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吸收太多沾染了腐朽之力能量,你的身體將會腐朽,你的壽元也會減少。」

狗子在述說一種殘酷的環境下戰鬥事實,在暗黑虛空中,除非你已經成為不朽者,可以吸收暗黑虛空的能量而不怕被削減壽元,否則,總有一天你的能量會被耗盡。

「所以,靈粹變得很重要了嗎?」

羅青山想到自己還有一億的貢獻點,他在考慮,要不要將這些貢獻點換成靈石。

「狗子,我讓你留意的【萬劫慶雲】大神通,無邊雲可否有出售?」

「少爺,想要兌換【萬劫慶雲】,以你手中的資本,唯有出售不朽位面的信息以及時空紋理金屬盤上的信息,才能從無邊雲手中換取【萬劫慶雲】,至於無邊雲的【百劫煉雲】神通,倒是簡單,通過宗門物華閣就可以購買。」

狗子分析道。

羅青山手中擁有價值的就是不朽位面的信息,時空紋理金屬盤是不可能轉讓的,但是他手中掌握了上次任務的百分九十四不朽位面信息,這些信息匯聚起來參透,同樣能找到不朽位面的方位。

「嘗試通過秘密的渠道,將我想要用手中不朽位面的信息換取【萬劫慶雲】大神通的意願傳出去。」

羅青山對著狗子道:「至於【百劫煉雲】神通,交給你處理,我的無邊雲貢獻點不少,既然無邊雲敢出售,我就敢買。」

至於是否留一手,羅青山也不怕,如今得到天心能力,加上悟道解析快進,就算是殘破的神通他也能靠著時間優勢推演完整粗來。

「水東流大師兄可有時間要求?」

「接受任務后,三天時間內趕往第十雄關。」

聽到這話,羅青山點頭。

與此同時,狗子為他介紹了第十雄關如今的戰功貢獻獲取。

這次參加戰爭,就算是進行任務,他也能獲得戰功貢獻點。

他是鍊氣師,斬殺一頭黑霧級暗黑虛空怪物可不低,一千貢獻點一頭起步,最高可拿一萬點。

戰力的大小不同,獲得貢獻點也不同。

再往上的紅妖級,就是百萬貢獻點一頭起步。

最低級的白磷怪物,只有十點貢獻點。

使用雄關的武器斬殺暗黑虛空怪物,戰功獎勵又有不同。

「如此好事,你丫的為什麼不早說!!!!」

羅青山埋汰道。

「為了守護第十仙山,為了守護山海界,區區戰功如何誘惑得了我。」

覺得自己單純為了戰功政治覺悟不高,羅青山連忙改口。

「……你也沒有問我。」狗子哀怨道。

外院。

劉元院長正好回歸,收到信息后,明顯一愣。

「這小子到達深淵才多久?兩個月不到,這就完成任務了?這頭魔龍將的戰力如此水了?」

他點開影像記錄,看到羅青山化為熔岩巨龍直奔魔龍將邊界龍宮,不由一愣:「這是……【萬獸天功】?」

「這小子可以啊,竟然將太古最瘋狂的武道給復活了。」

看著兩條巨龍使用蠻力戰鬥,劉元滿面嫌棄:「有點讓我失望。」

但下一刻,露出真容的羅青山,在影像中的表露出真正實力之時,卻讓劉元震撼,瞪大嘴巴,千言萬語,只能用兩字形容『卧槽』。

「一劍,斬了近乎頂尖靈山之主的魔龍將?」

當他看到地獄大君主墨菲出手,看到羅青山完全施展出那一招大五行毀滅神光,他眉頭輕皺。

能破了墨菲大君主的魔天手,這已經是煉法師層次的實力了。

要知道這墨菲大君主可不簡單,自己對上,也只能是四六開。

「這就結束了?」

「後續呢?」

劉元暴怒,關鍵時刻中斷了影響。

「老爺,上傳的影像記錄只有這些。」

「哼,最關鍵的一環,被這小子給掐斷了。」

劉元院長何許人物,他自然明白這傢伙將關鍵的信息給掐斷了。

「有點意思了,我知道這小子很強大,可不曾想到已經擁有抗衡煉法師的實力。」

「以能量抗衡法則,這是何等恐怖的底蘊才能做到的事情。」

法則並非萬能,哪怕是單純的力量到達一定的量級,也能打破法則。

「這次任務算你及格了。」

劉元滿面詭異笑容,他發出怪異笑聲:「桀桀,司空天,你這收徒弟,不會創造山海宗歷史吧?這親傳弟子還沒有見上一面,徒弟就出師了。」

靈山之主就能出師,獨立於師門之外。

現在第四靈海中央最大的區域,就被這傢伙的靈山給霸佔,其霸道的本事讓那個劉元都覺得心驚肉跳。

幸好,這靈山可以藉助山海界的巨大法陣,吸納虛空能量轉化為靈氣,再次反哺給第四靈海。

只是這靈山太摳了,九成九的能量截留在靈山中。

「一旦羅青山進階煉法師,以他的底蘊,山海界的基礎以後就要改為【十一山四海功】。嘖嘖,徒兒還沒有見著臉,已經和自己平起平坐了。」

在山海宗之中,山主是平起平坐的,哪怕是師尊,以後他們見面都是尊稱為山主。

「宗門這群老傢伙們,最近都不在宗門之中,宗門發生了如此大的事情,估計他們都蒙在鼓裡。」

「接下來是第十仙山的任務,估計,這一趟暗黑虛空回來,羅青山就要觸底進階了。」

「這事兒,不能壓,一飛衝天,石破天驚。」

7017k 「那走啦!」林止揮揮手,瀟洒的轉身離開。

看著林止離開的背影,黃余嘆了口氣搖搖頭,老大又抽風想好好學習了!

回到教室,陸盛景已經吃完了,檸檬水喝了兩口還放在桌子上。

林止坐回自己的座位,從書包拿出了一本高一的物理練習冊,翻到了一到答題,推倒了陸盛景面前。

陸盛景:?

「等價交換。」林止眨眨眼道。

陸盛景懂林止的意思了,她給他買葯帶飯,他教她做題。

但是……皇甫林止拎著突然發奮圖強?

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陸盛景沒說什麼,修長的手指拿過練習冊,開始讀題,一到很簡單的重力題,列道式子就可以算出來,但梵谷一上課聽一下,都不至於寫不出來。

他忍不住,看了林止一眼,然後拿起筆在紙上寫寫畫畫。

林止覺得有被剛剛的眼神侮辱到,剛剛陸盛景那個眼神分明就是看傻子的眼神。

她知道她問的是基礎題,只不過高中知識她太久沒接觸了,所以才不會做,只要有人簡單給她回憶下,一個晚上三套物理卷子不是夢。

陸盛景寫完最後一個數字,收起筆,一手推了推眼鏡,看向林止,開口道:「你先看一下題干……」

林止聽著他的講解,看著他不同於平常的狀態,講題的他自信滿滿,完全沒有被欺凌的陰鬱和頹廢。

「就是這樣。」陸盛景停下來,看向她。

林止點點頭,「好。」

她把練習冊拿回去,自己重新做了一遍。

ok,搞定一個知識點!

然後林止合上練習冊,趴頭,睡覺!

陸盛景:「……」

看著皇甫林止認真聽題和做題的模樣,他還以為她是認真的,沒想的轉眼就啪啪打臉。

他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埋頭繼續寫自己的題,這是今天早上布置的作業,他要在放學前寫完所有的作業,才可以安心的去兼職。

他現在只希望林止的不正常能維持得久一些,他想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在學習和搞錢上面。

他的目光不經意落到了一旁的檸檬水上,它價格標籤還貼在上面,八塊錢一杯的檸檬水,他兩天的飯錢。

看著趴在身旁的林止,陸盛景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滋味,有的人生來是和別人不同……

直到午休結束的鈴聲響起,林止才悠悠轉性,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了個懶腰。

陸盛景看了她一眼,還以為她得睡一個下午呢!

下午的課,林止也撐著下巴聽完了。

她都有些佩服自己,在教室里安分守己的坐了整整一個下午,高中生真坐得住!

放學鈴聲一響,記好老師布置的作業,眾人就朝著教室走廊涌去了。

「老大!去哪耍?」黃余帶著小弟小妹們出現在了教室後面。

林止寫題,她神色認真的看著黃余開口道:「餘子,我今天晚上要學習,不能和你們玩了。」

黃余:「……」

眾人:「……」

他們面面相覷。

老大居然要開始學習了,看來又受刺激了!

。 「該死!目標怎麼跑得這麼快?難道她是飛的不成?」

刺客協會如同冒險者協會一樣,遍布大陸的各個角落,就算是精靈族裡面也有刺客協會的隱蔽據點。

只要刺殺的不是什麼大人物,錢給夠了,刺客協會就會接下委託發布給實力符合要求的刺客,或者刺客協會的人親自出手。

不久前,精靈族領地內的刺客協會收到了總部發來的一個任務,讓他們組織最強的人手前往原始森林的某個區域,按照任務道具感應到的信號追殺一個人。

總部直接下達的任務是很少見的,如果下達了,那就說明這次任務的報酬極為豐厚。

不說其他的,精靈族中各個刺客協會聚集起來的五名中級白銀往上的刺客,他們在行動之初就各自收到了兩萬金幣,如果任務完成的話,還能獲得十倍的報酬。

幾十萬金幣的報酬,直接讓五名實力高強的刺客點頭接下了任務,並帶著任務道具深入了原始森林,在原始森林裡晃悠了幾天之後,終於在今天接近中午的時候收到了信號,並第一時間追了過去。

五名刺客中有人類也有半精靈,但讓他們有些崩潰的是,他們這群以速度隱蔽著稱的刺客竟然追不上目標,就算他們中最熟悉森林環境的半精靈刺客也是一樣。

不過還好,知道自己身在何方的五名刺客發現,目標並沒有朝著最近的精靈族城市的方向走,而是直接沖向了長青城方向,還是有些偏的那種。

如果目標不改變方向,那目標就有可能進入原始森林深處,傳聞有黃金級魔獸出沒的地方。

……

「終於停了!」

傍晚時分,看到圓盤形狀的任務道具上的信號不再移動,全力追擊半日之久的五名刺客鬆了一口氣,蹲在一顆大樹的樹枝上休息起來,期間五人簡短的交流了一下:

「目標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進入原始森林獵殺魔獸的冒險者?」

「有可能。」

「不管是誰,我們只要不留痕迹的殺了她就行。」

「嗯,就算目標是貴族,死在了這裡也沒人會懷疑到我們。」

「估計目標的屍體都過不了一晚,就得被魔獸吃乾淨了。」

「我們得小心點,目標跑這麼快,肯定不好對付。」

「可別是黃金級強者。」

「你以為黃金級強者是大青菜嗎?」

「哈哈哈……」

最終交流在笑聲中結束,恢復了體力的五名刺客再次啟程,在深夜時分終於追上了他們的目標。

確定和目標的距離很近之後,五名刺客的行動瞬間寂靜無聲起來。

皎潔的月光下,原始森林中茂密的樹木阻擋了大部分光亮,林中的環境顯得很是黑暗,帕爾清理出來的那片空地反倒成為了顯眼之處,為來襲的五名刺客指明了方向。

……

Next Post
「別客氣,就念些東西,平時想聊天還找不到人呢,明天練完刀我再陪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