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原以為你吳家應該會擺出點像樣的陣仗來,沒想到就這點小把戲,老傢伙,不知道我們現在可以好好談談了嗎?」陳玄一臉微笑的看着吳長青。

「嘿嘿,就這群慫蛋也想把我兄弟攔下來,你吳家是他娘的門縫裏看人,把我兄弟看扁了吧。」韓衝來到陳玄的身後。

吳長青一臉陰森的說道;「小雜種,你們以為我吳家就這點準備嗎?別忘了還有小刀會,今天你們別想活着離開我吳家!」

話音剛落,只見吳家山莊的周圍,瞬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人影,一眼望去,吳家山莊周圍至少出現了六百多人,他們分為三個方向朝陳玄等人的位置狂沖而來,每一人手中都握著冰冷的長刀,陣容相當強大。

「我擦,玄子,小刀會的人來了!」韓沖有些緊張,這麼多人陳玄一個人能打得過嗎?

「哼,小雜種,好好享受你剩下的生命吧。」吳長青猙獰一笑,隨後其迅速退到了山莊的別墅中。

「哈哈哈哈,小刀會的人終於動了,如此龐大的力量就算耗也能耗他!」看到這裏的周劍張狂大笑,六百多人,如此龐大的力量他不相信陳玄還能活着。

「走吧,接下來咱們該好好看看那個賤民是怎麼被人亂刀砍死的。」高瑤冷笑一聲,和周劍兩人離開了車內。

山莊內的別墅前方,陳玄瞧著從三個方向把自己包圍起來的小刀會成員,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變化,即便這股力量確實有些駭人。

「小子,敢與我們小刀會作對,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真以為這東陵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嗎?」

「小子,你害了老子丟了一根手指,我今日要你償命!」

小刀會三大猛人手持長刀,殺意衝天。

陳玄冷笑道;「小刀會莫非就來了你們這群沒用的東西,你們會長了?」

「哼,該死的傢伙,就憑你這個螻蟻值得楊會長親自出面嗎?今日你必死無疑!」周劍和高瑤兩人走了過來,一臉冷笑的看着陳玄。

「又是你們!」陳玄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陳玄,今日你的死期到了。」高瑤一臉怨毒說道;「在東陵市讓你多活了幾天,你也該活夠了,今日面對小刀會這六百多人我看你如何逃出生天,還妄想騎在我高家的頭頂上,還想做我高瑤的未婚夫,你這個賤民哪點夠資格?」

陳玄說道;「一個自視甚高見不得他人比自己好的賤貨而已,你有什麼資格來評價小爺?如果沒什麼事情麻煩靠邊站,因為小爺看到你們都會感覺到噁心。」

「你……」高瑤氣的臉色鐵青。

小刀會的三大猛人已經很不耐煩了;「廢話少說,給我砍死他!」

霎時間,六百多人全部都朝着陳玄殺了過來,那密密麻麻手持長刀的人影看着令人不寒而慄。

不過面對這六百多人陳玄沒有任何退避,一人一刀朝陳玄面門劈來,陳玄閃電般的出手奪刀,長刀在手,陳玄氣勢大漲,大開大合的刀法猶如龍蛇遊走,給人的感覺既霸氣又靈動,其每一刀揮出都有着小刀會的成員倒下,刀刀見血!

六百多人把陳玄圍在其中,那等場面相當震撼。

不過即便小刀會人數眾多,面對陳玄還是有些不夠看,短短不到一分鐘,小刀會六百多人已經傷殘了一半,而且這還是陳玄故意控制的情況下,一旦他真無所顧忌的大開殺戒,這六百多人都將成為屍體。

「該死的,這混蛋這麼厲害?」見到小刀會這六百多人都擋不住陳玄,周劍嚇得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放心,還有楊鯤鵬這位梟雄了,他若出手,這賤民必死!」高瑤肯定的說道。

「小子,納命來!」大戰中,小刀會三大猛人同時朝陳玄出手,從三個方向朝陳玄一刀劈來,作為煉魄境巔峰的武者,他們這一刀劈開一輛汽車都輕而易舉。

不過面對小刀會這三大猛人同時殺來,陳玄看都沒看,隨後一刀橫掃四方,無匹的刀芒瞬間綻放,這一刀不僅斬斷了小刀會三大猛人手中的長刀,更在他們的胸膛上留下了可怕的刀痕!

見到這裏,原本沒興趣對陳玄出手的楊鯤鵬大怒,從別墅樓頂一躍而下,腳踩樹梢飛奔而來;「豎子,受死!」

凜冽的聲音傳遍周圍的天空,楊鯤鵬從天而降,力劈華山般的一刀朝着陳玄橫斬下來。

「是楊鯤鵬,他來了,這該死的小子死定了!」周劍神色大喜。

。 陳總一臉陰沉,他沒有留下來觀看接下來的比賽,而是離開了大賽現場。

他的辦公室就在同一棟大樓里,他回到了辦公室,立即掏出電話打了出去。

「楚老,事情已經辦妥,沒出意外,楚雄華輸掉了所有。」

電話那頭道:「很好,接下來不要出簍子,盡量低調,回頭你公司的事我會安排的。」

「好的,謝謝楚老。」陳總掛斷了電話。

他坐在辦公室的老闆椅上,臉上並沒有笑容,並且,將桌上的煙灰缸砸了出去。

嘴裡陰沉說道:「花小寶,你真的該死。」

陳總為什麼會這樣生氣,一個是因為花小寶贏了他的錢,另一個是因為他在地下檔口輸得更多。

本來之前準備買一份花小寶進入下一輪的,但昨天他知道花小寶的秘密過後,他改變了主意。

因為,他讓荷官改變了洗牌手法,以為花小寶不會贏的,誰知道這傢伙還是贏了。

所以,他不但在大賽輸了兩千萬,而且在地下堂口輸了更多。

他去身後的房間里去洗了一把臉,換了一套衣服,這才冷靜下來。

這時,房門被人打開了。

陳總正要生氣,哪個不開眼的傢伙,不敲門就進來了。

但抬頭一見卻是老鄭,他身後還跟著四五個面帶不善之人,其中就有之前被他欺負過的過肩龍。

陳總立即嘴角抽搐了起來,但他還是強行擠出笑容,說道:「老鄭,你怎麼來了?」

老鄭根本不客氣,也不給他好臉色。

直接坐到他的辦公桌上,說道:「還記得嗎?你今天早上借了一筆貸款,我是替人來收賬的。」

陳總明顯有些緊張,但他還是硬氣說道:「我可沒有找你借,你收不著。」

老鄭微微一笑,也不生氣,只是淡淡說道:「老陳啊!你沒聽清楚嗎?我是替人來收賬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打電話過去問問。」

陳總沒有敢打電話,因為那個人是他根本招惹不起的人。

他剛才那樣說,只是氣不過罷了,前幾天剛坑了這老鄭一把,現在這傢伙就找上門來了。

並且他一直對這老鄭瞧不起,不就是個放高利貸的嗎?一副草莽氣息。

但此刻他不得不低下頭,說道:「老鄭,你別介意啊,剛才我只是開個玩笑。」

老鄭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陳總繼續道:「老鄭啊,你看咱們都是老熟人了,能不能給我寬限幾天?」

老鄭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你的還款時間是大賽結束,所以,一天都不行。」

陳總一看就知道,這傢伙根本不會給自己面子。

他道:「要不這樣,你給我一個星期時間,我多給五百萬的利息,如何?」

老鄭依舊搖搖頭,說道:「如果你現在還不了錢,那你一個星期過後肯定更還不了,所以,我憑什麼相信你?」

陳總一咬牙,說道:「我把我公司抵押給你。」

老鄭冷冷一笑,說道:「你那空殼公司?快倒閉了吧?值不了錢。」

陳總沒想到,對方了解他如此清楚,說道:「那我就真的沒辦法了,我現在要是有錢,我就給你了。」

「老鄭啊,你就給我一個星期時間吧,不然,我真沒辦法給你錢啊!」

老鄭似乎知道他會這麼說,便道:「辦法也不是沒有,你看啊!你不是還有一棟別墅嗎?那可是澳城頂級豪華別墅,把它抵過來,你就不用還錢了。」

陳總倒吸一口涼氣,說道:「那別墅可值一個億,我欠你們五千萬而已,這也太狠了吧!」

老鄭撇撇嘴,說道:「那就多給你一個星期啊!一個星期過後,你要是還不了錢,別墅就是我們的了。」

半個小時過後,老鄭拿著房契地契離開了。

陳總坐在辦公椅上一臉頹敗,他要想辦法趕緊湊齊五千萬。

不然,他那剛裝修好,還沒有住過的別墅,就要拱手讓人了。

那可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產業,幾個情人與小妾,早就眼巴巴的等著要住進去了。

這下子要是還不了錢,不管情人還是小妾,都有可能變成別人的。

並且,如果小妾要離婚,他還要繳納高額的稅收,更會讓人頭痛。

這時,一個手下敲門走了進來,在他耳邊嘀咕了一陣。

他立即一驚,說道:「那小子居然進了前五?」

手下點點頭,說道:「是的。」

陳總的心思立即活泛了起來,他眼神一狠,問道:「他的那兩個女人現在在哪裡?」

手下說道:「在百貨商場,正在購物呢。」

陳總嘴角一聲冷哼!手下招了過來,在他耳邊小聲吩咐了一番。

手下領命而去。

他則來到裡面房間,打開一個隱蔽的牆體暗格,裡面是一個保險柜。

他錄入指紋,瞳孔,再輸入密碼,一系列操作過後,保險柜才打開,裡面堆滿了各種文件,還有一些現金。

他則打開一個盒子,從裡面拿出一把手槍,一張晶體卡片,然後關上了保險柜。

此時,賭王大賽現場,花小寶很興奮,有些激動。

因為,他剛剛贏得了大賽的冠軍,正站在台上迎接眾人的掌聲。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有點飄飄然!

他算過了,這次他贏了有超過十個億,這錢來的也太容易了,他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

這時,一個看上去非常斯文,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拿著一個獎盃走了上來。

他對花小寶道:「恭喜你啊!贏得了大賽的冠軍。」

花小寶眼睛一亮,就是這個人。

同時,眼睛趕緊在對方身上掃過,兜里果然有一張卡片,跟老馬說的一模一樣。

他禮貌地與他握了握手,接過獎盃,二人靠在一起合影。

然後,接下來是一些繁瑣的程序,花小寶一邊與這些不認識的聊天,一邊等著。

賭場將所有籌碼換算成錢,加上賭場獎勵的一個億,最後,將一張支票遞給了花小寶。

因為支票上面零太多花,小寶粗略地看了一下,差不多十二個億。

趕緊將其貼身收到衣服口袋裡,然後告別眾人就匆匆離開了。

他不知道,背後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他。 省城周氏集團董事長辦公室。

曾安澤急匆匆走了進來:「周總,霸刀出事了。」

聞言,周永民微微一愣,抬頭看了他一眼,「霸刀能出什麼事?」

曾安澤將手中的平板,遞了過去:「他死了。」

「什麼?」

看到畫面中霸刀的屍體,周永民心頭一顫,臉上的從容瞬間被恐懼所取代!

霸刀,可是他花重金請來的四星兵王!

這些年,霸刀一直跟他身邊,替他解決了不少麻煩!

但現在,霸刀竟然死了!

周永民實在不敢相信,他猛地抬頭看向曾安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霸刀可是四星兵王,誰有本事殺了他?」

曾安澤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周總你說,會不會是那個葉臨天乾的?」

聞言,周永民眉頭緊蹙,隨即搖搖頭,「不可能!能殺霸刀的,至少也是軍王!放眼整個省城,也沒幾個軍王!區區一個上門女婿,怎麼可能是軍王?」

「這……」曾安澤頓時沉默了。

的確是這樣!

軍王,那可是無數世家豪門追捧的對象!

只要一句話,就能立刻擁有享不盡的榮華與富貴!

不僅是因為軍王難得,更是因為軍王的戰鬥力,足以以一當百!

即便是在國都龍京,軍王也是不可多得人才!

想要請動一尊軍王出手,至少也要花費千萬!

「立刻去查!我要知道霸刀真正的死因!還有,最近先不要對葉臨天出手!霸刀死了,很可能查到我們頭上,讓下面的人都安分點!」

周永民想了想,當即有了打算。

曾安澤點點頭:「是!我這就吩咐下去。」

「那少爺那邊,我們該怎麼辦?」

Prev Post
白忍顯然沒預料到洛蔓會問這種問題,他猶豫一陣,「應當保留了一部分痛感。」
Next Post
蕭言拿過來的最新樣品,到目前為止在使用過程中竟然沒有任何的問題,而且,噪音、速度,都比他剛開始設定的範疇小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