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愛卿放心,陸司農的功勛,朕早已有所耳聞…朕決定封其為大漢司徒,教化民眾,照例掌管大漢財權,除此之外,朕特許…賜給陸司農『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的特權!」

霍…

這後半句一出。

整個朝廷嘩然一片!

多本 很快,蒼暉學院方面傳來消息,他們所有參賽的七名隊員精神方面受到了嚴重的創傷,現在一用起武魂就頭痛欲裂,根本沒辦法戰鬥!為此蒼暉學院向大賽組委會提出了嚴正抗議。要求嚴懲天斗學院!

而對於這種情況,由位於天斗城的武魂聖殿派出了兩名魂聖級別的治療系魂師專門為蒼暉學院七名隊員進行檢查。

仔細檢查了一番后,兩名魂聖得出了檢查結果,那就是精神受到了巨大創傷!而對於這種精神創傷,需要休養很長一段時間,總而言之,接下來這七個人是沒什麼戰鬥力了。

大腦是人體構造最為精密的地方,並不是簡單的治療魂技就能夠恢復的。精神世界的奧秘至今還從未有人真正看破。武魂殿的治療自然是徒勞的。

水柔等人屬於天斗學院,而天斗學院屬於天斗帝國。正因如此,蒼暉學院的抗議自然是沒有什麼意義的。畢竟擂台上魂技無眼,自己被傷到了又怪得了誰?

這件事就這樣被輕飄飄的揭過去了。

………

此時天斗學院眾人都在津津有味的看着比賽,而在參賽者觀戰台另一邊,一雙陰沉的眼睛始終注視在水柔等人身上,尤其是作為隊長的水柔,更是重點關照對象!

水柔自然不會感應不到這目光,她知道這目光的主人絕對不懷好意。因此決定引蛇出洞,免得這個傢伙把目光轉向獨孤雁等人身上。

於是,水柔忽然站起身來,然後沖着獨孤雁等人說自己忽然想到有些事要辦,要先離開。獨孤雁等人並未多想,只是笑着點頭,然後就繼續接着看比賽了。

當水柔從觀戰台上消失時,那雙陰沉的目光也隨之消失了。

換好衣服,水柔悄悄的溜出了天斗大斗魂場。此時,大斗魂場外除了一些沒買到票入場的觀眾和一些倒票的黃牛黨以外,到還算清凈。

出了大斗魂場,水柔快步朝着天斗學院的方向而去。似乎真的有什麼急事的樣子。

現在還是上午,陽光明媚,溫暖的光線照射在身上給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水柔很喜歡這樣沐浴在陽光下行走的感覺。全身放鬆,說不出的舒服。

走着走着,水柔的腳步突然放慢了下來,隱約中,她已經能夠感覺到惡意撲面而來!

陽光明明撒在身上,可那種溫暖的感覺卻已經消失,反而有一絲淡淡的陰冷似乎在無形中從四面八方悄然湧來。

放緩腳步停下,水柔眼底的光芒頓時變得警惕起來,周圍的一切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過往行人絡繹不絕的從身邊經過。

回頭向自己走過的路看去,銳利的目光從周圍行人身上掃過,但卻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似的。

定了定神,水柔這才再次抬腳,向前走去,緩緩前行,同時見聞色悄無聲息的釋放而出。終於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

停下腳步,水柔臉色已經變得凝重起來。

此時此刻,周圍突然變得很靜,之前在街道上應有的聲音竟然在這同一時間悄然消失了。眼前的景物也像是蒙上了一層薄紗,一切都在這一刻變得不清晰起來。

一道淡淡的身影在水柔面前十米外漸漸變得清晰起來。「不愧是天斗學院最出色的弟子,警惕性果然很強。可惜,你發現的已經晚了。」

那是一名白衣老者,這個人水柔曾經見到過一次。她知道這個人是那個蒼暉學院的帶隊老師,並且根據零散看過的原著。她記得這個人是一名七十二級魂聖,叫做時年。

看到這個人,水柔終於知道那股殺意從何而來了。靜靜的注視着時年,道:「原來是蒼暉學院的老師,不知道您在這裏攔住我有何指教?」

時年淡然一笑,道:「指教到沒什麼,只是需要你消失而已。」

水柔冷然道:「只是為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你就想殺人?」

時年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意,「你把我精心培養的七個隊員打成重傷,讓我蒼暉學院多年的培養付之東流。你覺得我該不該殺你?真是可惜了,你不是我蒼暉學院的弟子。」

水柔看了看朦朧的四周,「你就在這裏出手?別忘了,這裏可是街道。你殺了我,也別想在魂師界立足了。」

時年笑了,他的笑容令臉上的皺紋看上去足以夾死蒼蠅,一雙陰鷲的眼睛中寒光閃爍,「我既然決定動手,就早已有了萬全準備。放心吧,我不會留下證據給的。你看看,這裏真的還是天斗城的街道么?」

周圍朦朧的景象突然變得清晰起來,下一刻,水柔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片荒郊野外之中,回首望去,隱約能夠看到天斗城的城頭。她立刻就判斷出,這應該是城外的一片小樹林中。真是一個殺人滅口,毀屍滅跡的好地方啊。

水柔的反應何等之快,屈指一彈,一道金光帶着強橫的穿透力眨眼間已經到了時年胸前。

光影閃爍,離體而出的武裝色指槍一閃而沒。

但是,沒有血。是的,金光雖然沒入了時年胸膛,但卻沒有一絲鮮血流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連一絲聲息都沒有再發出。

時年笑了,這一次他的笑容顯得很放鬆,「在同齡人中,你無疑很強。甚至我沒見過比你再出色的青年魂師。可惜,你與我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天才二字就能夠扯平的。可惜,你現在所看到的一切,身體所處的位置,都是我帶給你的殘夢之中。即使是我剛才讓你看到的真實景象,依舊是幻境。在我的殘夢裏,我就是一切的主宰,別說你才只有四十級,就是和我同等級的魂師,也無法從我的殘夢中掙脫出去。」

水柔沒有說話,神色淡然。

「你知道我一生中最大的樂趣是什麼嗎?」時年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有些古怪,如果非要形容的話,或許變態二字很合適他現在的樣子。

「是什麼?」水柔淡淡的問道。

時年微微一笑,道:「我這一生,最大的樂趣就是看着對手在我的殘夢中發瘋,直到死亡。馬上我就將看到一個被譽為天才的少女變成這樣,我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興奮。」

「你一定要殺我?就沒有任何轉圜的可能?」水柔淡淡的問道。

時年的臉色突然變得獰厲起來,「我既然讓你看到了我,你認為我還會放過你么?不用試圖掙扎,一切對你來說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水柔沒有再說話,而是在原地盤膝坐了下來,體表一層金光透體而出,形成一個圓形的防護罩,將她的身體牢牢包圍保護了起來。

時年笑了,哈哈大笑,「你以為,這樣就能夠抵禦我的武魂了么?小丫頭,你實在太天真了。如果我的殘夢是這麼好抵禦的。那我也不配魂聖二字。等著看吧。你將在極度的痛苦中消亡。而這些痛苦,將是你自己給予自己的。」

時年的聲音逐漸變得輕微起來,周圍的一切再次朦朧,彷彿他已經遠去,又像是已經消失。

水柔端坐在原地一動不動,靜靜的凝聚著自己的魂力。由於武裝色呈現金色,從外面很難看清楚端坐在其中的她臉上是怎樣的表情。

周圍的一切開始出現變化……水柔突然發現,周圍的環境變了。心中不禁感慨,比起蒼暉學院那七個學院。這個叫時年的魂聖幻術才是真正的強大。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了。

……

時年靠着一顆大樹,身上的第七個魂環不斷釋放着奪目的黑色光彩,他的臉上佈滿了殘忍和變態的詭笑。

而就在他面前十米外,水柔整個人正安靜的盤坐在原地,只是覆蓋在外圍的金色光芒開始翻滾,非常不平靜的樣子。

時年根本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也能清晰的感覺到水柔已經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很久沒有這種虐殺的樂趣了。可惜了這天才少女,誰讓你站在了我的對立面呢?很好,我就要看看,你是如何死的。

真的很想看看,她此時經歷的幻境究竟是什麼?

我的第七魂技夢魘只會製造人內心中最恐懼發生的事情。這個天才少女最恐懼的又是什麼呢?

時年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殘忍了,「真是可惜,如果我能夠達到封號斗羅的實力,就能夠在武魂中看到她所經歷的一切。那樣就更加完美了。」

正當他得意的時候。

水柔原本盤膝所坐之地,忽然間轟然炸響。

下一刻。

水柔整個人彷彿瞬移一般,來到了時年面前,正好對上了一臉驚愕之色的時年。抬起右手,指尖處亮犯起金光!

作為魂聖,時年的反應極快,但這個時候他再想閃躲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金光一閃。

時年在這一瞬間不惜傷害自身極限催動爆發而出的魂力也沒能擋住。

砰!

一聲悶響

水柔身影又出現在十幾米開外,緩緩的收回手,指尖處的金光暗淡下去……

而時年此時的眼神卻已經是一片獃滯,喃喃的道:「不,這不可能。你不過是一個四十級的魂宗,怎麼可能破掉我的第七魂技。」

水柔冷冷的看着他,平淡的說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你輸了。」

「哈哈哈哈——」時年一陣狂笑,「我輸?你個小丫頭,小小年紀,口氣倒是不小。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識破我第七魂技夢魘的。但你認為,這樣就能夠戰勝我了么?真是太可笑了。憑我七十二級的魂力,就是不使用任何技能,也不是你能破防或者限制住的。就算你破了我的技能,結局也不會改變。不過,在你死之前,我給你個機會。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破掉我夢魘神技的。說出來,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水柔神色淡然,道:「你沒有知道的資格,還是做個糊塗鬼吧。另外,你難道沒發現,其實你已經死了嗎?」

時年先是愣了一下,緊接着,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怪異起來,右手抬起,指著水柔,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的雙眼彷彿要從眼眶中瞪出來一般。

水柔依舊冷冷的看着對手,對於眼前發生這一切,似乎早已經在他預料之中。

砰的一聲,整個胸膛心臟處炸出一團血花。

時年的身體應聲倒地,七竅鮮血橫流,整個人已然是倒地斃命身亡了。

就在剛才。

水柔那一指,已經將武裝色打入他的體內,瞬間摧毀了他的生機。方才的爆發,只是一種集中性的爆發。實則就算不爆發,時年也是死定了。所以她才會說他已經死了。

看着已經倒地斃命的時年,水柔也是不禁有些后怕。要殺她的,畢竟是一位七十二級的魂聖。如果對手不是使用幻境,而是一位強攻系魂師,那麼以她現在的情況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水柔終究只是一具微不足道的分身,和本體比起來差的太遠太遠了。

「我記得,這個老傢伙好像有魂骨吧?」水柔回憶著原著劇情,看着倒地斃命的十年。抬起手,空氣中水分子匯聚而來。最終凝聚成了一顆透明的水珠。

水柔將水球砸向那具屍體。只聽見滋滋聲響起,就見了十年的屍體衣服在快速的腐蝕,消融……這是她調配出來的具有極強腐蝕性的水。

很快,時年的屍體就化作了一灘濃水。

一團彩光,在濃水中顯現出來!

水柔仔細打量那彩光閃爍的物件,發現那是一塊圓形骨頭,直徑約三寸,通體閃爍著淡淡的七彩光芒,看上去像一個縮小版的骷髏頭。顯然,這肯定就是魂骨,而且是極其珍貴的一塊頭骨。

如果之前時年使用了這塊魂骨的威力,就算不使用武魂,也絕不是水柔所能抵擋的。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本就巨大,再加上這樣一塊魂骨的存在。

但時年實在太小看水柔了,以他七十二級的實力,也根本不可能想到對水柔使用魂骨。他對水柔直接用出了自己的第七魂技夢魘,已是相當的謹慎。

如果不是水柔擁有窺見世界真實的見聞色霸氣,那麼那麼這一回死的就絕對是她了。雖說只是一具分身,但是她現在本體下落不明。分身死了的話,天斗戰隊就將群龍無首。到時候冠軍肯定就泡湯了。

。 第612章你敢嗎?三個字重重的炸響在秦紅霜的耳邊。她怎麼可能敢?

她又不是傻子。

「坦白什麼?」就在這時,身後一道清雅的男聲忽的響起。秦紅霜抬頭,秦臻回頭,便瞧見蕭泓宇緩步而來,他不知何時,竟是悄無聲息的站在亭子外面的長廊上,一丁點兒聲音都沒有發出,像個無聲無息的影子似的。

秦紅霜心臟都要炸開了,呼吸都在這一刻停止了,臉上的血色也瞬間退的乾淨,宇哥哥他是什麼時候站在那裏的?

聽到了多少?一顆心驚慌的簡直要從胸口跳出來。秦臻也沒想到一回頭能看見蕭泓宇。

他一身青衣,清雅無雙。烏黑的頭髮用藍色的瑪瑙蟬扣束著,面容丰神俊朗,氣度儒雅有儀。

秦臻曾經那麼喜歡的人,此時再看,內心只剩下荒涼。昨天之時,她還在想着等真言丹煉製出來,等秦紅霜說出來真相,等秦家付出代價,她跟蕭泓宇之間的恩恩怨怨也便到此為止了,可是轉眼便得到葉知秋殺了綠竹的消息,不僅殺了綠竹,還想徹底毀了大哥。

這到底是什麼仇什麼恨,能讓一個人這麼狠毒。而這個人就住在六皇子府,被蕭泓宇當成貴賓。

所以,綠竹之死,大哥中毒這兩件事蕭泓宇應該都知道,只是選擇包庇葉知秋罷了。

蕭泓宇是聽聞金大的稟告之後,便直接出了府,他身體還未恢復好,但不知怎的,便就來了。

他的秦側妃跟君家緋色見面……這兩個人之間可是你死我活的仇恨狀態,竟會相約見面,想想便覺得有趣,如此有趣的事情他自是要親自過來瞧瞧,也確實有趣。

看看他的秦側妃那張臉,那叫一個難看,這麼熱的天,還是大晌午,她的額頭上竟然冒出了冷汗。

呵……有趣。再看君緋色,她雙眼很冷,卻又冷的不夠純粹,像是透著遺憾,怨懟和失望。

這是什麼眼神?她對自己遺憾,失望和怨懟?蕭泓宇無比肯定,君緋色與秦紅霜之間必然隱瞞了一個天大的秘密,這個秘密關係臻兒,但他不知道真相。

「怎麼不說話了?本皇子也想聽聽,你們兩位在談論什麼?剛才說的要坦白,又是坦白什麼?」蕭泓宇出聲。

卻不料,秦臻轉身,直接越過蕭泓宇,竟是連開口的意思都沒有。

「君緋色……」蕭泓宇臉色微沉,直接拽住了秦臻的手腕…… 「你救了劉景業幾次了,所以你不欠他。」陳宇看了一眼劉蓮心道:「所以我覺得你沒有必要為他們付出你的一切。」

「是我欠他們的,養育之恩。」劉蓮心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道:「陳宇,你不懂。」

「我如何不懂?」陳宇笑了:「我和你一樣,同樣是被遺棄之人,我的養父隻身一人,把我養大,但他從來不會讓我為他付出什麼。」

「劉家當年之所以養你,應該是得到高人的指點,早就知道你擁有青蓮玉骨之軀。」陳宇說:「他們只是在利用你。」

「我又何嘗不知道他們在利用我?」劉蓮心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隨即她抬起頭看着陳宇:「上次說,我們以後是敵人,這是真的嗎?」

「你就當……這是一時的氣話吧。」陳宇苦笑。

「知道嗎?上次的話,讓我這裏很痛。」劉蓮心指著自己的胸口:「以後我們之間要有一個約定,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是朋友。」

「好,我們以後是朋友。」陳宇微微地點頭。

「不管怎麼說,劉家是我的恩人,我為他們付出點也是應該的,余司晨在哪,我們去見她吧。」劉蓮心道。

「好。」陳宇笑了笑,帶着劉蓮心一起離開。

陸如雪的家中,劉蓮心以青蓮法印,將她意識中的祖鬼徹底的封印,而她也恢復了正常。

祖鬼的一些力量也殘餘在余司晨的身體里,不過祖鬼被封印,原有的力量也僅僅只能施展出三分之一,但這用以自保也足夠了。

陳宇有些感嘆,他不知道余司晨這一次算不算是因禍得福。

「司晨,佔據你意識的祖鬼雖然被封印,但是她畢竟是屬於天地間的一類異端。」劉蓮心收起了手中的青蓮:「所以青蓮法印,最好是去寂照寺靜坐,聽佛家誦經七七四十九日,以固封印。」

「我…必須要去嗎?」余司晨的雙眼已經恢復了靈動之色,只是面對這件事情,她還是有些不太情願。

她不願意離開陳宇,也不願意離開陸如雪。

Prev Post
「……」
Next Post
Mary假裝有些害羞的推著他,但是身子卻柔軟的貼著他,欲拒還迎的樣子,讓花蛤非常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