打開了話匣子,嘰嘰喳喳地說個沒完。

或許是因為程昱贈票的緣故,今晚在她口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除了「時曉昇」、「水晶」以外,便是「程昱」二字了。

和姜小寒又聊了半個多小時,那些被林鹿呦驅趕開的瞌睡蟲再一次找上門來。

姜小寒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245章理不直氣也壯 賣糖葫蘆的店家利落的遞了一串給芳馥香,芳馥香付了錢,轉過頭沖着簡向緋笑:「還不快點拿好?」

簡向緋眼睛更彎了,伸手接過:「謝謝。」

芳馥香沒有說不用謝,或許簡向緋在此刻,他真的很感謝給他買糖葫蘆的人吧。

芳馥香好像還是不太滿意,因為一串糖葫蘆實在是太少了,有去買了很漂亮的糖花。

買了就遞給簡向緋。

簡向緋都一一的接過,他都沒有吃,而是拽在手裏,雙手實在是拿不下的時候,簡向緋才提醒芳馥香,「好了,我拿不下了,吃不了這麼多。」

芳馥香聽聞,看了看簡向緋,雖然拿着很多甜食,跟他平時的氣質不太符合,但是簡向緋很樂意,看着手裏的糖食,臉上都是開心的笑容。

芳馥香決定好了:「以後,我帶你去吃全世界好吃的甜食怎麼樣?」

簡向緋很是開心:「你確定么?」

「如果我不確定,我為什麼要問你?」芳馥香看着簡向緋的一雙眼睛,很認真的問道:「現在是我要你回答,你願意跟我走嗎?」

簡向緋眨了眨眼睛,忽然有些感慨,他在小時候最期待的就是有人告訴他,跟我走吧。

這句話好像晚了很多年,但是現在,也不算太晚。

簡向緋嘴角勾著,一雙眼睛含着笑,是很真誠的笑容,他的語氣更平時一樣,帶着一點點慵懶,「好啊,只要芳總不嫌棄,我這個員工,就跟着芳總混吃混喝了,到時候你可別嫌棄我吃得多,喝得多哦。」

芳馥香信誓旦旦,非常女王的樣子:「我雖然年輕漂亮身材好,但是銀子,芳總我還是不缺的,我爸媽留給我的底兒一直被我禍禍,我賺錢的能力也不差,養你一輩子都沒有問題。」

簡向緋聽了后,沒忍住,張開手抱住了芳馥香。

夜市來來往往很多人,但是簡向緋和芳馥香芳馥自己帶有結界,別人都進不去,只有他們兩人,才能懂周身的氛圍。

路燈也很柔和,照射在兩人身上,男生手裏拿着各種甜食,不敢摟緊女生,所以女生的雙手環繞住男生的細腰,兩人的眼睛都非常的亮,看起來就像是一幅畫。

芳馥香聞着簡向緋身上好聞的氣息,問道:「你現在在想什麼?」

「想你。」耳畔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我也在想你。」

「你想的是什麼?」

芳馥香笑:「我在想,你身上的味道怎麼好聞,我好喜歡。」

簡向緋忍不住笑了,「你要是喜歡,天天給你聞。」

「你說的,可別騙我。」

「當然,反正我就在這裏,你想來就來,我是不會拒絕大美人的。」

簡向緋一張嘴有氣死人的本領,當然也有說甜言蜜語的本領,此刻,芳馥香聽着,感覺甜在心中。

忽然,一道雷鳴聲劃破天空。

芳馥香很不舍的鬆開這個擁抱,抬頭看了看天,「不會吧,還會下雨?」

而下一秒,暴雨就真的落下來了,簡直毫無徵兆,來來往往的路人驚呼去躲雨。

但是嘰嘰喳喳不是簡向緋和芳馥香性格,他們兩人沒打算找個地方躲雨,而是互相看着對方,看着對方被雨淋的樣子,看着看着,就笑了。

芳馥香忍不住吐槽:「嘖嘖嘖,跟你在一起的第一天就這麼的多姿多彩啊。」

。中州,星隕閣。

特殊的護宗大陣內,幾名身穿華麗服侍的弟子正準備離開宗門出去歷練,當他們拿出通行令牌的時候,面前的門戶卻突然被打開了!

「警惕!」

其中一名少女立刻拔出了自己的長劍,表情相當的嚴肅。

他們星隕閣的護宗大陣平日里是不可能隨意打開的,哪怕是宗內的弟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八十九章世界意識給開掛,你怎麼說! 依依清清嗓子,品評道:「八皇子的插花清新別緻,小哥哥的插花靈動溫婉,美麗有自己的靈魂。如果滿意是十分,那麼,八皇子得七分,小哥哥得八分。」

慕容謙不服氣,「明明是我這個比較好看。依依妹妹,你偏心!」

夜司凜冷笑,「原來八皇子這麼沒風度。」

「八皇子,在藝術面前,我不偏不倚,不會偏袒誰。」依依一臉的認真。

「為什麼他的插花比我好?」慕容謙不甘心地問。

「好比美人,有的美人讓人記不住她的容貌,有的卻讓人念念不忘,因為她的美貌有辨識度,有獨特的靈魂。」她解釋道。

慕容謙:「……」

依依妹妹,你可以說人話嗎?

聽了個寂寞。

這時,魏皇等一行人打獵回來了。

他們興緻高昂,因為此行頗豐,打了不少獵物。

秦總管把獵物交給御廚,御廚負責處理獵物,做成美味的野味。

魏皇在人群里找小萌萌,朝她招手,「小萌萌,過來。」

依依噠噠噠地過去,「陛下。」

「朕獵到一隻雪狐,這隻雪狐是母的,毛皮柔軟、厚實。朕吩咐人把雪狐的毛皮製成一件坎肩兒,賞給你。」他笑聲朗朗,龍顏大悅。

「陛下,這賞賜太過貴重,小妹妹……」蕭景夜連忙道。

「誒!不許拒絕!」

「謝陛下。」依依軟萌地笑。

蕭家四兄弟面面相覷。

罷了!

陛下寵愛小崽崽,滿朝皆知。

九公主甜軟地求道:「父皇,兒臣也想要雪狐毛做的坎肩兒。」

魏皇面上的微笑收了收,「一隻雪狐只能做一件坎肩兒。」

「兒臣真的很想要雪狐毛做的坎肩兒。」她稚嫩的五官布滿了委屈與撒嬌。

「陛下,九公主這麼喜歡,就賞給九公主吧。」依依慷慨大度地說。

「不用你讓給本公主,父皇原本就要賞給本公主。」九公主嬌蠻道。

依依笑得人畜無害。

九公主在作死的路上坐火箭了!

不少人都瞧出,陛下非常不悅。

魏皇摸摸九公主的腦袋,「朕想賞給你,你才能要。朕不想賞給你,你來強求便是僭越。懂了嗎?」

似懂非懂的九公主:「……」

父皇是什麼意思?

「雪狐毛做的坎肩兒,朕只想賞給小萌萌。」

「父皇,兒臣才是你的親閨女呀。」九公主委屈屈。

「放肆!」魏皇陡然怒喝。

她嚇得身軀一震。

她看見父皇冷厲的眼神,癟著小嘴,快哭了。

他的語聲裡布滿了嫌惡,「要哭就滾回京城哭!」

謝沖趕忙過來,把她拉到一旁好生安慰。

「謝卿,給她講講道理。」魏皇極為不悅,「大聲地講。」

「陛下,九公主還年幼,再過兩年,她會明白的。」謝沖道。

「講!」魏皇冰冷道。

謝沖迫不得已道:「九公主,陛下是你的父皇,也是君上。陛下賞賜或懲戒,你都要受著,不能抗旨……」

九公主哪能聽得進去?

小姑娘臉皮薄,眾目睽睽之下受了斥責,委屈,生氣,憤恨……

她把死丫頭恨到了骨子裡!

眾臣都看得分明,曾經聖寵無限的九公主,在陛下的心裡沒有半分位置了。

根本不能跟凰傾公主相提並論。

九公主驕縱蠻橫狠毒,除了作還會什麼?

凰傾公主就不一樣了,聰慧可愛,奶萌有趣,還是天才神童,什麼都會。

任誰都會喜歡凰傾公主,厭惡九公主。

這時,一個內侍牽來小馬駒。

這匹小馬駒是純種汗血寶馬,一看就知道耐力和速度驚人,戰鬥力優越。

魏皇摸摸小馬駒,「小萌萌,以後這匹小馬駒就是你的了。」

「謝陛下。」

依依歡快地飛奔過去,伸出小手摸摸它的頭。

可是,小手還沒碰到它,小馬駒就轉開,好似故意避開她的碰觸。

「小萌萌,這小馬駒雖然還沒長大,但脾氣烈得很,你要先馴服它,它才會臣服於你,心甘情願當你的坐騎。」魏皇笑道。

「馴服嗎?太簡單啦。」依依奶酥酥道。

眾臣嗤之以鼻,不少人等著看好戲。

小女娃就是不知死活。

汗血寶馬大多脾氣暴烈,很難馴服。

她一個五歲小女娃想要馴服暴烈的汗血寶馬,簡直是痴人說夢。

九公主擦去淚水,一下子就喜歡上那匹小馬駒。

小馬駒全身都是紅棕色,像一團燃燒的烈焰。

太漂亮了!

父皇把它賞給死丫頭,她不能搶,不能僭越。

倘若死丫頭死了,那該多好!

死丫頭就不會搶走父皇,更不會跟她搶東西!

死丫頭不是要馴服小馬駒嗎?

那就祝她,被小馬駒一腳踩死!

Prev Post
他的聲音如魔音穿耳,卻是那般的鄭重。
Next Post
直接閃身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