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原本還圍的學院水泄不通的一群人這會往山下走了大半,更甚的,竟是往鳳琰他們離開的方向,悄咪咪地跟了過去。

見狀,巧逸剛是維持好的表情險些崩裂掉,看著剩下的這些都是愣頭愣腦,一臉沒見過世面的樣子看著自己,他心裡又是給蒔泱幾人記上了一筆。

「那麼,剩下的人,可以自由選擇,我或是亦瑤師姐,選好的排成兩條隊伍,來測試你們的靈力等級。」

可即便這樣,為了維持自己的風度,巧逸還是強裝著笑容,把這形式持續了下去。

·

而另一邊,鳳琰在走進學院沒有多遠距離,見門口的那些人已經看不見他們后,他看向了緊張的蘇亦澄。

「我們不住學院的,你要跟我們走嗎?」

雖然把她帶過來是泱泱的決定,但她到底是先想進學院的,若是不問過她意思就帶她走的話對她也不公平。

而且,日後他們要面對的可是天帝,在暮荒人的眼中,天帝到底還是代表著天意。

「咦?」撇開了有顧亦瑤的地方,蘇亦澄的情緒這會又是好了起來。聽到鳳琰這樣一問,她眨了眨眸子,笑著問道:「幹嘛要問這個呀?可是恩人你們選我的哦,你們去哪我去哪,別想丟下我!」

「你知道我們做什麼的嗎?」鳳琰沉聲問道。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你們不會害我。」

萍水相逢救她多次的人,在眾人都避她避之若浼的時候,他們卻為自己出頭,單是這兩點,就足以讓她付出真心了,而且,她這個累贅,能被他們利用什麼?

對上蘇亦澄那滿臉都是對自己信任的小臉,鳳琰滯了滯,決定坦白道:「我們的敵人,是天帝,現在的天界之主。」

話說完后,鳳琰靜靜地等著蘇亦澄的反應,卻見她跟無事人一樣「哦」了一聲,便是問自己要去哪裡了。

鳳琰不禁訝異,挑眉道:「你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嗎?」

「有哪裡不對嗎?」蘇亦澄反問道,嘟了嘟小嘴,隨即說道:「天界之主,在當時那樣的情況,也救不了我,救我的是你們,這就足夠了。」

而且,這對他們來說無所不能的天帝,改變不了她的現狀,救不了她的娘親,沒法止住這一切可悲的事情發生,於她而言,就只是一個道聽途說的普通人罷了。

聞言,鳳琰久久沒有說話,一方面為蘇亦澄的這番話而有所觸動,另一方面,又是為了天帝自以為是的可悲。

自以為是不可摧破的信仰,在一些人看來,亦不過如此。

良久,鳳琰想了想,又問道:「那你有想去的地方嗎?你的母親未…未出嫁之前,應該是有家的吧。」

家……

聞言,蘇亦澄垂下了眸子,長嘆了一聲,搖頭道:「娘親……其實不是暮荒人。」

幸之,她被測之有靈根,並且在這暮荒找到了不錯的人家來生活,然後,嫁給了那狠心的顧深灝。

而現在,即便她想帶母親回去,暮荒的禁忌,也是不能讓她踏出暮荒半步了,她沒有什麼執念,但母親想要歸家的執念,怕是死都不能消散吧。

「若是可以的話,我很想讓母親回家,也很想讓自己,去看一下外面的世界。」

她明知道進學院會遇到亦瑤,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來參加進院考核,就是想著,進這學院的話,或多或少還有出去的機會吧。

「既是想,那就做。落七。」

聽完,鳳琰托著蒔泱的小腿背穩了些,朝蘇亦澄笑了一下后,那旁的落七聽到喚聲便領會地拎起了蘇亦澄的衣領子來。

「泱泱,」鳳琰搖了搖身後昏昏欲睡起來的蒔泱,回頭見小姑娘不滿地瞪起他來,他不禁嘿然一笑道:「把白澤放出來嘛,我們帶你的朋友回家,回她真正的家。」

聞言,蒔泱一頓,抬頭見被落七拎起不知所措地看著自己的蘇亦澄,反手就將自己的鐲子懟到了鳳琰的臉上去。

「在裡面,自己叫他。」

「……這個不是要有你的召喚才行嗎?」

然而小姑娘卻閉起了眼睛,又是歇息了起來,不再理會他了。無奈,鳳琰只得抱著試一下的態度,點了點蒔泱的脖子,輕喚了一聲:「白澤。」

沒有聲響,想了想,鳳琰又喊道:「朱焓,可以叫下白澤出來嗎?」

比之於那脾性大的小傢伙,朱焓算是自己的族人,該是會聽自己的話。

果不其然,鳳琰的話音剛落,一陣紅光閃過,朱焓已經拎著不情不願白澤現身在了他們面前。

「族長,還有什麼要吩咐嗎?」

既然小主人大方地亮出了鐲子給族長,那就默認了他們可以聽他的了。周延笑彎了眼,「好!我也是有哥哥護著的人。」

「是的呢!」周想點頭。

周延突然就又收住了笑容,「他們就要讀高中了,我還沒上小學,他們也護不了我兩年。」

「可你還有弟弟呀!有浩浩噹噹兩個弟弟呢!尤其是噹噹,不愛說話,就愛動手,叫弟弟們護著你,嗯~你晚一年讀書,再叫他們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93章你太陰險了 「嘶嘶!」

玄蛇洞前,一隻黑色巨蛇緩緩地爬了回來。

可能由於凸起的腹部實在太大,讓它的行動變得有些遲緩。

這明顯是一條剛進食完的玄靈巨蛇,而且肚裡的食物還未消化!

坍塌后的洞口雖然打通了,可完全無法讓體型大了一圈的玄靈巨蛇進入。

「嘶嘶!」

玄靈巨蛇吐著信子,它的頭部遠比身子小一些,於是先將頭探了進去。

「吱吱!」

洞口處,一個奇怪的聲音迴響起來,玄靈巨蛇還未看清洞內的情況,一個如磨盤大小的黑色生物直接迎面而來。

玄靈巨蛇的反應很快,它連忙張開了巨口,兩隻碩大的毒牙露了出來。

但它的動作僅限於此,隨著它露出毒牙后,整個身子彷彿被定格了般,一動不動!

「嘩啦啦!」

三秒的時間過去,玄靈巨蛇那巨大的身子被整齊地切割成了無數塊,鮮血從洞口向外不斷地流淌起來。

緊接著,一張密不透風的巨大蛛網快速結成,包裹著一塊塊蛇肉,向著東南而去。

這條玄靈巨蛇已經晉陞到了二品中階,前不久它還擊殺了一個二品高階的凶獸,它甚至已經開始想要取代蛇王的位置!

蛇王雖是三品實力,但身受重傷!

只要這條玄靈巨蛇完全消化了腹中的凶獸,擊敗蛇王,絕不成問題!

可惜,它的運氣實在有點太差了,碰到了鬼面天蛛。

簡單的一個照面,玄靈巨蛇便悄無聲息地死了,連一絲反抗能力都沒有!

【戰獸鬼面天蛛獲得7點經驗!】

【御獸師陳長安獲得4點經驗!】

五六分鐘后,鬼面天蛛回到了陳長安的身邊。

此時,陳長安已經完成了御獸訣殘卷一的第二重修鍊!

其實,只要能夠理解功法的深意,修鍊起來自然是水到渠成,進展神速。

而且有了這次經驗,修鍊御獸訣殘卷二的第二重,就會更快!

「這些蛇肉又夠吃一陣子了!」陳長安笑著說道。

除了蛇肉外,還有一顆黃色晶石,以及一個蛇膽。

不過,陳長安更關心的是那玄冰幻蓮!

【御獸師陳長安獲得40點經驗!】

第二次食用玄冰幻蓮子的效果要低於第一次服用,經驗少了10點。

【戰獸玄甲龜王可開啟幻獸狀態!】

【戰獸開啟幻獸后,可以與御獸師進行短時間的融合!】

【配合御獸師的功法,可爆發出強悍的戰鬥力!】

【戰獸玄甲龜王與御獸師服用玄冰幻蓮,默契度+10!】

與鬼面天蛛的情況相反,玄甲龜王的體型不僅沒有縮小,反而直接增大了一圈!

玄甲龜王的背部,已經和陳長安升級過後的安區屋大小差不多!

戰獸:玄甲龜王

等級:二品中階(0/2000)

特長:攻擊

技能:銅牆鐵壁、玄甲突刺(附冰)

狀態:精力充沛

性格:木訥

屬性:暗+30;光+30;毒+55;冰+50;火+10

默契度:95

御獸師:陳長安

簡介:能為御獸師送終的戰獸,可進入幻獸狀態,大幅度提升御獸師的實力!

進階方向(隱藏信息):

P1:聖甲龜王:提高移動速度,大幅提高防禦力(等級達到四品后可進階)

P2:雪甲龍龜:霸氣外露,深不可測,大幅提高攻擊力!(等級達到六品后,使用玉雪飛龍之心、玉雪飛龍之骨、玉雪飛龍之血可進階!)

陳長安滿意地點了點頭,緊接著,他雙目微閉。

僅用了十分鐘不到的時間,便將御獸訣殘卷二的第二重突破了!

而這個時候,陳長安的力量更是提升到了110!

「力量110,有什麼效果?」陳長安說著話,隨手在地上撿起了一塊石子。

只是在手裡輕輕一握,石子瞬間變成了粉末。

「看來我的身體確實在變強!」陳長安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坐在玄甲龜王背上的辛月,身形一滯,心中驚疑不定:「這個陳平安是人類么?人類不可能這麼強的!」

玄冰幻蓮子確實可增強些許體魄,但遠沒有達到這種效果!

這主要還是因為以人類的身體,根本吸收不了玄冰幻蓮子中的能量!

而陳長安不同,御獸訣的修鍊,本就能讓陳長安的身體,吸收更多的能量,況且他還在鬼面天蛛的幫助下,在玄水之中泡了那麼久。

對於玄冰幻蓮子的吸收效果,自然是達到了最大狀態!

「走吧!」陳長安沉聲說了一句,然後攀登上了玄甲龜王的背部。

「克里克里!」玄甲龜王伸出了四肢,平穩地向那具凶獸的屍體所在走去。

如果不是得知那凶獸的身體里有兩個寶箱,陳長安大概率是不會冒著風險過去的。

他的安全屋現在才一級,只能抵禦二品凶獸,還遠達不到安全的標準。

現在交易所里,只有一級安全屋升級圖紙,還是有價無市的存在,至於二級安全屋升級圖紙,只能靠自己去找寶箱了!

雖然寶箱里不一定有升級圖紙,但升級圖只能在寶箱里找到。

所以,只要有寶箱,陳長安就不能錯過!

陳長安也不是沒有想過去交易所里收寶箱,畢竟他能看到寶箱里的東西,如果沒有圖紙,可以重新出售。

但根據張瑤提供的信息,一級安全屋升級圖,只有在三級木製寶箱里。

陳長安由此推斷,二級安全屋升級圖,至少是鐵質寶箱了!

而交易所里,出售最多是一級木製寶箱,除此之外,全都是二級木製寶箱,幾乎可以肯定,這些寶箱是絕對沒有二級安全屋升級圖紙的!

距離發現凶獸屍體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不短的時間,四周都布上了鬼面天蛛的蛛網,至少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預警的作用!

經過這一系列的安全措施,再加上陳長安和戰獸的實力,都有了一定的提升,他才安心地前往那個凶獸屍體所在的位置。

有了巨紅蟹和玄靈巨蛇的前車之鑒,陳長安認為,對於無法準確評估出安全性的地方,再多的防範準備,都不過分!

隨著玄甲龜王的移動,那血腥之氣愈發濃烈!

遠處,一座「高山」逐漸映入眼中!

即便通過鬼面天蛛的視角觀察過了,可自己親自來看的時候,陳長安還是不由得被震撼住了!

Prev Post
達利、莫奈、徐志摩:周傑倫新歌MV每一幀都是藝術史
Next Post
——「曹愛卿放心,陸司農的功勛,朕早已有所耳聞…朕決定封其為大漢司徒,教化民眾,照例掌管大漢財權,除此之外,朕特許…賜給陸司農『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的特權!」